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第01章母女共侍 > 网络原创 > 鸿燕零丁 > 第二十七章 苍氏起源

鸿燕零丁:第二十七章 苍氏起源

小说:鸿燕零丁作者:寻找大蝴蝶

    苍鸣说道:原来如此。

    窗外苍环却一本正经地忽然道:后人无知!祖宗姓氏如何能变?我等都应把名姓改回去才是。婉婉以后叫侯刚婉婉,苍鸣叫侯刚鸣鸣,太子叫侯刚简,父皇叫侯刚定彬那语气,就好似他不是个莽夫,而是个学究似的。

    婉婉笑了笑,低声说道:四哥且小声,父皇名讳如何能直呼?

    柳兰之听了也不见怪,忍不住莞尔一笑,说道:四殿下之言也非全无道理。只是天下人为了彰显祖宗功业,因而往往以名为姓,实是常有之事。

    苍环却将脑袋拍了拍,带着几分鄙夷神色说道:老头和天下人一般固执!

    柳兰之自知要是再继续搭理苍环,他便浑话连篇不可收拾了,便不再理他,转而对着苍鸣说道:苍氏一脉,承继往古先贤,励精图治,平定八荒,乃享有天下。如今我朝立国已有四百余年。今陛下生有九子一女,光华耀日,福临四海,天下皆举手为贺,世人皆道:‘龙生九子,千秋泽被’,此乃祥瑞至极之兆

    苍环这次没再多言,苍鸣沉思了片刻,却说道:

    以此说来,满天下皆应清平才是。为何南海郡却连年民乱,至今未平;北海郡又频频山崩,连郡守孔先赞之子孔奇峰都被乱石砸死;岭南又有蛊惑民心的还魂教四处滋生,扰乱乡治;臣属的百越国巫术盛行,以人为食,却不能禁;北境的蛮族和孟河之子连年攻伐,不时侵扰入境朝堂之上又多年党争,祸患不断父皇也不能止

    柳兰之听了苍鸣一番话,一下子呆住了。他不知道这个十二岁的小孩子从哪里听来了这些事情,也不知道这个十二岁的小孩子如何会为了这些事而记挂在心。诚然,苍鸣之言并非虚妄,不过,柳兰之却不想让这聪慧的小殿下过早陷于忧虑中。

    于是他略沉默了片刻,谨慎地说道:

    古往今来,再如何清平的世界,也会有宵小作乱。国愈大,事愈烦。黄帝都有战蚩尤之时,何况后世?如今我朝所领之地,乃历代之最广;所统之民,乃历代之最众。因而许多事便常常挤作一团,令当政者一时纷乱。如今太子亲往南海督军安民,二殿下在北境率军抗敌,三殿下于西域佛国求取舍利,护国安民待他三人功满归来,同心协力辅佐圣上,整顿朝纲,治理天下,何愁世不清平,民不安业?

    苍鸣听了,心中释然,说道:太傅之言甚是。有朝一日我长大成人,也要如三位兄长一般立一番壮大功绩!

    柳兰之颔首道:如此,便最好不过。

    苍婉婉这个时候在窗边说道:如此说来,女儿家最无用。建不得功,立不了业,只能厮守着家园,了无生趣。

    苍环听了,不以为然,说道:婉婉何须多虑?要立什么样的功,四哥这就带你去!

    欲知后事,且看下回。

    苍鸣在绘云阁里正听得津津有味,扭头却见四王子苍环趴在东窗上又来说浑话,忍不住笑了笑。对于这位强健有余、心智不足的四哥,苍鸣倒不讨厌他,更不曾瞧不起他。虽不像婉婉那样跟他亲近,却也时常与他玩笑,偶尔因他几句无心的言语和面容上的无辜憨态而开怀大笑。这和苍郃苍涛等人的恶意嘲笑,截然不同。

    柳兰之见是四殿下苍环,微微一怔,却并不理会。对于这意外的访客,他早已习以为常了。苍环却直勾勾地盯着柳兰之,说道:今日的故事如何不接着讲?

    苍婉婉忽然从窗格下露出个小脑袋,说道:四哥,柳太傅今日在讲苍氏起源,不是故事。

    苍环却道:有趣便是故事,何须管甚起源不起源!

    柳兰之听了却并不生气,苍环的生性他是了解的。虽然这四殿下自幼便粗蠢无知,冥顽不灵,但是论起心地纯正来,却是个至人。因此,苍环口中的快言快语、痴话浑话,并不会伤了这位大文人的自尊,反而会引起他隐隐的某种同情。至于小公主苍婉婉,是人见人爱的可人儿。在什么样的场合出现,都会让人如沐春风。因而,即使他二人不时来绘云阁窗下偷听,间或窃窃私语几句,也并不会断了柳兰之的神思,令他排斥。相反的,倘若东窗下数日没了他二人的身影,他反会觉得有几分不习惯了。

    苍鸣见妹妹也露出脑袋来,便冲她挤了挤眼,然后手指挡在唇间,说了声:嘘——

    苍婉婉便转过脸,对着苍环挤了挤眼,也轻声说:嘘——

    苍环于是对着柳兰之挤了挤眼,也说:嘘——

    苍鸣和婉婉忍不住笑。

    柳兰之捋了捋胡须,清了清嗓子,目不斜视,接着讲道:苍颉感于结绳记事颇为不便,于是仰观星辰走势,俯察鸟兽虫痕,依形会意,造出文字来。文字既成,天降绵绵粟雨,鬼怪啾啾夜啼

    说到这里,苍环又准备插言,婉婉见状,急忙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巴。

    苍环便将喉咙间的话又咽了下去。

    柳兰之问苍鸣道:殿下可知字成之日,为何天雨粟,鬼夜哭?

    苍鸣略一思索,答道:莫非是感动了上苍,从此以后蛮荒岁月要结束了?

    柳兰之略一点头,说道:苍颉穷天地之变,定下文字,于是造化不能藏其秘,故而天雨粟;灵怪不能遁其形,故而鬼夜哭。天地为之动容,山河为之摇颤,自此人言皆可成书,世事皆可久传。人繁衍,文立言,天命有所寄,万物有所归。天下子民得受教化,圣王之业得以光大。

    苍鸣听到这里点了点头,窗外的婉婉和苍环也跟着点了点头。

    柳兰之接着说道:后世文道昌盛,人伦肃然,凡此种种,皆苍颉造字之功。

    苍鸣说道:如此说来,这位古人确实是一位了不起的大圣人!想来苍颉一族便是苍氏的起源了?

    柳兰之点点头继续说道:天下苍姓之人何其之多?其各有渊源,出处皆自不同。唯独殿下之家乃苍颉之正统后裔。苍颉本复姓侯刚,其后人感念祖先功绩,便以祖先之名为姓,单取了一个‘苍’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