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三七中文网笔趣阁 > 网络原创 > 鸿燕零丁 > 第二十章 太傅醉酒

鸿燕零丁:第二十章 太傅醉酒

小说:鸿燕零丁作者:寻找大蝴蝶

既是柳家座上客,但到席间饮三觞。

    欲知后事,且看下回。

    &>。

    燕观元见昆仑奴这样说,心里觉得颇为蹊跷。

想着,太傅柳兰之如今已七十多岁,如何会跑到这西市的酒楼上来寻衅滋事?当年自己曾与柳兰之的侄儿柳闻一相交,知道柳兰之学贯古今,满腹经纶,为人师表,如何便会在市井间做出纨绔子弟才会做的事来?    便对着谢月清道:柳太傅为人,天下闻名,谁人不敬?这楼上的决计不会是柳太傅!    谢月清也不信,回身对着昆仑奴道:你可莫要信口开河!诽谤朝廷大臣那可是重罪!    昆仑奴一脸苦笑道:我小小一个酒保,如何敢诽谤朝廷大臣?只是这太傅老爷隔三差五便在西市上闲转,常于小人楼上饮酒,满街人都认得他,小人如何认错?最初太傅老爷来喝酒的时候,也常常是和和气气,文雅至极。

后来一喝到醉时,不知为何,便要骂人。

不但要骂人,还要摔东西。

今天不巧,正赶上他醉方才胡姬在楼上讨了没趣,以此下楼,撞着客官。

此刻他又发起脾气来,楼上客人都散尽了。

我上前去劝,被他劈头盖脸骂了一番,因而不敢再去    燕观云和月清相视一眼,满脸惊愕。

    谢星极却又顽皮开来,笑道:或许是你这里酒太好,他喝醉了兴致上来,便要摔盘听乐声;也或许你没给他上好酒,他喝了两口便难免生气,生了气就难免要摔盘子了!    谢月清瞪了星极一眼,低声道:不可胡说!京城之内,四处都是耳目。

这样的话传出去,是要给父亲惹麻烦的!你小孩子的痴话,只在家里说得!    星极自知失言,点了点头,便不再说话。

    燕观云说道:我曾与柳太傅的侄儿,岭南剑客柳闻一有旧交。

月清和星极也跟在后面去看。

昆仑奴和胡姬两个只在楼下守着,不敢上前。

楼上空空荡荡,满地尽是碎杯烂盘,并无他人,只有靠窗的一个座头上坐着个衣着华贵的老者。

只见他一边将杯中酒洒在地上,一边口里兀自念道:一杯敬天地,一杯敬阴阳,一杯敬英杰,一杯敬猪彘    谢星极见了,轻轻问月清:这老先生如何要敬猪彘?    月清以手指挡在唇边,道:嘘!    原来此人正是柳兰之不假。

身为当朝太傅,位居一品,不仅曾在朝班上辅佐皇帝,更是九位王子的首座老师。

柳兰之一向为人正直,胸怀大度,几十年来也是个颇注重名声的人。

从未在闹市间饮过酒,更不要说酒醉了。

如今却屡次在西市上独饮独醉,说来其实也有个中因由。

近些年朝廷上党争激烈,皇帝恣意享乐,怠于朝政。

忠直臣子的谏言,也难入天听。

他虽为太傅,位列三公,却早就在党争中被挤出了权利中心。

朝堂上的事,他已插不上手。

近几年,只是挂了个虚职,在绘云阁里给几位尚年幼的王子讲讲课说说道而已。

虽然心中尚有不甘,但是也自知年纪老迈,只能半睁半闭着眼睛安于现状了。

    不料今年却发生了大事,蔓延十数年的党争拉锯战忽然以太尉宋时敬的胜利而告终了。

尚书仆射李熙汉一干人等彻底败绩,或被扣上罪名抄家斩首,或被削官去职发配边远。

其派系再也无力与宋氏争衡。

一时间,朝堂之上风声鹤唳,人人自危。

本就投在宋太尉门下的,欣然自喜;无门无派的,见风使舵,托关系来搭末班船;与李尚书有些瓜葛,但是交情不深,无甚利害的,不惜倾家荡产,也要弃暗投明,来向宋太尉示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