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比趣阁免费小说 > 网络原创 > 鸿燕零丁 > 第十九章 西市酒家

鸿燕零丁:第十九章 西市酒家

小说:鸿燕零丁作者:寻找大蝴蝶

    那昆仑奴却将双手一垂,无奈地说道:正是这个太傅老爷

    三人见正是柳兰之,不由得都吃了一惊。

    昆仑奴接着说道:他乃是王子之师,位居三公,谁人敢惹?莫说在这里摔几个盘子,就是掀起我这草上仙的屋顶,烧了我厨下的余粮,把我送到京兆衙门里蹲几年大牢,也不是什么过分的事

    欲知后事,且看下回。

    因是谢星极头一次逛牡丹城,谢月清和燕观云便宠溺着他,由着他性子四处闲看。待到吃饭之时,谢星极看见一家不太大的门面,定要进去,理由不是那里的饭菜美味,而是门口站着的昆仑奴够丑。抬头看时,见门额上悬着的牌面写着三个字:草上仙。

    二人便跟着星极大踏步朝这草上仙走去。

    门口的黑脸昆仑奴见了,急忙迎上前,堆着一脸笑,操着一口纯正的关中话,高声说道:三位客官,快快里面请!好吃好喝好座头,天上地下啥都有!

    星极一愣,抬头望了一眼这黑脸客,心中有几分忍俊不禁。这关中方言他倒是听得多了,会宁一带也常有人说。只是猛地从这么个怪模怪样的异族人嘴里说出来,尽管字正腔圆,却是那样的滑稽,有着一种难以描摹的幽默。他便捂着肚子,强压着笑,学着那昆仑奴的语气,也用关中话说道:好滴!好滴!这昆仑奴见客人学他,不由一愣,然后大嘴朝后一咧,露出一口极白的牙,那表情更是憨状可掬。燕观云和谢月清看了也忍不住笑。

    星极一面笑着一面朝里走去。不想他光顾笑了,走得又急,没注意脚下,一下子和一个金发碧眼、身姿婀娜的胡姬撞了个满怀。那胡姬生得双腿颇长,足足比星极高出一个头。星极脚下不稳,一手正抓在她腰边的裙带上,一手抵到了她腰间。那胡姬一手抓住星极手腕,怒道:哪里来的莽撞汉!敢轻薄老娘!说的却是一口半熟不熟的本朝官话。

    原来那昆仑奴在牡丹城里一住三十多年,早已彻底汉化。不管是官话雅言还是关中方言,张嘴就来,说得地地道道。不看脸时,与本地人无异。因开酒家,为了与汉人竞争,便常用胡姬做招待。有客人时便穿杂其间,劝酒调笑,煽动气氛。店里生意好了,她们也可多拿赏钱。这已不是什么新鲜事。而这名胡姬,却初到牡丹城不过两三年,虽学得些官话,终是口舌间还有几分僵硬。

    且说她方才本在楼上招呼客人,不成想遇到个憨人,碰了钉子,刚下得楼来,正没好气,却又被星极撞在怀里,便骂了两句,正要发怒。睁眼看时,见是个粉嫩秀气的翩翩少年,顷刻间怒气全无。嘴角忽然含笑,眼里也不禁脉脉起来,盯着星极柔声说道:

    这位公子,奴婢失礼!不知公子是楼上坐还是楼下坐?

    因这外番的女子生来本就无甚义理束缚,性情洒脱,况且本朝又与前朝不同,不但以包容并蓄号称,而且对妇女不似前朝压制,因而民间风俗也比前朝开放,所以这胡姬身上穿得就有几分坦荡,许多肌肤就裸露在外。这对于市井间人本没有什么,星极却是个世家子弟,未经风流场面,见这情形,不免立刻脸红起来。急忙从胡姬手里抽回手腕,低下头,连声道:失礼!失礼!

    胡姬却看着星极只是笑。门口的昆仑奴见了,便冲着胡姬道:你在那里犯什么呆?还不快引各位客官落座!

    胡姬听了,朝昆仑奴翻了个白眼,便笑嘻嘻地引着三人在靠窗处坐了下来。不一时,各种时鲜菜蔬,精细肉盘便满满摆了一桌子。胡姬捧上酒来,与三人斟满,欲要劝酒时,燕观云摆了摆手。胡姬见状,便回身坐在了柜台里,不时朝星极身上望望,秋波频送。

    谢月清和燕观云见了,忍不住笑,说道:星极,你今日可是有福分。初到牡丹城便有人爱!

    星极斜眼瞅了谢月清一眼,红着脸说道:我又不是故意撞她,兄长何苦拿来取笑!

    燕观云便说道:这不过平常事,一笑过了吧。星极还小!

    谢月清便说:好好好!不取笑他了!来,咱们三个干了这杯酒,看看这京都的酒有何不同!

    三人一饮而尽。燕观云咂巴了下嘴,对着月清说道:滋味不错,确是陈酿!

    星极却直咳嗽,说道:太烈,全无甘甜!

    那边胡姬听见他三人说话,立刻捧了一**幽红的葡萄酒过来,与星极倒上。

    星极连忙抬头笑了笑,摇着手说道:不劳姑娘,我自己来便可。那胡姬笑着退去了。

    谢月清看那酒色剔透,笑道:‘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这个酒却甘甜,并无沙场气。说着拿起**来给燕观云和自己都各斟了一杯。

    正在这时,却忽然传来一阵杯盘碎裂之声,隐隐还有人再醉骂着什么。柜台后的胡姬站在那里,斜眼瞅了瞅楼上,皱起眉,脸上露出不悦。昆仑奴听了,立刻碎着脚步上楼去劝,不一刻却灰着个脸下来了。边走边说:唉!今日生意又要惨淡了!说着望了一眼胡姬。那胡姬却只摊开手,耸了耸肩。表示她也无奈。

    店里客人本就不多,楼上乒乒乓乓、嘈嘈杂杂一响,就更没有什么人了。原本半只脚跨进门来的客人,听见这响动,也都立刻转身换地方了。店里其他客人,也陆续离席。昆仑奴见了,不由得哭丧起脸来。那样子望起来既滑稽又可怜。

    那边燕观云见了,便问道:楼上何人吵闹?

    昆仑奴生怕这桌也离席而去,忙凑了过去,解释道:不瞒客官说,楼上是位大老爷。

    谢月清便问道:是什么样的大老爷,青天白日地要在上面摔盘子,不让你做生意?

    昆仑奴一脸为难,踌躇了片刻,才说道:是柳大人

    谢月清略一思索,半开玩笑地说道:不会是当朝太傅柳兰之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