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出版书 > 网络原创 > 鸿燕零丁 > 第三章 闺中奇闻

鸿燕零丁:第三章 闺中奇闻

小说:鸿燕零丁作者:寻找大蝴蝶

    那就是,自己已渐生华发,眼角额头早有纹虫爬了上去,而夫人韦甸芳却青春依旧。当然,夫人小他十二岁,这理所当然是种解释。但是当她到了三十岁的时候,依然那样青春宛然,就有点匪夷所思了。谢泊渔于是就提出了自己的疑问。事实上,很多人都想提出这个疑问,但是只有谢泊渔有这个权利和资格。谢泊渔不吭声,谁敢乱言。

    其实,韦甸芳自己也并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衰老得如此之慢,她之前甚至都从不曾意识到过这件事。她并没有什么奇特的驻颜之术。事实上,在她的生命中,惟有两件事可以称之为奇特。一件是她在十六岁的时候得知自己就要嫁给自己的姐夫了,而在第二年就真的嫁给了姐夫;另一件事,则比较遥远了。那个时候,她六岁,正像月清第一次出现在她面前时那么大。

    夜深之时,韦甸芳身着丝制的薄衫,拉着同样身着薄衫的谢泊渔,盘着腿,坐在床帐中铺开的被褥上,饶有兴致地讲起了这件她几乎要忘记了的旧事。

    夫君,韦甸芳恐谢泊渔不信自己的话,于是提前先表一番意,此事说来久远。若不是你一再逼问,妾身怎敢随口讲来,惹夫君嗤笑。

    是怎样的奇事,竟可以引得我嗤笑夫人?谢泊渔不以为然,心里却还是想听个明白。

    此事说来如同儿语。韦甸芳道。

    夫人彼时六岁,不正是一黄毛小儿?谢泊渔笑道。

    正是。韦甸芳轻轻一笑,黄毛小儿所历之事,自然如同儿语村言。夫君听后一笑了之,从此再莫相问岁月于我身迁延不去之事。

    夫人但讲来听。

    我家祖居江东,每逢花开烂漫,春光旖旎之时,家父便常邀上三五好友,带上亲朋家眷,或游湖戏水,或登高饮酒,亦常于野外炊煮,享此山水间的情趣。韦甸芳道。

    我祖上居江东之时,也好此情趣。后来搬至京都,不时亦有此举。谢泊渔道。

    想必世家子弟皆有此好。我韦家自是不如你谢家,夫君且莫乱扯话头。韦甸芳笑道。

    谢泊渔笑了笑,便不再说话。他喜欢看夫人这样认真讲故事的样子。

    一日,家父与诸亲朋友人,带着家眷,领着数十个家丁丫鬟,携着酒浆饭食,来到有名的大穹山。因这大穹山已来过数次,便有人提议,可将歇脚营寨移向山林深处。看见草长蝶飞,春光正好,众人纷纷赞同。不一时,便来到了一片谷地。众人扎下帐篷,铺下软垫,砍来柴草,架起铁锅,暖上咧酒,烤起鲜肉。尽情在这山野之间欢乐。但要说起最欢乐的,当属众多的黄毛小儿。你家夫人我,便是其中之一。

    谢泊渔微微一笑。

    韦甸芳接着讲道:

    小儿之乐,无非天为屋盖,地为床榻,山石可触,溪流可掬,有虫蜢可擒戏,有蝶蛾可逐玩,耳畔有莺啼鹃叫,脚边有光影漂移。夹在一群小儿当中,我自然是玩得不亦乐乎。也不知是为何,或许是为了一只彩蝶,或许是为了几声鸟鸣,我不知不觉沿着营寨边的山溪向上流走出去了很长一段距离。回身看时,不但身后没有半个伙伴,就是方才的谷地竟也已看不着了。

    夫人幼时,甚是顽皮。谢泊渔也起了童心,忍不住笑着插嘴。

    韦甸芳却并不理会,接着道:

    忽然间听得一声低鸣,如同野犬喉中之声。我突然就惊得呆住了。只见一条灰毛恶狼立于溪涧对面,两只怒目泛着白光,满嘴獠牙呲出唇外。身形甚是巨大。我自然第一反应,就是哭了出来。不哭不打紧。我这一哭,那巨狼就立刻一个纵身飞扑了过来。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我浑身一哆嗦,闭眼等死之时,巨狼却从空中掉了下来,头颅枕在溪岸,尻尾耷在水里。

    甚是惊险,后来如何?谢泊渔不禁替这小姑娘担忧起来。

    韦甸芳看着夫君的样子,忍不住想笑,但立刻又忍住了笑意,继续道:

    一支箭正插在狼的耳中。箭头从左耳穿出,箭羽则几乎贯入右耳

    这是何人救了你,膂力如此之大,听闻狼头甚是坚硬,此人竟能以箭支贯穿其头,怎一个狠准了得!谢泊渔叹道。

    韦甸芳看到夫君听得兴味渐浓,自己也更有了讲的兴致:

    我接着听到的是一声沉沉的喘息,仿佛如释重负一般。待我定睛看时,只见溪边一块巨石之后紧紧靠着一个衣衫破碎、满身血痕的青年男子。那男子的脸像蜡一样白,比我见过的最白的人还要白,他一定白过了这世间所有的女子。而他身上破碎的长袍则像苍苔一样绿,或者,更应该称之为鸦青色才对。这般颜色,衬着腰间的苍黑皮带,以及那白得如蜡的脸和白的如蜡的脖子白的如蜡的手,忽然间平添了许多神秘之气。我望向他,并未被他脸上的血污所吓着。只见他放下手里的黑色长弓,一边倚坐在地上,一边冲我微微笑了笑。这样的笑仿若一个问好。

    问好?谢泊渔满脸狐疑之色,问道,他向你问好?

    不是。韦甸芳笑了笑,是我向他问好。

    韦甸芳接着道:

    我往前小迈一步,问道:‘嘿,你是何方人士?为何在这里打猎?’其实我明白他并非在打猎,但是我想不出还能问点别的什么话。那蜡白的男子望了望我,并未开口。只伸手指了指不远处一根开着白花的野草。看他的样子,定是走不动了。那一身的伤,一定是历过一场激烈的搏斗。或许是和人,或许是和刚死掉的巨狼,又或者是更多的狼——他在树林里杀了所有的狼,但是也受了极重的伤,此时,这只巨狼窜了出来,他再无气力抵抗,便逃至溪边,狼见他手中紧握武器,不敢贸然攻击,这时我正好来到此处,狼便转换了攻击目标,决意先吃掉手无寸铁的小姑娘,随后再慢慢折磨那个受伤的蜡白男人。

    这些你并未亲眼看到,那人也未开口告诉你。谢泊渔笑着摇了摇头。原来他的夫人还是个颇有想象力的人,居然可以自行补漏残缺的部分,不在衙门里当个差简直可惜了。

    夫君你先莫笑。韦甸芳说道,故事总要自圆其说,即使我不曾亲眼见到他与狼群搏斗之场面,但是看他满身的血痕,和溪边的死狼,也能想出其中缘故。

    也或许正如夫人所料。谢泊渔笑了笑,后来如何了呢?

    欲知后事,且看下回。

    三十三岁的韦甸芳,不止是看起来年轻。容貌肌肤,竟也全无一点衰色。倘若有人觉得这是粉饰的功劳,那么他就大错特错了。每当夜幕时分,韦甸芳除去衣饰,卸下妆容,洗漱完毕,只穿一件素色薄衫,往镜前一立,仍活脱脱的是个鲜嫩新妇。用谢泊渔的话来说,是:不加粉饰,艳色天然。当然,这样的话,也只能他来说;这样的艳色,也只能他来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