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网络原创 > 鸿燕零丁 > 第四章 漆夜匕首

鸿燕零丁:第四章 漆夜匕首

小说:鸿燕零丁作者:寻找大蝴蝶

    窗外银月初升,帐前红烛未灭。

    韦甸芳顿了顿,接着说道:

    我看那蜡白男子一副疲累不堪的模样,想他定是肚中饥饿了。低头一看,一块酥糕正握在手里。便上前递给他道:‘你吃!这样的酥糕别的人吃不到!’他接在了手里,却并没有送入口中,而是放在了一旁的石头上。我正纳闷这人怎么连这样好吃的酥糕都不肯吃,他却依旧伸出手,指了指溪岸边的那株开着白花的野草。

    想来这白花之草,是种可止血救命的良药。谢泊渔说道。

    夫君所料分毫不差。

    韦甸芳接着道:

    我走过去没费多大气力,就将那怪模怪样的白花野草连根拔了下来,递在他手里,说道:‘这样的草可填不饱肚子,牛和羊才需要吃这样的东西!’蜡白男子依旧没有说话,笑了笑,将株草顶上的小小白花摘下含在了口里。我很好奇,说道:‘你果然要和牛羊一样吃掉这根草么?’但是接下来,我看到的不是一只要吃草的牛或者羊,而是一只鹿。

    鹿?谢泊渔奇道:又哪里来的鹿?

    夫君且莫心急,我讲到鹿,自然就有鹿了。

    韦甸芳笑了笑,接着道:

    那男子忽然一手将破碎的鸦青长袍从肩头撕了开来。除了依旧蜡白的肌肤,我看到的是一只绛红的鹿。一只绛红绛红的梅花鹿。

    原来是纹身。谢泊渔笑道,不过这种色彩却是少见。

    或许是纹身,或者又是胎记也未可知。你那六岁的黄毛夫人,当时可分不清这是什么,只是觉得可爱好奇。

    韦甸芳继续道:

    其实这也并不是一只完整的鹿。只有脖颈、鹿头和鹿角而已。脖颈和头色属绛红,角却是乌黑的。这鹿好看就好看在那对角上。那角像是刺又像是花一样盘旋在他脖颈之下,并伸到了右侧肩头。

    想来或许是某种图腾标志,谢泊渔若有所思地道,这果然是个神秘之人。只不知他究竟是何身份。

    韦甸芳笑了笑,继续道:

    这一点你那六岁的夫人实在是不能分辨。且让妾身先将能够分辨的讲下来。只见那蜡白男子,将手中的野草捏在手中使劲一搓,松开手掌,便成了一摊草泥。他接着抬起头冲我又笑了笑,扭过下巴示意我替他将草泥涂于背上。我也立刻会意,知道这根草是要喂给他背上的梅花鹿吃的。于是欣然替他做了这件事,涂草泥于鹿首之上。说来也奇,不消片刻,他身上的条条伤痕便止住了血,整个人也忽然有了许多神采。就在这时,蜡白男子将衣衫略一整理,从怀中掏出了一个水绿色的小瓷**。我看着他问道:‘这个也要喂给你的鹿么?’他笑着摇了摇头,递给了我,并示意我喝下去。我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了。他是要表示他的谢意。这就如同小儿之间你予我糖,我赠你糕是一个道理。于是我拔下**盖,就仰头喝了下去。我本以为会是甜腻腻的糖水,然而事实上我根本没有尝出任何的味道,就晕倒在了地上。

    生人之物不可食!谢泊渔颇为担心,急问,后来如何了?

    后来,后来我醒转过来已在家母怀中。原来那巨狼的血顺着溪水流到了下游。人们看了奇怪,谷地上又不见了我,于是就呼喊众人往上流来寻觅。等寻着我时,见我卧于溪岸之上。石边并无什么蜡白男子,也没什么黑色弓箭,更没有什么水绿瓷**。而石头上的那片酥糕却不见了。只有巨狼的尸体依旧匍匐在溪边,只是头上的箭支已被拔去。父亲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讲出来,他们却不肯信。等将我抱起来后,却发现我衣袖之中藏了一把漂亮的匕首。

    想来是那蜡白男子赠与你的。谢泊渔说道。

    那匕首甚是奇特。父亲拿在手里看了半日,也不知是何物所铸。非铁也非银,却明若寒月,锋利无比。旁边有好事的人拿过去在巨石上轻轻一划,就划出了一道深痕。更有人拔出一把家传的宝剑来锋刃相对,却被这匕首轻轻截为两半,如同吹毛割肉。

    夫人所说的这把匕首,鞘为苍黑色,上有半明水纹。手握处,一侧有鹿首图案,一侧有‘漆夜’二字。谢泊渔恍然大悟,如数家珍,如今这把匕首佩在星极身上。

    正是。韦甸芳笑道,家父曾言:宝刀在侧,趋避吉凶。更何况后来发现携着这把漆夜匕首,能使蚊虫不叮,蛇鼠退散。于是家父就命我将这把意外得来的匕首,当宝贝一般佩在身边了。及至后来到了会宁,也未曾离身。生了星极之后,便将此物与了他。佩在身上,胜过灵蛇之珠、荆山之玉。

    这漆夜匕首原来有这样的出处,谢泊渔摇了摇头道,在我面前晃了这么多年,原以为是夫人的家传之物,从未多问,却未曾料到是如此来历。

    今日说这个往事,原是想说说那水绿瓷**的事,韦甸芳笑道,不想却解了夫君对于漆夜匕首的疑惑。

    说起这水绿瓷**,谢泊渔笑道,想必便是夫人红颜不消的根源?

    确是如此。韦甸芳点了点头,说道,除此之外,妾身便没有任何的奇特之事可作联系了。

    夫人所述之事,虽然奇诡,也未必不是实有之事。谢泊渔轻抚着韦甸芳的手道,普天之下,种杂族众,总有些奇特之人事,藏于草野,偶尔彰显。凡此种种,说来皆是缘分使然。谢泊渔说到这里,略停顿了下,接着道,夫人不见燕兄兄长的旧事么?

    如何能忘?韦甸芳轻轻一笑,道,燕兄家里的往事亦非平常。

    自此,谢泊渔便不再为此事而觉困惑,只将夫人韦甸芳的青春容颜视为了一种福赠。

    这一场夜话,距今已有三年。

    欲知后事,且看下回。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