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蓬莱有刀 > 第五十二章 朱应红死于途中 柴狞阴川斗刀侠

蓬莱有刀:第五十二章 朱应红死于途中 柴狞阴川斗刀侠

小说:蓬莱有刀作者:笃恨

    朱天齐他们可不管这些了,丧子之痛,无人能忍受,一路上,便结果了许多从林子里面钻出来的一些鸩阴教的弟子,挡我者,必杀之,终于正有一个厮,一只白色手爪伸了过来,可朱天齐还是刀快一些,手起刀落之间,便是被一声叫住。

    朱家老儿,你他娘发什么疯?在蓬莱,还没有打够么?老子正想找个时间来杀你老子,你倒是自己找上门来。柴狞就站在一大石头上,往下喊。

    朱天齐见他如此说,腾的几步凌空而起,长刀击在一根大松树上,扶摇直上一般的,到了柴狞的面前,刀攥在他的手里,手上还有滴滴血,刀口也还在滴血,怒火眼神。

    柴狞也意识到了异常,在蓬莱岛之时,他们在擂台上对战,也不见得他如此嫉恶如仇眼神,今日必有蹊跷,他也就不打诨讥笑了,确实变得有礼了。

    有的人就是这样,有时候老不正经,可是,到了要紧的时候,自当知道收敛,柴狞就是这样一个人,其人虽阴险,倒也是懂得江湖规矩,尤其是刀侠朱天齐,朱天齐这刀侠的名号可不是白叫的,要是真惹恼了他,那还不得是鸩阴教的灾难,再说,且听听到底是何事,再做理论。

    你为何要派人暗算我们?朱天齐拿刀一指柴狞的鼻子,柴狞身后站的那个女人,吓得往后一退,他却没有动。

    什么?你说什么?柴狞糊涂了。

    鸩阴教的人在宁海关放火烧我们的船,我的儿子朱应红也被你们他的刀对着柴狞的鼻子,很激动,恨不得现在就将眼前人大卸八块一般。

    柴狞微微眯眼,宁海关?我从没有派人前去,更没有要偷袭你们。柴狞对着朱天齐说,不像是说谎的样子,鸩阴教是邪教,我们虽然坏是坏了点,可是这等伤天害理之事,我们还是尽量不做的,我想刀侠一定是看错。

    岂有此理,还要狡辩,那几个杀手,分明是身着鸩阴教的衣服,我岂能看错你们这一身狗皮?

    嘿!这就是你刀侠的不是了,我说过不是我们鸩阴教所为,你们怎么会不相信呢?穿着我们这身衣服,不一定是我们的人!

    柴狞这么一说,朱天齐才算是冷静下来,他慌乱之中,连连发问到底是何人所为,定要报大仇的。

    您呐,就别问我了,我不知道。边说,就边戴上了他的两只钢爪。

    原本,他的手亦是正常人的手,白净,浑身的气质,也跟常人无异,只是他一戴上钢爪,黑黝黝的。

    这是鸩阴教的显著特点,平常时候,并不显得阴风邪气,一旦发了功,毒素便是贯通全身,人也随之改变成恶魔模样。

    朱家人现在被鸩阴教的人给围住,他们一个个像是在蓬莱岛上一样,张牙舞爪的,面目狰狞——这就是发了毒功的。

    我们已经表现的足够善良的了,尤其是对于你刀侠。

    朱天齐侧耳倾听,他知道这就意味着什么,说白了,鸩阴教,终归还是坏人的,他们现在想要做的,便是趁人之危。

    即便你今日不来,我也要其找你的,现在倒是极好的,不用我奔波了。柴狞的声音在逐渐的变阴沉,一股子邪风从他的衣襟之中吹了出来。

    难道就不能等到我找到真凶,为我的儿子报了仇我们再做了结么?

    不可以,呃——。你就当是我鸩阴教的人杀了你儿子就好了不得不说,这句激将话真是要了命的。

    朱天齐红着脸,额头上都冒出汗,朱应仁手里的刀也是被攥的死死的,柴狞声音变得像是从地狱之中出来的一般——明明一个皮肤白皙的人,变得鬼样子了。

    儿子朱应仁想要挺身上前去,被朱天齐拦住了,你留下,不关你的事情其实,他是怕大儿子再出什么事情,那样,简直就是不可以想象的。

    他侧着身子,柴狞像是一只大鸟,准确的说,如同一只鹰,张开他那两只丑陋的爪子。

    是你朱天齐愤懑的说,心中之前的犹疑消逝了,怒火油然而生。

    正是老子!柴狞说着话,由于憋着毒素,就显得格外的阴沉,如同喉咙被硬物卡住了。

    他们还没有打起来,鸩阴教的人就打算先下手为强,可是被柴狞拦住,他还算是讲一点江湖道义的。

    朱天齐长刀向天,高耸逼人,脚下步过去,柴狞呢?像一只发了疯的鸟儿,扑棱棱转了几转,打将过来。

    刀一劈下去,只这一招,就差些把鸟儿翅膀子斩到,他飞身蹬在一大石上,便弹了回来,柴狞急转,生出一只球出来,两下,打向朱家,应仁反应极快,刀从刀鞘之中一出来,便就将那两颗球给击中,柴狞反身一只钢爪要去接住大长刀,朱天齐整个压在刀身上,一下压,泰山压顶一般,整个的压住了柴狞,正此时,柴狞一只钢爪之中捏了个毒球,辗转直上,打在了朱天齐胸前,一股子霉气冲进了朱天齐的身体中,翻身过去,重摔在地上。

    柴狞爬起来,拍拍手,洋洋得意的样子,扭了扭脑袋,便慢慢的取下手中的钢爪,收气,他就又是那个正常的人了,正因为他有如此奇妙的变化,就有了变色龙的称号,不单单是他,整个的鸩阴教,都是这样的,那些奇装异服,奇形怪状的面孔下面,隐藏的是一个普通的人,并不是什么妖魔鬼怪,只不过,邪教之中,毒功是必需修炼的课目,凡修毒功者,要么精神迷乱,要么形容大变,要么身体变异变形,这都是有可能的。

    我本非完完全全的坏人,看得出来,上一回,你并没有对我下死手,今天,我也就还你这个人情了,今日在你身上,我只用了三分毒,七分功,在老子还没有彻底生气之前,你你们快些走吧。

    你为什么要杀他!昂!朱天齐被人扶起,屏住气吼道。

    哦哦,你这老儿,我乃是激将与你,不过,我真没有派人截杀你们,不信的话,可以问我娘们儿。他指着身边的那个女人说道。这个站在他旁边的女人,便是鸩阴教的毒后,所谓毒后,也即是教主的女人,名作秦臻子,是一个美人,在毒功的造诣上,略逊于柴狞。

    她皮肤发紫,这是近来修炼毒功的结果。她站出来,指着朱天齐,单看相貌,她的确美貌可人,可就是轮到她说话,那个举止,就算是一个泼妇无疑的了,如一个泼妇,指着朱天齐的鼻子,还生怕指的不准,朱天齐往下一低头,她的手指头便也是跟着往下指。

    我给你说呀,朱老儿她这一叫,便是招了柴狞笑了起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