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笔趣库三七小说网 > 神话小说 > 我就是魔神 > 第二十九章 话当年

我就是魔神:第二十九章 话当年

小说:我就是魔神作者:云影晓晓

    管事慌慌张张的赶来:拜见师叔。

    怎么会有筑基期的师叔来这里?

    你们都散了吧,以后我们就住这里了。

    管事忐忑不安地离开,私下里把苗圃的弟子都好好教育了一遍。

    老大直接走进了屋子,宝儿用清洗术把屋里收拾了一下就去忙着搭建自己的屋子了。

    这里的屋子都是单间,她可不能跟老大住一个屋。

    宝儿来到后山,砍了几棵树直接扛到了苗圃,一路有看到的外门弟子都赶过来帮忙。

    于是,宝儿坐在屋里喝茶,悠闲的看着外门弟子在那里盖房挖坑的忙的热火朝天。

    不到一个时辰两间屋子、一个地下室就建好了。

    宝儿给他们每人一**补气丹,众弟子欢天喜地散去了。

    宝儿憋了一肚子的疑问这时候终于可以好好吐出来了。

    老大一提起小白仍是恨得咬牙切齿。

    原来老大根本不是去会友,他在崖底遇到了师尊,是被师尊要挟着离开了崖底。

    这便不得不说一下老大、师尊、九儿三者之间的关系了。

    老大和九儿是一个村的,都死了爹妈,从小就在一起乞讨过活。有一天他们在街上救了奄奄一息的豆芽菜,这个豆芽菜就是幼年的师尊。

    老大没有名字,他是三人之中年纪最大的,就当仁不让地做起了他们的老大,负担起照顾他们的义务,每天睡得最晚起的最早,讨到吃的都是两人吃过后她才吃。3年后豆芽菜个头超过了老大讨饭能力也超过了老大,他开始主动照顾他们,老大总是不服气要跟他对着来。

    后来他们遇到天竹门选弟子,三人都有幸通过了灵根测试:豆芽菜是水系单灵根,九儿是水木双灵根,老大是火木水三灵根。再后来豆芽菜去了气宗,老大去了丹宗,双灵根的九儿主动选了丹宗,说不想离开老大。豆芽菜和九儿灵根优良又日夜苦练,5年后已经是炼气期六层和炼气期三层的修为了,而老大却是修炼了三年才刚能感知到灵气。期间豆芽菜经常指点老大,此时老大不得不服气豆芽菜确实比他厉害,慢慢接受了豆芽菜对他的照顾,但对于老大的称呼却始终不肯让步。

    十年后豆芽菜筑基成功,见识过雷劫威力的他担心老大抗不过筑基时的雷劫,就把他筑基前他师傅空空大师给他的避雷灵针送给了老大。九儿对老大的隔阂就是这个时候产生的,她进了灵丹阁后受到各位师兄师姐们的喜爱,时间久了就多少有些看不起资质差的老大。谁想到几年没见他已是练气期六层的修为了,而她也才刚炼气期七层而已。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豆芽菜给了他很多有助于修炼的法宝,她觉得以他的资质根本不配拥有豆芽菜的偏心。于是她开始暗地里处处找老大的麻烦。那段时间老大过得很辛苦,被冤枉被孤立是家常便饭,次数多了老大也知道是谁在使坏,但他也知道没有人会站在他这边,就尽量躲着九儿,心里却是已经恨上她了。

    25年后,九儿筑基了,被雷劈的面目全非,虽说后来经过多番治疗容貌已经基本恢复,但她还是恨老大,恨他拥有豆芽菜给的避雷灵针。

    于是她就约老大到后山说她经此一劫领悟了,要跟老大和解,并把他们他们一直在争的领事之位让给他。这个领事宗主本来就是预备给老大用来笼络人心的:你看人家一个三灵根花了区区25年就到练气大圆满了,你们要加油哦不能放弃哦!但是他耐不住自家小徒弟软磨硬泡,就答应了两人进行投票选举。这自然是放水了,谁不知道老大人缘奇差。

    老大是不稀罕那个差事的,更何况还是别人让出来的,但说到底还是跟九儿有过共患难的情谊,她受伤后老大也一直没找到机会去看她,再加上她又说想通了,老大犹豫了半响还是去了。

    于是,老大就掉了崖。

    后来豆芽菜把九儿打成重伤损了她的根基,使她三百年过后修为停留在筑基大圆满,再难有所突破。

    而掉崖的老大被摔断了腿,他怕九儿下去看他死透了没有,就布上了豆芽菜送给他的保命用的牛逼哄哄的**阵,把下来寻找的豆芽菜糊弄到了另一个方向去。

    受了伤的老大心灰意冷,在崖底养好伤后发现自己根本没法上去,就只好乖乖呆在这了。

    幸好崖底灵草多,他每天修炼之余炼炼丹日子倒也过得不错。

    一晃三百年已过,老大筑基后也上去过。知道了他掉下来的那一年仙魔大战整整一个月,修仙界死伤无数,无数大能凋零,宗主长老也都死绝了,最后逃过一劫的就只有一小波当时筑基的优良弟子,如今都已开山立派;也知道了九儿如今已是九级炼丹师,整个天竹门都离不开她;知道豆芽菜长成了师尊,已是五竹峰的峰主。

    他觉得这样挺好的,至少大家都还活着。

    安顿好了方正,宝儿打算去找老大问清楚小白的事。

    她找了一圈都没找到老大,只好去五竹峰的聚灵殿。

    希望老大不是跟师尊在一块,自从上次被师尊鄙视后,宝儿就有些怕他。

    宝儿刚走到正殿门口就被老大一阵风地扯了进去。

    师尊正坐在正中间的椅子上,皱着眉头喝茶。

    那,以后宝儿跟我一块住就行了。老大气鼓鼓地向师尊吼道。

    师尊头都没抬:她修为太低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