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下载看书免费软件 > 网络原创 > 鸿燕零丁 > 第一章 新官上任

鸿燕零丁:第一章 新官上任

小说:鸿燕零丁作者:寻找大蝴蝶

    方才本官所虑的其实并非谢泊渔所留下来的政绩和声名只要他乖乖地把郡守大印和兵符交出来就好,其他的倒不是什么难事

    大人有陛下任命在此,那谢泊渔就是再有本事,又怎么敢公然抗旨违命?费引鹤语气坚定,倒比何良羽更有信心。

    人都有恋栈之心,何况方今天下隐隐已有攘攘之势。何良羽再次将目光看向了天上的浮云,天下大郡,皆既有其土地,又有其人民,又有其甲兵,倘有一夫发难,恐天下将云泥倒悬,藩镇割裂

    大人言重了!以下官愚见,虽然天下大郡如今各有实权,但是却还没到那种时候。况且谢泊渔乃是世家出身,颇为重视声名,如何敢因权位交接而拥兵作乱?费引鹤不以为然地说道,以属下观之,谢氏此番必定不会多事,大人一到,定会乖乖尊旨让贤!

    如此,便最好。何良羽听了费引鹤的话,心中豁然。

    欲知后事,且看下回。

    初秋。溽暑渐消,凉风阵阵。

    大道的尽头远远地起了尘埃,一队人马缓缓而来。步兵士卒各个披坚执锐,骑兵也全副武装,威风凛凛。队伍前的号旗,迎风而展,露出一个大大的何字。队伍后的马车堂皇富丽,警卫森严,里面坐着身份尊贵的家眷。马车前面,一个为首的骑马男子,看起来四十多岁。虽然风尘仆仆,满面浮灰,却也掩不住他一脸春风得意马蹄疾的神情。

    大人,身后的一个灰袍幕僚驱马上前,举手微微一指,恭敬地道,前面便是会宁界碑,不出两日便可至会宁首府!

    如此甚好!何良羽微微仰头,望了望远处的浮云,回道,若不是前日雨骤,在驿馆里耽搁了两天,如今恐怕已到会宁城下了。

    大人新官赴任,天降甘霖相送,也是求之不得的福事!灰袍幕僚很是会说话。

    何良羽听见这话,嘴角微微笑了笑。

    大人就职之后,必能惠泽会宁满境,令一方繁盛清平!灰袍幕僚要将好话说到底。

    哈哈,承长史吉言。何良羽忍不住笑出了声,对于心腹幕僚费引鹤的这几句奉承言语还算受用。但是旋即,他的眉头却又皱了几皱,叹道,只是

    大人所虑,费引鹤敏锐地观察着何良羽的神色,莫非卸任之官谢泊渔

    谢泊渔何良羽语气顿了顿,望了费引鹤一眼,说道,只恐谢氏在会宁经营日久,党羽遍地,冥顽不训,令我一时政令难通

    旧官去职,人走茶凉;新官上任,持印立令,费引鹤说道,大人军政大权在握,坐镇郡府,威加辖内,何人敢造次?还请大人勿要多虑!

    话虽如此何良羽腮边一收,淡淡笑了笑,你可知这谢泊渔绝非等闲之辈?

    请大人详示!

    据闻谢氏少有才名,登科之后便放至会宁郡下,任居兰县令一职。短短数年,政绩卓著,多有升迁,乃至会宁郡守。何良羽说着望了望远处,接着道,自其官居郡守之位至今,已有十余年这十余年间,他可没清闲半日——变通税赋、扩大田亩、训练行伍、剿灭盗寇、安老扶贫、买马屯牛既彪炳政绩,又收买民心,一手执政,一手治军,令会宁满郡皆言其善,至于朝堂之上,也多有美名

    民心和政绩,皆需积累,费引鹤略一思索,谨慎地说道,假以时日,以大人之胸襟才略,何虑不能出其右?他捋了捋胡须,接着说道,至于朝堂之上,其兄翰林学士谢赫渊已经遭贬,其势已去,其名何能长久?

    朝堂之上,多年党争方才尘埃落定,如今李尚书遭逐,宋太尉得势,何良羽手里紧握着马缰,带着几分感慨之色,继续道,可怜谢赫渊身为翰林大学士,却如此不识时务,遭此牵连,毁了一世清名,垂老之际被贬至恶土琼崖可叹!可叹!

    谢赫渊不过一介老朽书生,顽固而不知开化,怎如大人审时度势、高瞻远瞩?费引鹤立刻附和道。

    如今朝廷之上,伴君如伴虎,形势瞬息万变。若不懂得点机变,如何能立于不败之地?何良羽说到这里,轻轻地笑了笑,转而又道,不过话说回来,再晓得机变,立于朝中也难免步步惊心,怎如在地方上任一大吏,来得自在!

    大人说的是!费引鹤道。

    此次能出任会宁郡守,也多亏了宋太尉抬举。何良羽引颈朝远处看了看,似乎是想望望会宁城的轮廓,但却只望见高高低低的山丘和绵延不尽的绿林,不过这并没有影响他的心情,他笑了笑,接着道,虽略费了点周折,终究还是拿下了这个肥缺!

    也是大人福荫所至!

    如今的形势,选边站是不可避免的,何良羽摆了摆手,道,最重要的,是站在哪边。站对了,前途坦荡;站错了,万劫不复。

    大人所言甚是!

    宋太尉如今甚得皇上宠信,威权并重,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可是许多年前,谁又能料得到呢?何良羽一时心情不错,不免多说了几句。

    这么说太尉大人当年也曾有困顿之时?关于朝廷权贵大臣的旧闻,费引鹤却知道的不多。

    太尉大人的旧事谁敢妄议?何良羽看了费引鹤一眼,说道,只不过,他从一介布衣到登上朝堂权位,倒的确有几分传奇色彩,非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明白的何良羽略顿了顿,接着道,如今我等既投在太尉大人门下,仰仗着太尉的权柄,还是不要对太尉大人的出身刨根究底比较好!

    是,属下明白!费引鹤于是也就不再多问。

    何良羽沉默了片刻,终于又将话题转了回来,与费引鹤谈了些会宁的民俗风物、奇观景致,最后才说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