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比趣阁免费小说 > 铁血小说 > 金童记 > 第二百三十五章 礼亲王府欲招婿 郡主撒网等来人

金童记:第二百三十五章 礼亲王府欲招婿 郡主撒网等来人

小说:金童记作者:濯水清浅

    姜骥喝住他:黑灯瞎火的走哪儿去?

    被他一说,姜定南便定住了脚步,眼睛一个劲儿去瞟七叔,父亲和长兄都在,姜骏更怵,他哪敢说话。

    就去园子里走走,沿途都有灯,不碍事的。

    晨曦甩开他的手,奶声奶气道:有虫虫,我不去。

    姜定南撇嘴,女孩子就是麻烦,带她去玩又怕这怕那,不带她去她又哭哭啼啼的,惹得祖母和父亲教训他,这要是个弟弟就好了。

    王夫人把晨曦揽到身边来,姜骥板着张脸教训儿子,你这弓弩哪来的?

    他们家的孩子养的野,孩子们时候玩刀剑弹弓都是有的,但这么制作精良的弓弩,家里可没心思给他们做。

    姜定南忙捂住弓弩,生怕父亲缴了去,四姨给的,算我七岁生辰礼,您可不能收了。

    姜骥沉默片刻,只说了句:你别玩物丧志就行。

    姜定南松了口气,说他要回前院写大字,问七叔可要一起走么,姜骏忙应下,他一点儿也不想留下来和父兄说话。

    姜骏叔侄俩走后,姜骥留下来配父母坐会儿,王夫人让下人带晨曦去洗浴,一家三口在一处说话。

    平家四姑娘近日常来么?

    姜骥已逝的妻子出自宁国公府平家,是嫡长房嫡长女,她和姜骥的亲事是幼时两家长辈口头定下的,但未交换信物庚帖,也不算正经定亲,毕竟姜骥是国公府世子,他的亲事不能轻易定下,后来平家渐渐没落,姜家却如日中天,两家老爷子也都去了,便都疏远了些,到得两家孩子长大,姜家没提这事儿,他们家也不好来贴。

    姜家本来是要另为姜骥寻高门贵女的,但平家姑娘自己找上了门,也不算找上门,只是找上了姜骥,同他说了两家长辈的口头约定,并表明了自己的心意,她很想嫁给姜骥,她知道她家里不比镇国公府繁荣,她无法拯救门庭,但她自己一直在努力,琴棋书画皆有涉猎,尤擅管家理事,人也生的不丑,她觉着自己能胜任镇国公世子夫人的位子。

    虽说勋贵女子皆大方些,但像平家大姑娘这样敢毛遂自荐还是少数,姜骥是个严苛律己到有些正直木讷的人,被姑娘家表白,不知该如何招架,糊糊涂涂地就许了一句:若咱们真有婚约,我自然不会毁约。

    后来回家问起,父母说只是口头约定,并非定了娃娃亲,心里倒对这平家姑娘不喜,这么想嫁进他们家么?

    姜骥倒觉得这姑娘不错,落落大方的,若她真像自己若说的那样优秀,那么嫁给他也是不错的。

    后来平家大姑娘来国公府赴宴,又讨了老夫人的喜,老夫人惦记着两家老爷子的情分,想拉平家一把,又觉着这姑娘确实不错,便同长子说了,想让两家的亲事成真,平家姑娘嫁进来做长孙媳妇还是可以的。

    镇国公是很孝顺的儿子,宁国公府只是平庸了些,也没什么大毛病,和他们家结亲,可能得不到什么助力,但也不会拖后腿,他们家已经足够繁荣,不必再为长子寻高门贵女联姻,听母亲说那平家姑娘人才不错,那便定下她吧。

    后来王夫人想到这事,多年不能释怀,两个儿媳都不是她中意的,全是老太婆看中的,国公爷就是愚孝,什么都听老娘的,她亲生的两个儿子,娶媳妇她竟不能做主?

    如今的平家四姑娘,是平家大姑娘的亲妹妹,今年也十八了,出了国孝亲事迫在眉睫,可她却不跟着家人出门应酬,反而隔三差五来国公府带两个外甥玩耍,心思昭然若揭,姜骥当年会为平家大姑娘的心思所动,如今却不爱搭理这四姑娘,也说不上她有什么不好,就是不合眼缘罢了。

    熙和院的廊下,两只毛色娇嫩的画眉鸟偎在一处耳鬓厮磨喁喁细语,下人刚喂过它们,这会儿乖巧安静的很,晨曦被下人带着坐在长凳上抠泥人玩,时不时又抬头看看两只鸟儿,她想捏个鸟儿,捏的不像。

    姜骥从院门处进来,看到坐在廊下玩耍的女儿,心中满是柔软,下人给他请安,晨曦听得声儿抬起头来,见父亲回来,眼里有许多雀跃,又有几分无措,不敢近前来给父亲请安,却奔进了屋里找祖母,声道:祖母,爹回来了。

    王夫人捏捏孙女的脸颊,你爹回来了,你怎么不去接?

    晨曦拔着手指头喏喏说话:哥哥不在,我不敢去。

    王夫人正要教育她几句,姜骥已从外头进来了,晨曦见了他,扯着祖母的衣摆不撒手,又时不时偷看父亲几眼,这样的模样,让姜骥一番慈父心肠不知该如何表达。

    王夫人让长子坐下,给他倒杯茶水喝,让晨曦叫人,晨曦只懦懦地喊了声爹,又没下文了。

    姜骥也不知该如何哄她,将他从朱雀街买的糖人给女儿,晨曦道了声谢,便撕了包装纸口口吃起来,斯斯文文的,不像她哥哥狼吞虎咽。

    定南去哪里玩了?

    姜定南今年也有七岁了,去年便搬去了前院,但一日三餐还是回正院来吃,这个点正是吃晚饭的时候,还没过来,不晓得又去哪里疯了。

    你父亲带他和阿骏去演武场了,估摸着快回来了吧。

    姜骏点头,又忍不住打量女儿几眼,看到她脖子上挂了个精致的红色香囊,问她是谁给的。这样精致的香囊都是姑娘们挂在腰间当禁步用的,晨曦年岁还,穿裙子会被绊倒,多数时候还是穿裤子,一个精致的香囊倒是挂在脖子上,不伦不类的。

    晨曦将香囊拿到鼻尖嗅了一口,娇声道:四姨给的,香香的。

    王夫人笑道:给你爹闻闻。

    晨曦犹豫几刻,晃着脑袋将香囊从脖子上摘出来,递到了父亲跟前。姜骥犹豫一瞬,还是接了过来嗅了一口,回应女儿道:很香,你可要好好挂着,别弄丢了。说罢便还了她,她又自己扭着脑袋套了回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