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笔趣库三七小说网 > 神话小说 > 山海横流 > 第一零八章 摊逃税

山海横流:第一零八章 摊逃税

小说:山海横流作者:逢不识

    吃完饭,郎也有了精神,看向朱璃等人的眼神,说不出的感激,他从未想过这些高高在上的贵人,会接济于他,他只是饿极了,想出来找点吃的。

    你怎么饿成这样,镇上就没有人家有吃的吗?朱璃眉头微皱,好歹也是乡里乡亲的,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一个乡亲,直接饿死,没人理会吗?

    郎怯怯地看了几人一眼,终于开了口:都没有,官府将所有的余粮都收走了,大家只能躺在屋里挨着,饿了就揉几个雪团应付,这样能多坚持一些日子。

    所有的粮食都收走,官府就不管你们死活了吗?严可求不解,插口问道。

    郎有点怯懦,转头偷看了他一眼,声道:没办法管,听说感化军又开战了,军粮是不能拖欠的;还有,就是我们上交的只是我们应该交的。

    应该交的,什么意思?朱璃不解。

    就是我们的收入,都用来交税都不够。少年怯懦,说话声音都更低。

    收入全部用来交税都不够,什么税这么重,这真是一个地方父母官,能干出来的事情吗,若真是如此,不得不让人怀疑,这感化军节度使时溥,是不是想让百姓自杀。

    疑惑的自然不止朱璃一人,其他人也同样十分困惑,严可求皱着眉头,开口道:为君之道,必须先存百姓,若损百姓以存其身,犹割股以啖腹,腹饱而身毙。

    开国之初,大唐以《租庸调法》为收税标准;安史之乱爆发后,由于户口大量流失,土地兼并严重,德宗采纳杨炎的建议,从田而税,俗称两稅法;据严某所知,无论是《租庸调法》,还是两稅法,都不曾出现过,让百姓的全部收入、都用来交税都不够的情形啊,除非严可求似乎想到了什么,欲言又止。

    见大家不相信自己,郎有点惶恐,生怕被当做扯谎的坏孩子,连忙出声提醒道:先生没有听说过摊逃税吗?

    摊逃税?朱璃神色愈发疑惑。

    可这三个字一出,朱璃一行中的好些人,神色巨震,脸色立刻煞白了起来,给人一种心有余悸的感觉,严可求也是这副模样。

    先生知道这种税?朱璃皱着眉头,看了严可求一眼,狐疑地问道。

    严可求自然是知道的,他们父女就是因为不堪这种税务的拖累,才沦落成黑户的,到了最后,不得不沿街乞讨,才勉强活了下来。

    狠狠地吞咽了一口吐沫,严可求低沉地道:将军,这种税务,在大唐前期就出现过,只是到了后来,越来越严重了。

    究其根底,是土地日益兼并的后果,土地兼并严重,让百姓的赋税越来越繁重,到了最后,只能落得个无以为生的下场,这个地方活不下去了,百姓只好背井离乡,化作逃户。

    不错,贞观之治以后,逃户就没杜绝过,可地方官府根本不管这些,为了保质保量地收足赋税,官府就将逃户的课役,分摊给邻伍来负担,这种赋税就被称为‘摊逃税’,摊逃税的实施,也迫使大唐的逃户越来越多,百姓越来越穷困。韩中接过严可求的话,继续补充道。

    朱璃闻言,久久无语,难怪留在镇上乡人,生活如此困苦。

    当初遭受兵灾,镇民逃走了几乎十之八、九,试想一下,百姓原本每户上缴一石粮食,就足够抵税;可九成的人逃走之后,他们就需要上缴十石粮食,才算足税,赋税暴涨十倍,不饿死才怪。

    说起来,这些乡人这么困苦,也有自己一家的原因,让他感到十分愧疚。

    可根源却不在逃走的乡人,而在地方官府,不过现在还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怕是镇中残留的其他乡人,遭遇的境况也不会太好吧。

    朱璃不敢怠慢,立刻吩咐杨再兴、荆铭二人,带领近百鬼武士,到附近比较繁荣的城镇去买粮食,同时让申及、许戡二人探查一下镇,统计一下,还有多少乡人留在这里,并亲自带着尉迟槿前去安抚、探望一番。

    虽然这些乡人,几乎都不认识他了,他也叫不出对方的名字,但这些人,毕竟都是他的乡亲,打着骨头连着筋的关系,他必须要管。

    忙碌了一、两天,镇剩余的五、六十个乡亲,总算吃饱、穿暖了,也有了一丝生气,朱璃这才放下心来。

    破旧残败的院中,朱璃看向严可求,认真地道:先生,我的这些乡人,当初都逃了,后来竟然又回来了,显然是故土难离所致;我无法将他们带离,若是放任他们待在这里,最终的下场,肯定很凄惨,我该如何救助他们呢?

    严可求闻言,眉头微皱,拱手道:将军,感化军节度使乃是时溥,此人残暴、诡诈,更有陈璠等贪吏助纣为虐,若想改变这些百姓的生活,非杀时溥、陈璠等人不可,否则,即便将军能救助他们一时,也必然不是长久之计。

    朱璃面色阴郁,却不得不承认,严可求说的极有道理,根源既然出自官府,那就只好给百姓换个父母官,这才是治本之道。

    朱璃沉默,显然认同了他的见解,于是严可求继续道:属下曾闻,去年,前武宁节度使支详,派遣时溥、陈璠等人西进关中,镇压草贼;大军行至河阴,时溥矫支详之命,屠戮河阴、袭掠郑州,随后回军彭城,逼走支详,自称留后,可见这人绝非善类,有这种人坐镇徐州,徐州百姓焉能不苦,只要其人在位一天,徐州百姓就别想好过。

    徐州,古称彭城。

    北接兖州,东临沂、泗二州,西连宋、毫两地,南望濠州,隶属河南道。

    徐州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后世有五省通衢、东方雅典之称,更是汉高祖刘邦、楚霸王项羽的故里,浩浩华夏,曾有九位帝王出身徐州,因此徐州又有九朝帝王徐州籍之说。

    为了重温故土的温馨,朱璃过泗州而不歇,直奔徐州而去,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这里都是他的故乡,乡土情深,无法割舍。

    丰县雍凤里,朱璃的祖地,这里原本是个镇,可现在却是断壁残垣、十室九空了。

    偶尔有衣着褴褛、满脸菜色的乡人,偷偷地探出头来,向着朱璃等人张望了一眼,又迅速地缩了回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