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笔趣库三七小说网 > 网络原创 > 鸿燕零丁 > 第十六章 锦囊偈语

鸿燕零丁:第十六章 锦囊偈语

小说:鸿燕零丁作者:寻找大蝴蝶

    那道人见谢泊渔面露疑惑,说道:吾师还言:‘世间攘攘,各有前途。此消彼长,原是定数。人若淡泊,自然明志。君莫疑虑,看后一笑,皆由它去。山高水长,花开叶落,终有归处。’

    谢泊渔见这样说,也就不那么当真了,一面将黄麻纸折起装入锦囊里,贴身放好,一面拱了拱手,笑了笑说道:贵师说的是。

    众人又坐了一盏茶工夫,看看时候不早,便相辞下山去了。道人相伴着送到山门外。待到半山腰时,谢泊渔驻足略一张望,见青石之上早已没有了那白猿,便接着往下走去。燕观云见状,说道:不想这道人留给大人的原是个哑谜诗。不过他倒是未卜先知,知道山间有个白猿在昼啼。

    谢泊渔说道:依这诗里的字句,想必是在提醒我前程略有坎坷,须要万事谨慎,莫亡羊补牢,事急而悔。我等回京之后,待人接物,皆须稳便,勿要急功近利。你不见他说‘人若淡泊,自然明志’么?

    燕观云回道:大人说的是。到了京都,天子脚下,我等自然须小心处事。

    二人说着话,不觉已到了山脚下。韦甸芳和谢月清正在营寨前极目相望,见谢泊渔等人终于归来,才松了口气,道:夫君如何去了这多时?倘若再不下来,我便只好亲自往山上去找你诸人了。

    谢泊渔笑了笑说道:这山路崎岖,夫人如何走得?你不见星极走得都脚疼了么?半天也不见他言语。

    星极拉住母亲的手说道:山间的路不好走,山上的水泡的茶倒是好喝。

    谢泊渔摇摇头,道:你这会儿又顽皮。

    谢月清在一旁抬头望了望天边的辉光,道:父亲母亲,天已黄昏,再不走时,恐怕要错过前方宿头。

    谢泊渔点了点头,命众人拔了营寨,整顿车马,趁着天色尚明,往前方客店赶去。

    有事话长,无事话短。不几日,一行人便到了京畿道上,远远地望见京都牡丹城的影子了。谢星极在马上大叫:快看!快看!巍巍王城,实在壮阔!

    谢月清在一边笑了笑,说:这有何大惊小怪!为兄前些年随父亲回京办事时,早都见识过了!

    星极一撇嘴:见过又如何!跟着父亲又不曾在都城里玩过许多时!

    月清笑道:当时一个人有什么好玩的?如今我们全家都到了京都,有的是时间四处游玩。明日安顿好了,我俩便和云伯一起四处看看,如何?

    星极笑道:这最好不过!还是兄长你最好!

    说话间,已到了牡丹城下。众人举目看时,但见墙垣高耸,沟河绵长。角楼之上,旌旗猎猎。城门之下,道路平阔。巡逻兵士,甲胄鲜明。来往客商,摩肩擦踵。繁华格调直逼人眼,大国气象溢入云端。一行人自西面的开远门而入,一路上经过了几处集市,看了许多繁华热闹。星极骑着马,恨不能顷刻间便拉着兄长消失在来来往往的人潮里。但是按照父亲谢泊渔的安排,众人是要出了南面的安化门,再走上半日,往郊外老宅而去的。因此,虽然玩心大起,也得耐着性子,等到来日再来细看。

    待到午后时分,日向西斜。众人悠悠地望见山影的时候,便到了老宅前了。抬头看时,一片青砖碧瓦,甚是古朴。黑漆大门上悬着一个木匾,上面写着谢府二字。两侧各挂了一盏大红的纱灯。石狮后的门联上书的是:江左世家曾居名人故里;终南新客方看圣贤都前。

    原来谢氏一门本是江东世家,后来星极的祖父在京都为官,便举家迁到了牡丹城。因见这南郊濒临终南,地广人稀,气象和美,有采菊望南山、悠然怀古人的乐趣,便向朝廷做了申请在此处购下了一块地,历时多日方建成了谢宅。因念怀故土,宅中景致,也多有江南风情。谢泊渔和谢赫渊兄弟两个过去的大部分时光都是在这里度过的。书房边上种着两棵老桂树,正是他二人少年时读书之所。后来星极祖父去世,谢泊渔又被发往会宁为官,在京任职的谢赫渊便和夫人两个一直住在此处。直到数月前,被党争之祸无辜牵连,贬谪去了琼崖岛,谢宅才空了下来。

    不过谢赫渊夫妇临走之时,留下了数十个仆役看护庭院。因此,谢泊渔一行此次归来,谢宅之内还算齐整,未有丝毫颓败荒凉之象。

    欲知后事,且看下回。

    谢泊渔见大殿里走出个道人来,便也行了个礼,说道:

    在下会宁郡前任郡守谢泊渔的便是,如今卸官回京述职,自宝山下而过,念及往事,便来贵处叨扰一二。

    那道人略作了个揖,说道:原来是谢郡守,山路劳苦,请至房内用茶。

    众人便跟着道人穿过大殿,在耳房里坐定。道童打来清泉,煮了新茶,一一捧与众人。方喝了一盏茶,谢泊渔便缓缓问道:敢问道长,当年宝观中有个极博学的尊者,甚是健谈,又长于占卜之术,不知现在何处?

    道人笑道:郡守所言,莫非吾师?

    谢泊渔道:敢问贵师尊号?

    道人说道:吾师俗家姓张,号玉明道人。

    谢泊渔道:记得当日那尊者曾自称姓张,虽未明言道号,想来便是这位玉明道人不假!

    道人亲手为谢泊渔添了杯新茶,说道:郡守来的不凑巧。吾师近年来行踪不定,常于天下间恣意游走。上月还在观中潜修,这月初便又出游去了。

    谢泊渔听了,与燕观云对视了一眼,轻叹了口气,说道:如此不巧甚是遗憾,今日拜会未得一见,再会却不知是何年月了。说着,便欲告辞下山。

    那道人却上前一步,从袖中拿出个锦囊来,说道:吾师走时,曾言:‘庭中风浮松柏,月照树下旧座,或有故人远道而来’,命我将此囊相赠。想来谢郡守便是吾师所言的故人了。

    谢泊渔见说,急忙接过锦囊,拆开来看时,见里面有一方黄麻纸,龙飞凤舞地写道:白猿昼啼山间客,飞花夜落无人时。明月影里有寒光,抬头见时泪已迟。一时不解。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