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神话小说 > 山海横流 > 第四十六章 惊变

山海横流:第四十六章 惊变

小说:山海横流作者:逢不识

    然而这一等,就等了将近一个多月,从十月初,一直等到十一月,富平的攻城战仍旧没有停歇,草军的援军更是源源不断地开赴富平,一副誓死拿下富平的势头,让尉迟槿不由得担心了起来。

    可是她的一千多人,现在别说前去援救,光是冲到城中都是难事,即便侥幸冲了进去,那个时候还能剩下多少人,又能起到什么作用呢?

    因此她不得不按捺住心中的不安,继续等待起来,只希望朱璃他们能抗得住,眼看快到年关,而且富平的气温在深秋、初冬时节,降的比较快,只要再扛一段时间,草军就无法继续保持这样的势头了。

    他这么一开口,倒是吓了朱淳、郑氏两人一跳,夫妇两人立刻瞪大了双眼,瞬间变得有点痴傻了起来。

    两位大人,恍恍惚惚、犹在梦中,虽然他们和朱璃三年没见了,可朱璃满打满算也才十六岁,你见过十六岁的刺史吗,反正以他们两个的见识,是肯定没见过的。

    就在他们一副晕乎乎,如踩云端的状态下,朱璃将三人迎进了大营,等坐定之后,这才将事情原委说了一遍,朱淳、郑氏听完,就好像梦游一般,自己的儿子,那个傻直的少年,竟然当了那么大的官,可把二人惊喜坏了。

    二人可是泥腿子出身,虽然朱淳练过点武艺,有点见识,可他那点见识,也经不起天上掉下个刺史来的惊喜啊。

    不提二人惊喜交加、自豪无比,单说布袋和尚怎么会正巧救了朱璃的父母了呢。

    这个和尚可不是光吃饭不干事的人,他既然答应了高肃的请求,自然不会说话不算数,他在高肃那里又讹诈了些钱财,就一路南下向着长安方向而来。

    他想着自己这样的身份,前去投靠联军,人家肯定不收,既然朱璃是和草军交战,他不如就投靠到朱璃的对手军中,只要密切关注着朱璃的动向就好了,这样或许更能照应朱璃的安全。

    可是他投身草军不久,又是和尚,身份自然有些超然,恰逢李彦章卖了朱璃的父母、朱温设计要除掉朱璃,他就想着自己了断因果的机会来了,本来他准备趁着朱璃危险之际,顺手帮他一把的。

    可他没想到朱璃竟然这么生猛,竟然一个人就干翻人家五个,顺带后来又宰了一位重量级的大将,剩下两个看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

    这样一来,他就没机会救朱璃了啊,不过他随后就将主意打到了朱璃的父母身上,凭借他的草军的身份,再加上他的身手,自然手到擒来,无惊无险地将朱璃父母救了出来。

    朱璃见父母被救了出来,十分开心,对布袋和尚百般感谢,大和尚倒是不客气,来者不拒,他那个破口袋十分神奇,无论多少金钱塞到里面,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简直就是无底洞。(关于布袋和尚的传说中,对他的布袋,确实有这个说法,并非笔者杜撰)

    父母待在军中不合适,朱璃就写信给郭奇佐,让他派人过来将自己的阿郎、阿娘接到朔州去,顺便也让凝儿那个丫头去了心结。

    父母在身边,朱璃自然再也不惧朱温使坏。

    草军、联军的对峙愈发激烈起来,朱璃建议郑畋对敌人实展疲劳战术,草军阵营中,每到夜间,熟睡的草军卫士、以及各级军官,就会被一阵敲锣打鼓的声音给吵醒,等他们组织好人手,前去追击的时候,始作俑者的联军战士早就跑了个没影。

    三番五次,面对这种情况,朱温将麾下分成三波,轮流休息,休息之人,耳朵中塞上棉絮,即便外面天塌了都吵不醒他们,这才化解了朱璃的疲劳战术。

    俗话说,来而不往非礼也,联军频频动手,草军也不甘示弱,草军散布谣言,说朱璃原本就是草军一员,如今他身在联军心在草军,早晚必会背叛联军,帮助草军打败联军等等,说得有鼻子有眼的,让人不得不怀疑这件事情的真实性,更何况合伙的生意本就难做,更何况是和一些坏得流脓的军阀合伙。

    面对他们的谣言,朱璃化解得更加简单,单人独骑到草军大营门前搦战,连挑草军数员悍将,这份投名状的分量,致使草军的谣言不攻自破。

    双方你来我往,奇谋跌出、手段无尽,斗得个风风火火。

    时间,转眼来到了中和元年十月。

    联军战士久战无功,时近寒冬,又没有其他军阀前来加盟,再加上大军粮草不足,郑畋决定对于麾下士卒的军饷减半发放,当然他针对的只是凤翔军,毕竟各个节度使都是一个独立的军事集团,郑畋虽然是行营都统、联军统帅,也管不到他们军政。

    对于郑畋的决策,其他节度使可不知道。

    十月中旬,时任凤翔军行军司马的李昌言,利用大部分士卒,不满郑畋减少饷银的态度,唆使他们跟随自己起事,凤翔军中发生了哗变,无数卫士围拢节度使大营,向郑畋逼宫。

    事发突然,警觉自己做了一个错误决定的郑畋,悔不当初,可是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大军哗变,凤翔军作为抵抗草军最重要的两支大军之一,骤然失去了作用,南伐黄巢、打进长安勤王的初衷,很可能就因为他的这个决定而失败,一想到这些,郑畋整个人都心灰意冷了起来。

    他不希望曾经的麾下,因为李昌言的挑拨而自相残杀起来,毕竟凤翔军可是郑畋一手创建起来的,也是他担任凤翔节度使这段时间的全部心血,怀着这种复杂的心情,他当众让李昌言立誓,只要对方保证誓死南征勤王后,就将节度使的职位让给了对方,只身出走了。

    等朱璃等人知道真相后,大势已去,联军军力骤然消减近半,事实无法挽回。

    众人对于郑畋还是有信心的,但是对于新鲜出炉的李昌言,可是一点敬意都欠奉,而刚刚当上节度使的李昌言,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也不会捧着热脸去贴别人的冷屁股,对于其他节度使的漠视,这货很有性格地带兵走人,根本无视自己当初对郑畋的承诺。

    联军在渭南解体,李昌言带着凤翔军,赶回凤翔,而联军剩下的诸人则由于军力兑减,被迫撤往富平。

    富平乃关中赤县,治所义亭城,城墙高大厚重,城中粮草富足,确实是联军眼下应付草军最好的驻点。(唐朝县分等级:赤、次赤、畿、次畿、望、紧、上,中,中下、下十个等级,赤县为最大的县。)

    草军追击到富平,看到义亭那高大开阔的城墙,也只好驻扎在城外,不敢贸然攻打,虽然凤翔大军开走了,但城中少说还有数万大军,而且攻城战,伤亡比例太高,无论是朱温,还是孟楷都不愿意付出这个代价。

    然而他们不愿意,有人却不乐意了,黄巢严令朱温、孟楷两人,年前一定要将这些勤王军赶出关中,否则他睡觉都不踏实,为此还增员了数万大军给二人。

    义亭攻城战在黄巢的命令到达之后,就爆发了,无数草军扛着云梯、推着攻城槌冲向义亭大城,四面城墙全部有草军攻城,城墙上联军同样不甘示弱,富平乃大县,非常富裕,粮草自然不会短缺,在没有粮草短缺的情况下,朱温、孟楷竟然还敢攻城,他们倒是乐见其成。

    一时之间,城头之上,万箭齐发、滚油连绵,檑木、大石更是络绎不绝地从天而降,哭爹喊娘的哀嚎声、呐喊冲锋的喧嚣声,刹时就响彻长空、震动四野,更有甚者,根本连声音都来不及发出,就被砸成肉饼。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