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最强丹神 小说 > 神话小说 > 山海横流 > 第一一四章 请战

山海横流:第一一四章 请战

小说:山海横流作者:逢不识

    李罕之此人,十分残忍,由于自幼家贫,童年十分不幸,还被迫当过和尚,练就了一身好本领,也许是幼年的阴影,让他心理有点扭曲,为人十分残暴,打架斗殴更是常事。

    陈珙等人一出现,他甚至都没让别将去试探一下,就策马奔出了本阵,大喝道:陈璠这个缩头乌龟,终于顶不住了吗,你们谁先上来送死?

    陈珙闻言,不满地道:李罕之,你未免太猖狂了吧,战都未战,就敢断言我们是来送死的,未免也太觑我们了。

    李罕之闻言,大笑一声:哈哈,我是不是猖狂,有种上来试试便知,我的镔铁大棒,可早就饥渴难耐了。

    这李罕之果然很狂,陈珙冷哼一声,同样嚣张地道:你还不配同我交手,先赢了我的别将再说。

    说完,陈珙就转头看向杨再兴,这也是他们早就商量好的,除了朱璃、杨再兴两人,他们一方,谁上去试探都不保险,朱璃最终决定,还是让杨再兴去掂量一下李罕之。

    对于朱璃的这个安排,杨再兴十分满意,早在雍凤里,朱璃说李罕之不下于他时,他就十分不服,如今终于逮着机会,验证一番,怎能不高兴呢。

    当然,他也有自己的心思,他要借由这个李罕之,让朱璃看看,是他杨再兴勇猛,还是李罕之彪悍,只要挑杀了这个姓李的,想必就能让朱璃刮目想看了吧。

    一念至此,杨再兴毫不犹豫地策马奔出本阵,长枪一挥,指着李罕之道:姓李的儿,快快出来受死。

    李罕之一看,感化军出战之人,竟然是一个浓眉大眼、面若虎豹的大将,一看就是个猛人,心中满意,镔铁棒一挥,回应道:好啊,那就让李某看看你这家伙,到底有何能耐。

    二人一个急于向朱璃证明自己的强大,一个天性就好斗,可真是王八对绿豆,一拍即合,杨再兴,策马疾驰,挥抢便刺,长枪如龙、飞刺如虹。

    正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看在李罕之的眼中,杨再兴无论气度、时机、速度都把握得恰到好处,一看就是个高手。

    杀掉几个三脚猫有什么意思,只有旗鼓相当的对手,才能激发大将的战意。

    杨再兴显然不是弱者,让李罕之十分振奋,只见他丝毫不敢怠慢,打马跃起,一棒横天,只听乓的一声,枪棒相击,李罕之一棒荡开杨再兴的长枪,只感觉手臂一颤,有些微麻,从那长枪上传来的力道着实不,竟然和他不相伯仲,心中非但不惊,反而更加兴奋。

    而杨再兴的蓄意一刺,毫无成果,通过李罕之镔铁棒上传来的反震之力,瞬间意识到对面之人,果然不凡,他同样收起焦灼、求证之心,凝神以待起来。

    茅山,自古就有上清宗坛、第一福地等美誉。

    山景秀丽,峰掩泉涌,山中九峰、十九泉、二十六洞、二十八池远近驰名。

    相传,汉末有茅家三兄弟在山上修行,最终功参造化、位列仙班,因此,后人建三茅道观,称其为三茅真人,称此山为三茅山,随着时间的流逝,三茅山最终演变成如今的茅山。

    李罕之就驻扎在茅山九峰之一的丁公山西侧,而徐州感化军的陈璠,则驻扎在丁公山东侧,陈璠处于守势,李罕之处于攻势,不过,陈璠据险而守,李罕之一直也没能奈何得了他。

    春回大地、万物复苏。

    隆冬终于过去了,对于向来喜欢争强斗狠、四处乱窜的李罕之来说,这一个冬天,可着实把他憋坏了,现在只觉得手痒难耐、浑身不得劲,索性无事,还是再去撩拨一下陈璠吧,看看能不能把这个老乌龟,从他那乌龟壳里勾引出来,李罕之如是地想着。

    想做就做,带上五千人马,李罕之就趾高气扬地来到陈璠大营门前。

    感化军的大门紧闭,让李罕之十分扫兴,难道今天又白来了吗?

    白跑一趟,他岂能甘心,李罕之面沉如水,即刻发动麾下的卫士,开始骂阵。

    随着李罕之的一声令下,草军无数卫士,立刻化身为无脑泼妇,扯开嗓子,热烈地问候起陈璠的七姑八姨、九宗十五祖来,一时之间,污言秽语啸冲云霄,滚滚涌向感化军大寨。

    外面又传来草军的叫骂声,徐州感化军的卫士,这么久以来,竟然习惯了,听着对面敌人问候陈璠的列祖列宗,他们一点脾气都没有,有甚者,竟然还听得如痴如醉、面露诡笑。

    被人骂,总比被人杀要好的多,这是徐州卫士现在一致的想法,自从十余位号称徐州猛将的将佐,被李罕之一棍砸成肉泥后,他们就不得不这么想了。

    整个徐州大营,最憋屈、最羞恼的人,当然还是陈璠本人。

    此时,他正一脸阴沉、眼神不善地坐在大帐之中,左右牙兵、牙将,连大口呼吸都不敢,生怕一个不好,就被陈璠派出去送死。

    正在这个时候,大帐之外,一名六尺有余、彪悍、昂扬的大汉,义愤填膺地前来拜见。

    这人正是抵达这里不久的陈珙,陈璠大帐之外的牙兵,一看这家伙的装束,就知道这人是个校尉,不过也没有拦他,任他走进了大帐。

    这个时候谁敢触碰陈璠的霉头,这家伙不开眼,就让他进去碰得头破血流也好,免得自家的兄弟们,末了还得受罪。

    陈珙轻而易举地进入了大帐,抬头一看,只见陈璠一脸阴沉的坐在帅位上,眼神不善地向自己望来,不待对方怒叱出口,他就连忙拱手道:将军,草贼猖狂,满口不堪,属下愿为将军出战李贼,请将军准许。

    陈璠一看进来个不开眼的,本待迎头痛骂对方一番,消解一下心中的烦闷;不料对方开口就是请战,这倒是引发了他的好奇。

    抬头看去,只见面前之人六尺有余,一脸精悍,随着大营之外,那不堪入耳的唾骂声,来人的脸上,悲愤之色愈发浓郁。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