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新笔趣阁免费完本小说 > 神话小说 > 与鬼谋宅 > 第一百零五章 再遇陈佩佩

与鬼谋宅:第一百零五章 再遇陈佩佩

小说:与鬼谋宅作者:波斯鸢尾

    后来啊,南山度假村就是请了这个玉山道人。嗨,就大白天,当着那么多顾客的面,手这么一伸,就把那鬼给凭空抓显了形。穿着纯白色的裙子,面色惨白,头发披着,跟贞子一样!

    我的天!凭空抓出来的?

    对啊!人家当然掐了个决,就那么一念咒,那个女鬼就当场魂飞魄散了!前后也就是一分钟的事情。

    那是!我还听说,这玉山道人是踩着剑飞走的。你说,是不是神人?

    你这么说我还真的想见见。

    牢画没想到陈佩佩居然会是刘梅的表妹。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表姐妹都是一个德行,实在是无聊的很。听到那人群里对玉山道人的吹捧,她倒是觉得有些意思。能够御剑飞行,应该已经到达元婴境了。元婴境的修炼者究竟能够达到一个什么样的水平,牢画还是有所期待的。

    怎么?灵根都被废了,你那个师父还没放弃你啊?牢画挑了挑眉,那个略带挑衅的表情令陈佩佩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不过很快,她就鼓起了勇气,扬着下巴喝道:牢画!我告诉你,我师父说了,一日为师,终身为师。我的仇他一定会替我报的!我师父老人家正在包厢里面用餐,你给我等着,我这就叫我师父来!

    又是一个打不过别人就喊家长的啊!牢画摇了摇头,摆手道:去吧!我等着。

    听到牢画这似曾相识的话,君文康默默为这个即将出头的玉山道人抹了一把汗。上一个为了徒弟打架出头的那位头七还没过,又来了一个。这一个也不知道下场会如何,他还是默默的准备好收尾的工作吧!

    陈佩佩怨恨的看了一眼牢画,转身就跑进了一个包厢。刘梅绝望的心顿时又活跃了起来。陈佩佩所拜的师父玉山道人是个什么样的人她不知道,但是能够带陈佩佩来君临酒店的包厢吃饭,就说明是个了不得的人物。哪怕牢画是君临天下包厢的客人,但是在其他包厢里的人,尤其是向玉山道人这种奇人,也不是能够轻易得罪的。

    她相信,君临酒店绝不会插手两位尊贵的客人之间的事情,而为自己惹祸上身。一旦这个牢画对上了那个玉山道人,不管身份再尊贵,家里再有钱,也免不了会吃上一个大亏。到时候这件事就变成了牢画和玉山道人之间的恩怨,牢画有什么不满,都会将恨撒到玉山道人身上。这样一来,她既通过玉山道人报了仇,又不会惹祸上身,岂不是两全?

    一旁,老者将卫萍一掌击晕,默默的来到了君文康的身后。那后面跟着的九个年轻男女顿时凑上他近前,似乎是在等他说话。然而他却眼观鼻鼻观心,像是看不到这九双眼睛的注视一般的看着前方,一言不发。

    九个人顿时失望的退了回去。就在这时,一个留着胡须、穿着道士长袍的老者从人群中踱步而来,人群见到他自动避开了一条道。

    瞧,那就是玉山道人!人群中有人喊了一声。随即所有人的目光全部移到了他的身上,其中饱含好奇、崇拜、羡慕等情绪。玉山道人像是丝毫感受不到这些目光一般,径直向前走去,就在路过君文康身后的老者时,他忽然停下了脚步,看向了老者。

    老者压根不看他,口中冷哼一声,似是不屑。

    师兄,别来无恙啊!玉山道人忽然开口道。

    牢画对于刘梅的质问丝毫没有否定的意思,反而点了点头道:没错,是我做的,我戳破了她老公的谎言,她现在疯了。

    这一本正经的回答却令围观的人忍不住笑了出来。她说的没错,这可不就是她干的么?可就算是她干的又如何呢?本来就是卫萍自己要去招惹人家,更何况气死人还真的不用偿命。

    刘梅却看出了自己这个闺蜜的不对劲,她摇着头喊道:不对!她不是疯了,是中邪了!是你,是这个丫头干的!

    其实刘梅这话已经猜的**不离十了。但在场的哪有人相信?纷纷哄笑了起来。在君文康身后的老者却满脸严肃的走上前,对着卫萍仔细观察了一番。随即忽然对着卫萍伸出一只手做鹰爪状。卫萍此时趴在一张桌子上吃得正欢,冷不防被老者的内力吸了过去,后背朝下前胸朝上的仰着脸面对着众人,众人这才瞧见卫萍的脸。那张原先就因为太瘦而有些寡相的脸此时看起来格外狰狞:嘴巴里塞满了颜色形态乱七八糟的食物,还有一部分因为嘴巴装不下而暴露在外面,脸颊沾满了五颜六色的汤汁,眼神空洞,像是恐怖片里面的角色。

    众人皆是被吓了一大跳。他们都是来吃饭的顾客,有些人刚刚还在吃着东西,看到这一幕,有人甚至当场就忍不住吐了出来,场面十分混乱。

    刘梅被卫萍的样子吓得不轻。她头一次看见自己这个风光的好姐妹这么狼狈,惊吓的同时,心里其实还有一丝隐隐的痛快。不过她很快就隐藏好了这种微妙的情绪,换上一张惊慌失措的脸大叫道:她中邪了!果然中邪了!君老板,就是这个丫头干的!卫萍疯了之前就是和她说话来着!我看见这丫头对卫萍笑君老板,快把这个低贱的丫头赶出去吧!就是她让场面变得这么混乱!

    此时牢画却压根没有理会刘梅说了什么,而且看着那个老者在卫萍身上研究。老者将另一只空着的手探向卫萍的脉搏,似乎放了一丝内力进去。然而很快,他就满头大汗的将内力收了回来,冲着君文康摇了摇头。

    君文康会意,点了点头。他对着刘梅冷问道:你刚刚说,低贱?

    刘梅点头道:对,她穿着地摊货来君临酒店,玷污您的地方,还打扰了这些尊贵的客人们用餐,我看就是来砸场子的。君老板,您一定要给她一个教训啊,君临酒店岂是这种低贱之人可以践踏的!

    她自以为说的十分慷慨激昂,也有自信认为君文康会站在她这一边,说完话后高高的昂这头,还用挑衅的眼神看着牢画,似乎在等着看牢画的笑话。

    在众人的注视下,君文康冷笑了一声,对着站在门口的安保人员下令道:安保,把她控制住!

    刘梅的嘴角露出了掩饰不住的笑容。君临酒店的老板是向着她的,这个事情她可以和姐妹们吹上好大一阵子了!想到这,她似乎觉得还不够,补充道:这种打扰客人雅兴的蝼蚁可不能轻饶,君老板你一定要给她一点教训看看!她刚刚居然还说自己要去包厢,简直不知所谓!

    可话刚刚说完,她就笑不出来了。因为她看见那几个身强力壮的安保人员走向了她,似乎准备对她动手。

    君、君老板!刘梅尖叫着想要挣脱安保人员的手。可是这里的安保人员都是特种兵出身,岂是她能够挣脱的?很快,她就被几个安保人员架了起来,完全不能动弹。

    这位女士,我想你可能对于低贱这个词有误解。君文康对着目瞪口呆的刘梅冷笑道:牢姐这样的人,岂是你这种人可以妄议的?牢姐是我们酒店今天最为尊贵的客人,君临天下包厢就是为了她留着的,你却打扰了她的雅兴,你说说,我该怎么处理你呢?对了,你刚刚说什么?要给点教训是不是?

    这一番话出口,在场的人皆是一惊。君临天下包厢是君临酒店最尊贵、最为神秘的包厢,只接待大人物,一般的有钱人想要见识一下都难,可是君文康却说,今天君临天下包厢是为了牢画留着的,也就是说,牢画的身份,比在场的所有人都要尊贵。

    刘梅摇着头,不可思议的喊道:君临天下包厢?不可能!她那身衣服看起来那么寒碜

    就在这时,她就听见围观者有人喊道:我想起来了,她那套休闲装是vida今年的新款,价值两万多!顿时就有人惊呼了起来。vida是个奢侈品品牌,主打的是休闲装。同价位的奢侈品当中,大多数人都更倾向于买其他品牌的,因为vida太过低调,只有真正不差钱的人才会花钱去买vida。当然,牢画当时纯粹是因为刷别人的卡不心疼才想起来去买的。但是此时被人拿出来说,却隐隐抬高了她在众人心中的身价。再加上君文康刚刚的一番话,又让她的身价在众人眼中平添了一丝神秘的色彩。

    刘梅这个长期关注奢侈品的女人在听到这声惊呼以后,立马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她的头皮顿时一麻,心道不好。在君临酒店闹事的人下场没有一个好的,更何况自己的家世其实算不上什么显贵。要是君临酒店觉得是她在闹事而得罪了贵客,她父亲的公司恐怕都要受到牵连。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