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第01章母女共侍 > 网络原创 > 鸿燕零丁 > 第十七章 南郊老宅

鸿燕零丁:第十七章 南郊老宅

小说:鸿燕零丁作者:寻找大蝴蝶

    韦甸芳也笑道:物移其地,必生新根,气象自然也新。只不过不知道人移其地会如何?目下我二人俱是在江东所生,而后在会宁相合,今番又翻转至这赫赫有名的牡丹城来,不知心性与习惯也随着变化了多少!

    谢泊渔若有所思地笑了笑,正欲答话,谢星极却在一旁学着大人口吻说道:入乡随俗,恪守本心,聊度岁月,静看安好而已。

    谢月清说道:星极此言正好比从父亲口中说出一般。

    韦甸芳也笑了笑,对着星极道:兄弟两个数你古怪顽皮,不过这话确也说得惟妙惟肖,有谢大人风骨。

    说罢众人都哈哈笑起来。

    不一刻,一轮新月渐渐升了上来,树梢头花影绰绰。谢泊渔命人将庭院中灯烛字笼尽皆点上。顷刻间院落里光华满地,水波里斑斑点点,又有了另一番景象。谢泊渔坐在水亭边饮了两杯酒,兴致上来,便命月清星极二人作诗来抒发兴怀,表达志向。

    谢月清走到池边,抬头看了看月,低头看了看水,略一沉思,吟道:

    月出东枝照剑匣,水冷清秋映岁华。男儿不是花间客,乱敌阵里骑白马。

    谢泊渔听了,捋了捋胡须,说道:嗯,有点丈夫气概!说罢看向星极。

    星极从石凳上站了起来,也走到池边,学着哥哥的样子,抬头看了看月,低头看了看水,也故作沉思一番,然后吟道:

    月在天上鱼在水,风在南边雀在北。融融都是天地客,相安无事莫斗嘴。

    众人听了都笑。

    谢泊渔和韦甸芳相视一眼,也笑道:依旧顽皮。作的却是个打油诗。

    韦甸芳说道:他虽是玩闹,却也表露了他心性。最不肯看人打杀,只要天下太平,万物和美。

    谢泊渔摇头叹道:前些时我还让他随着燕兄去看杀人。想来终是本性难移。罢了,罢了!说着摆了摆手,略顿了一刻接着说道,星极这性子,其实和家兄有几分相似。只好文墨,温和友善,不肯与人争执,只要在纸笔之间安世救人。

    韦甸芳道:这不也挺好么?平平坦坦也是福分。

    谢泊渔想起了兄长如今的处境,忍不住叹了口气,说道:好是好,只是抬眼却见韦甸芳嘴角挂着温婉的笑意,便不忍令她烦恼,将后面的话打住了。

    不多时,月已到中天,寒气便升了上来。谢泊渔渐觉疲困,便说道:连日路途颠簸,你众人也都乏了。就各自回房歇息去吧。说着便和夫人起身回屋了,星极等人也陆续散去。

    第二日天一亮,谢泊渔便起床吃了早饭,换罢朝服,坐着马车,带了两三个随从,急急上朝述职去了。谢星极一张开眼见父亲已经入朝,便迫不及待地拉上谢月清,嚷着要到城里玩耍。

    韦甸芳上前叮嘱他二人道:

    天子脚下,王城之内,不比会宁,满街尽是达官贵人、王公贵族,切不可恣意玩闹。你二人在街上逛逛便可,不要招惹是非!

    燕观云在一旁说道:夫人放心!我随他两个一起去。

    韦甸芳说道:云伯同去,我自然放心!

    欲知后事,且看下回。

    到了谢宅前,众人下了马,谢泊渔亲自走上前去敲门。月清和星极扶母亲下了马车,跟随在后。不一刻,门开了。伸出头来的是谢府的老管家谢和。自上月得知谢泊渔一家要回京都,谢和便安排仆役们每日洒扫庭院,修剪花植,整顿屋宇,忙里忙外,不曾消停。如今见谢泊渔等人站在门外,心里颇为激动,连忙大开了门,上前请安道:

    见过二老爷、二夫人、两位公子!

    谢泊渔点了点头,一行人便进了门。下人们自是在谢和安排下,搬行李的搬行李,烧水的烧水,做饭的做饭,铺床的铺床。原本冷冷清清的庭院,不消半个时辰便有了烟火气息,热闹了起来,仿佛主人从未离开过一般。待众人沐浴完毕,洗了征尘,更了衣,用罢饭,谢泊渔便往堂上一坐,呷了一口茶,将谢府宅中所有仆从丫鬟叫到堂前,令见过了夫人和两位公子。至于从会宁带回来的一众仆从和护卫兵丁,也命谢和妥当安顿在府中。又拨了一个干净院落与燕观云居住。不多时,谢府之内便井井有条,来往有序。

    谢月清往年随父亲回过老宅数次,而韦甸芳和谢星极却是首次来京都。看看天光尚好,谢泊渔便带着诸人在庭院中随意走了走,略看看故园景致。星极见谢宅里许多亭阁楼宇,山石花木,便说道:这祖宅可真是比会宁郡守府深邃多了!要不是有人相伴着,搞不好是要迷路的。

    谢月清摸了摸星极的脑袋,笑道:也只有你这样的路痴才会在自己家里迷路。

    星极不服气地说道:兄长哪里话?虽然是自己家里,我却头一次来。跟去别人家有何两样?

    谢和在一边说道:有老奴在,如何便会迷了路?公子放心漫步。

    星极见谢和友善,便说道:谢和老伯,如此说来,那我可要放风筝了!

    谢和问道:如何便是放风筝?话没说完,见谢星极拔开腿,嗷嗷叫着窜到前面去了。

    谢月清笑道:风筝线在我手里,你要飞到哪里去?说着便追了上去。

    对于他二人的痴话,谢泊渔和韦甸芳并不理会,由着他们嬉闹。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