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网络原创 > 鸿燕零丁 > 第二十四章 对说惊梦

鸿燕零丁:第二十四章 对说惊梦

小说:鸿燕零丁作者:寻找大蝴蝶

    柳太傅是这样说的,婉婉进一步解释,一副煞有介事的神情,他说:人有人言,兽有兽语

    兽语又不是鬼语!苍鸣听了笑了笑,有几分不屑。

    当时四哥在我旁边,他说,既然兽有兽语,鬼自当也有鬼语婉婉接着解释。

    四哥是傻子,他的话只能用来笑,不能用来当真!苍鸣听了忍不住笑。

    四哥不是傻子!婉婉突然皱起眉来嗔道,不许你这么说他!

    冯氏回身见二人越聊兴头越旺,赶忙递过水杯,说道:二位殿下若再说个没了,天可就要亮了!这些痴话,留着白天说也无妨!

    欲知后事,且看下回。

    苍鸣只觉得一阵阴森寒气顷刻间刺入骨髓,手指和牙齿也因受了这突如其来的冰冷而节节断裂,坠落于地。面部的惊恐神情也已冻僵,凝结成坚硬的冰像。那怪影眼里喷着蓝色火焰,扬起生满锋利指甲的大手,直插入苍鸣胸腔,略一使力,便将苍鸣的心肝活活掏了出来。苍鸣的肢体虽然冻结,心却是活的。大怪影望着手里鲜血横流、噗噗跳动的腥红脏器,面部扭曲到将要撕裂的地步,露出凶恶而狂妄的笑容,发出了哈、哈、哈的刺耳怪笑。

    啊苍鸣一阵惊叫,忽然坐起。睁眼看时,却并不见什么蓝眼的小怪影大怪影。东窗也只是开了半扇,并没有全部洞开。火盆依旧发着淡淡的光芒,未曾熄灭。而脚凳上也非空无一人,冯氏手里捏着针线,正坐在上面。

    殿下莫喊冯氏急忙站起来俯身到床边,一手握住苍鸣臂膀,一手轻抚着苍鸣脊背,轻声安慰道,嬷嬷在这里!不怕,不怕

    苍鸣这个时候才意识到,方才不过是做了一场恶梦而已。不过他的心依旧狂跳不止,面上惊恐的神情也依旧未消。此刻望见冯氏,眼里立刻滚出泪来,一把抱住冯氏,忍不住因残余的惊怕而轻轻颤抖。

    做恶梦了么?不怕,不怕!冯氏将苍鸣搂在怀里,缓缓拍着,轻轻哼道,月光光,花香香。夜来了,落了霜。兔儿走向窝窝里,狗儿饿了把嘴张。把嘴张,莫慌张。猫儿盘在屋角里,带着一个大铃铛。鸟儿栖在枝头上,为你唱个大花腔。嬷嬷坐在床边边,陪你直到天荒荒

    一听到这熟悉的歌谣,苍鸣的心便逐渐安定下来了。他小时候每晚一躺在床上,冯氏便要在他耳边轻声哼唱此歌,哄他入眠。如今,他十二岁,自认为是个男子汉,早已不需要有人来哄他睡觉了。这支歌,冯氏也很久不曾唱过了。此刻,从那惊恐的怪梦中初醒,这温暖的旧时歌儿,连同冯氏轻柔的声音,一丝一丝地缓缓流荡进苍鸣的耳中,像洁净的白鸽一般在他心间反复盘旋,他脑海里残余的那些可怖的画面便渐渐消失了,不再有什么邀他同去的小怪影,也不再有阴森诡谲要吃人心的大怪影了

    他伸手抹了抹眼角,缓缓推开冯氏,往床间一坐,笑了笑,说道:刚才的梦吓煞我了,还好有嬷嬷在!

    冯氏见苍鸣恢复平静,便也笑了,道:梦有何怕的?有嬷嬷在屋里,你还睡不安稳么?

    苍鸣笑了笑。正在这时,吱呀一声,房门却忽然开了。苍鸣转头看时,见门口站着一个身材矮小的黑影。借着灯烛和火盆的微光,看到这黑影面容美丽异常,五官样貌与他如出一辙。苍鸣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不过他很快又恢复镇定了。原来门口站着的不是那梦里的小怪影,而是他的孪生妹妹苍婉婉。

    殿下,你怎么也醒来了?冯氏忙问道。

    婉婉,你做什么?半夜推门,想吓死我么!苍鸣略有点生气。

    苍婉婉披着头发,穿着条白色长裙,光着脚,走了进来,眼里含着泪说道:兄长,那大影人把小影人打到哪里去了?他为何还要吃你的心

    你苍鸣吃了一惊,你也梦到了?

    苍婉婉点了点头。冯氏这时走上前,弯下腰,拉起公主的手,一边帮她拭去眼角的泪痕,一边安慰道:什么大影人小影人!梦醒了,就忘了。白日里乖乖巧巧,夜晚间就不会做恶梦了

    原来苍鸣与苍婉婉孪体而生,一脉相连,二人心间自小便偶有感应。当苍鸣跌倒时,婉婉也会跟着腿疼。婉婉吃甜腻食物时,苍鸣嘴巴里便也会觉出甜味。有时,一人做了梦,另一人便能依稀讲出对方梦中之事。这在许多孪生子里都有先例,因而也算不上什么稀奇事。

    冯氏自然也知晓这个情况,因而并未多问,只想让他二人心绪稳下来,早点安睡。

    殿下,既然你也做了恶梦,那今夜就不要独自睡了,躺在这里,与九殿下同听嬷嬷哼歌儿好不好?冯氏关起屋门,把小公主苍婉婉抱到床边,说道。

    那苍婉婉最是乖巧。作为公主,从小便没有半点任性。母亲和嬷嬷的话,她是最愿意听了。

    屋里热,婉婉坐在被里说道,口渴。

    我怕冷啊苍鸣翻了翻眼睛,无奈地说道。

    冯氏见了,便起身去桌边去为二人取杯倒水。

    那个大影人真坏,婉婉趁机贴着苍鸣的耳根,悄悄说道,知道你怕冷,还把你冻成冰块!

    是啊,手指和牙齿都冻掉了婉婉这么一说,苍鸣又想起了梦里的情形。但是此刻因有人作陪,倒不觉得惊怕,反而隐隐地有了一种小小的趣味。苍鸣说完伸着舌头笑了笑。

    那个小影人好像也哭了婉婉圆睁眼睛,压低声音,面部神情又可爱又搞怪。

    你怎么知道?苍鸣也学着婉婉的样子,低低说道,我的梦我都没看清

    大影人把他掐疼了,还骂他婉婉天生一副好心肠。

    你听懂大影人骂什么了?苍鸣惊奇。

    没有,婉婉解释,他们说的是鬼话,只有死了的人才能听懂!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