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下载看书免费软件 > 网络原创 > 鸿燕零丁 > 第二十一章 初闻朝局

鸿燕零丁:第二十一章 初闻朝局

小说:鸿燕零丁作者:寻找大蝴蝶

    这时,星极见柳太傅面目慈善,为人随和,便张口问道:刚才听见太傅老先生说:‘一杯敬天地,一杯敬阴阳,一杯敬英杰,一杯敬猪彘’,前三者足可敬,只是为何要敬猪彘?

    月清见星极又顽皮,没了大小,便低声劝阻:太傅适才酒后言语,小孩子家如何乱问?

    柳兰之却摆着手,笑了笑道:不打紧,不打紧!我既说得,他如何不能问得?

    月清见太傅这样说,便也不再说什么了。

    柳兰之顿了顿,饮下一杯酒,略一沉思,说道:这个却不是该在坊间说的话。如今天下的局势,和以往大有不同。良善见黜,奸佞上位。英杰多无用武之地,小人常有弄权之时。老夫一时间饮了几杯浊酒,感念先帝时的世风,不免便有些忿忿不平,说出些无边际的疯话来。适才所说的猪彘,无非是那些胸怀叵测,见利忘义,不知忠君报国,只知中饱私囊的小人而已。老夫虽曰敬酒,实则恨骂而已

    谢星极听了,一时有些怔住了,便和兄长月清对望了一眼。谢月清此时也有些不明就里。他们在会宁日日享受着清平,朝堂中的情况,如何知晓?如今听柳兰之这么一说,两人便不免对早上入朝的父亲隐隐有些担心起来。

    燕观云听了说道:老先生果然是个心直口快之人。只是市井之间,难免有权贵耳目,老先生虽位列三公,也不宜在坊间发此言论,恐引祸上身

    柳兰之便趁着余醉一吹胡子,瞪着眼说道:他们敢把我怎么样!如今虽是小人得势,也还没到道路以目的那一步!有朝一日陛下昭彰圣聪,必然肃清宵小,重振朝纲!

    燕观云见柳兰之依旧有些醉意,便说道:老先生说的是!

    柳兰之忽然一拍桌子,笑道:罢了,罢了!这些话不提它了!自谢学士去了琼崖之后,老夫常觉无趣,每日烦闷,便喜欢在这西市上略饮三五杯来浇愁。今日得遇燕将军和两位公子,陪老夫闲坐了这许多时,胸中不快不觉间一扫而光。时候不早,老夫也当归去了。明日一早还要进宫为九王子讲学!说着站了起来。

    燕观云与星极兄弟两个也连忙起身,说道:老先生酒后恐行走不便,不如我等驾车送老先生归府?

    柳兰之摆了摆手,说道:不劳不劳!我带的随从就在外面,马车停得也不远。

    说着燕观云扶着柳兰之就下了楼。昆仑奴在楼下慌忙迎过来。门外的随从见太傅下楼,便也急忙进来接住。

    柳兰之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向着昆仑奴说道:今日又摔了你的杯盘,便赏你一锭大银!

    昆仑奴双手连忙接住,陪着笑道:不碍事,不碍事!太傅老爷多多惠顾!

    柳兰之与燕观云三人略一作别,便在随从的搀扶下,进了马车,踢踢踏踏地往远处而去了。

    燕观云结了账,和月清星极来到街上。见日已西斜,便说道:我们也回去吧。夫人该担心了!

    星极望着远处马蹄扬起的团团尘埃,说道:若是朝廷上净是小人,我们不如劝劝父亲,依旧回会宁去吧?

    月清将手搭在星极肩膀上,笑了笑说道:哪朝哪代还没几个小人了?父亲英雄一世,可不会似你这般小孩儿软弱心肠!再说了,父亲如今已从会宁卸职,会宁便和我们无甚关系了。如今,牡丹城外的谢宅才是我们的家!

    欲知后事,且看下回。

    燕观云见柳兰之虽然半醉,头脑却并不混乱。不但慨然答话,还邀他入座,便也不多客气,拱了拱手,撩起衣襟坐在了对面。星极立在月清旁边,见这老头儿喝醉了还出口成章,颇觉有趣,便偷偷掩着嘴笑了笑。

    那柳兰之饮下杯中残酒,说道:岭南故土,我已多年未归。身居京华,宦海飘零,只我兄弟一家守护着故园。我侄儿闻一倒是每年都来京都看我,常说起岭南人事。往日也曾听得他说起会宁有个剑客姓燕,为人磊落,剑法颇为了得,后来因什么变故,便隐退江湖,在谢泊渔幕下做了武官莫非正是足下?

    燕观云点了点头,说道:正是在下。当年不才曾和贵侄于河间相识为友,后又在岭南以君子之道论剑,颇引以为知己,多年间亦偶有书信往来

    柳兰之毕竟尚有醉意,不待燕观元说完,就自顾自地继续说道:既曾为剑客,必然善饮。来!满饮此杯!说着,拿出个白瓷小杯,斟了满满一杯,几乎溢在桌面。

    燕观云怔了一下,不知道为何柳兰之一个人喝酒却备了这么多酒杯。莫非正是为了兴起时,多摔几个听响么?这也真是难为了楼下的昆仑奴了。便急忙接道:老先生之酒如何能拒!说着一饮而尽。

    柳兰之见燕观云果然豪爽,并无忸怩之态,心下欢喜,说道:老夫虽不曾见过你,你那府主谢泊渔我却认得。谢郡守镇守会宁多年,政绩卓然,是个少有的栋梁之臣。其兄大学士谢赫渊也与老夫交厚提到谢赫渊,柳兰之眼里不由得忽然黯然了下。

    燕观云见柳兰之既认识谢泊渔,又与谢赫渊交厚,便指了指一边的月清和星极道:他两个正是谢大人的公子。这个是谢月清,这个是谢星极!

    柳兰之回头去看,见一个玉树临风,一个面若冠玉,便轻轻点了点头,道:谢氏一门,果然个个一表人才,不失世家之风!

    月清和星极急忙上前行了个礼,说道:见过太傅老先生!

    柳兰之便问道:你们父亲何日到的京都?早前曾听得朝上人说会宁郡守将赴京述职,不想竟这么快回来了!

    谢月清拱了拱手,说道:我等昨日才随父亲入京,在南郊老宅安顿下来,今日一早父亲便上朝去了。我兄弟二人无事,便跟着云伯来西市略闲逛一番。

    柳兰之此刻酒醒了几分,心情也好了很多,便说道:自你们伯父走后,谢宅我已多日不曾去得,既然谢郡守回来了,过几日我当前往贵府拜会!

    恭候太傅大驾!

    柳兰之招招手,让他二人也入座。四个人便在桌前天南海北地随意话了些家常。楼下的昆仑奴竖着耳朵,听得楼上全无吵闹,相谈甚欢,气氛融融,就好似从不曾发生过醉闹一般。不免觉得有几分惊奇,但是心里终归是安然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