全本书屋> 三七中文网笔趣阁 > 神话小说 > 荒秋 > 冬悸 (4)

荒秋:冬悸 (4)

小说:荒秋作者:杏花梧

    事实上,李拓杀人的方式只有一种。

    瞬间现身,以仙女散花的手法将刀羽洒刺而出,再迅速绕到敌人身后,用匕首稳稳洞透敌人的背脖。

    所有死在其手中的人都有一个特征,就是背脖上有一处血淋淋的窟窿,一直贯穿到咽喉。

    五年前,李拓如此的出手已被别人揣测得通透,却仍然没有人可以由其手下逃过。

    最令人胆寒的一次当然是李拓只身潜入五毒教派,在炎炎的午时,将五毒教派教主洗星红刺杀于手。洗星红浑身是毒,哪怕是五把刀之首的燕归行也有不得不败退的时候,却居然就这般静静悄悄,在其余五毒教弟子的眼皮子低下,被李拓一击得手。

    最威风八面的一次当然是李拓和关独往的对峙。那自然不过是一时兴起,却让两个人在山林之间休坐了四天四夜。关独往分明已知晓李拓的藏身,却无以率先发难,因为李拓一定比其快,一定能在其内劲灌溉之前,先闪入关独往的背后来。没有人愿意把背后袒露给对手,所以关独往没有动。一连四天,滴水未进、滴米未沾,两人不动。直到关独往终究耐不住,起身拍了拍身前灰尘,慢慢从山林里退走。

    从此往后,更奠定了李拓的名头。

    直到现在,李拓才开始动。

    李拓从覆盖着自己的厚雪中慢慢钻出来,朝着城门稍略挪动。

    很轻,很缓,又有大风飞雪,想要发觉都是无从。

    现在空气中飘着酒。

    竟然是方才那几个抢来些碎银的城卫买来的酒。

    这样的大雪夜,屋子里尽管有篝火,还是需要酒。

    更何况还有半个时辰就会到交接的时候,而现在天地茫茫,只有那些极负责任的人才会不放松。当然,这样的人在今夜值班的城卫中,实在没有。

    之前没拿到碎银的城卫嘴里嘟嘟囔囔还有抱怨,现在一瞥见有酒,脸上立刻又笑意浓浓。

    很快,气氛就为之热络。

    划拳行酒,这十一个人也都是老手。

    自然会有人吹牛。

    吹皮大王端着一壶酒,咕嘟咕嘟就是好几口,然后跟大伙说青楼里的哪位美娟其实是自己的姘头,倒是说得几个年轻人喉咙滚动,纵容。当然也老人惯了这人的牛皮,纷纷摆手,不信而否。

    十一人越来越热闹,越来越欢脱,喝得越多,下面就憋不住了。

    城门离茅厕都有一二里路,又是积雪,路上难走。

    索性这三人就推开了守门,在墙头放水。

    三个人只觉得眼前一花,也不知道什么东西掠过,兀自对视了一眼,你拱拱我,我拱拱你,又随着刚才的话题接着吹牛。

    等到各自把自己的家伙掏出来的时候,又不免有取笑的比拼。

    而李拓已入一阵风般,掠入了城中。

    李拓原本是想着借由夜黑,慢慢摸到墙根上,再用刀羽和匕首刺穿墙壁,一点一点由城墙攀登翻过,倒没想到三个出门放水的城卫给了方便。

    屋子里的八个人东倒西歪,嘴里奄奄一息,只等着外面的吹牛王回来后继续批判,这时候只见眼前一阵黑影,连反应都还没有,又消失无踪,于是谁都不愿意坐起身来,究竟一窥。

    李拓随风雪潜入夜,只想找一个稍略温暖的地方蜷缩,等到明天再洗个滚烫的热水澡。

    地上有一排浅浅的脚印,自然是许早之前那个老伯所留。

    李拓想到那个老伯,就忍不住要笑。

    老伯虽是老伯,却并非简单的老伯。如果你知道那个人其实是寇文占,恐怕惊愕得连下巴都要脱臼。

    于是李拓故意向着寇文占的反方向而走。

    本书首发来自,!

    李拓一向是个有耐心的猎人,哪怕环境是在冰天雪地之中。

    这个人仿佛有一种无穷的忍耐力,即便天寒地冻,也能维持着掩藏的身子,一动不动。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