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神话小说 > 山海横流 > 第一零六章 投石弄波

山海横流:第一零六章 投石弄波

小说:山海横流作者:逢不识

    江都爆了,一石激起千重浪,进驻江都的各方大将,人人自危,又骤然升腾起滔天的怒火,和无穷无尽的猜疑。

    当天晚上,高骈的假子、海陵镇将髙霸,就在洗澡的时候,被人活活闷死在浴桶中。

    一向无法无天、肆无忌惮的秦彦,在府中花园饮酒作乐时,被无数羽箭攒射袭击,虽然被牙兵、牙将拼死救下,却身中剧毒,眼看无救了。

    而刺杀秦彦的数百名死士,大部分人都及时逃匿不见了,不幸被抓的人,也立刻咬舌自尽了,线索无从查起,不过通过蛛丝马迹,矛头直指高澞。

    同一时间,聚在一起的毕师铎、郑汉璋等人,突然中毒,若不是女巫王奉仙恰巧在他们身边,立刻确定了剧毒成分,并迅速给他们服下解毒药丸,他们的下场恐怕不会比髙霸、秦彦好多少。

    此事仅仅过去一天,高骈的侄子高澞,一个被众多镇将拥护着、准备接替高骈执掌扬州的大好青年,入睡时,卧房突然起火,亲近牙兵赶来救援之时,却被身着同样制式铠甲的面生卫士,逐个击杀。

    最后搞得人人自危,所有人就眼睁睁地看着大火越来越大,却没有人敢越雷池一步,高澞和他的爱妾,就这样,在亲近牙兵、牙将的注视下,被烧成了焦炭。

    高澞、秦彦、王朗三人死后,毕师铎强硬地接掌了他们的麾下,顺势控制了江都四门,一边打压着各个心怀不轨的镇将,一边将供奉楼中,仅剩不多的财物拿了出来,平分给各方镇将。

    江都就在如此混乱、血腥之中,来到了十二月十五。

    早上,旭日东升,圆月未逝,天现二日之象,引发了很多人的不安。

    原高骈府中,毕师铎、郑汉璋、张神剑、朱璃等人汇聚一堂,面对眼下的局势,毕师铎等人面露愁容,毕师铎缓缓地开口道:如何处置高骈,难道就这样囚他一辈子吗?

    张神剑、郑汉璋面色复杂,毕竟他们都是高骈带出来的兵,若是对高骈采取了过激的行为,肯定会被人戳脊梁骨的;可若是就这样一直囚着高骈,他们自己都不放心,这些人,骨子里对高骈还是有着一丝惧意的,那是高骈积威已久的必然结果。

    如此一来,几人不约而同地望向女巫王奉仙,每每这个时候,王奉仙都能给出最正确的指示,这帮人的神情,让朱璃看得皱眉不已,却不方便说什么。

    不过,对于女巫王奉仙,朱璃相当没有好感,毕竟曾经有个女巫刺杀过他。

    这倒还是其次,毕竟不能因为有类似职业刺杀过他,他就恨上所有人,问题是他带着后世的思想,根本就不迷信这些神神叨叨的东西,看着王奉仙一副神圣无比的神棍模样,他都想立刻给她两巴掌。

    不过,最终他也没有付诸于行动,毕竟人家跟他没冤没仇,占扑算卦,也是一种生活方式,他自己可以不信,去不妨碍别人相信。

    王奉仙看着几人的神色,镇定自若,似乎早有预料,只见她手一伸,就摸出六枚铜钱,双手互相捂合,将铜钱握在其中,三甩三颠之后,突然向着面前的桌子上一丢。

    六枚铜钱,不断滚动,直到全部停了下下来,王奉仙才一副虔诚的模样,凝视过去。

    只见她眼神骤然一阵收缩,神情突然变得极为凝重,颤声道:上坤下离,日沉大地,此乃明夷之卦。

    离者火也,火即日也,坤者为地,地在日上,此乃下下之卦。

    今日正逢天道警世,早上出现二日竞天之象,如此一结合,大事不妙;若是将军问卦前程,卦主二主不共立,否则扬州必有大灾。

    毕师铎闻言,神情大变,王奉仙数次为他卜卦,帮他度过无数灾难,他对于王奉仙信重非常,自然不会怀疑她的说辞。

    王奉仙察言观色,心中有底,佯作恳切之状,继续道:将军必须当机立断,生祭高骈,内修德政,韬光养晦,方可免除扬州之灾厄,还请将军及早决断。

    毕师铎皱着眉头,分别看了张神剑、郑汉璋二人一眼,心中暗道,既然他和高骈不能并存,那么该死的人,绝不可能是他毕师铎,如此看来,只好让高骈去死了。

    对于王奉仙的能耐,张神剑、郑汉璋也颇为佩服,站在毕师铎的立场上,有些事情,他们现在不做也得做了。

    他们哪里会想到,这个一直尽心尽力的女巫,此刻正欲借他们之手除掉高骈,明夷之卦,其责君子于斯世,哪里管什么不能并存之事,王奉仙明明半真半假,正在忽悠毕师铎等人。

    朱璃有心出言揭发这个神棍,可看看旁边陈珙那双赤红的双目,想想他与高骈之间的恩怨,只能暗叹一声,这是高骈自己造的孽,那就让他自己来偿还好了。

    江都,现在乱成了一锅粥。

    先是以秦彦、毕师铎等人为首的地方镇将,囚禁了高骈。

    而以高澞为首,亲近、愚忠于高骈的部分扬州大将,对此表示极端的不满。

    继而又有秦彦先一步进入供奉楼,准备将高骈聚拢的财物据为己有时,骤然发现大部分财物不翼而飞,丢失者十之七、八,让他十分震怒。

    可是看在其他镇将的眼中,这货明明就打算贼喊捉贼,不想将财物拿出来,平分给大家。

    因此,秦彦彻底同其他镇将有了隔阂,甚至,就连其好友毕师铎,都暗中规劝他不要独吞财物,可事实上,他百口莫辩。

    关于供奉楼财物丢失,叛军镇将瞬间分成两股,再加上以高澞为首的一股人马,三股人马相互怀疑,暗自戒备,形势空前紧张,江都城中风声鹤唳、一触即发。

    于此同时,扬州城中,以及整个扬州地区发生了一件怪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