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神话小说 > 与鬼谋宅 > 第一百零四章 不长眼的丫头

与鬼谋宅:第一百零四章 不长眼的丫头

小说:与鬼谋宅作者:波斯鸢尾

    这一番话说得卫萍心头掀起一片惊涛骇浪。一旁的刘梅实在看不下去了。她原本是因为看不惯牢画的年轻漂亮才想站出来给年轻人一点教训,没想到自己这个好闺蜜却被对方攻击的体无完肤,连累的自己也丢了人,实在是太没用了!她扯了扯卫萍道:卫萍,不要听她挑拨离间,她都是随便揣测的,你要是当真,就输了。

    卫萍被刘梅这么一提醒,也意识到自己现在要是认怂就太丢人了,于是强压下心中的猜疑,将手中的钱对着牢画一扔,吼道:你这个女人好恶毒的心思,想要傍大款不成,被我们驱赶,就要挑拨我和我老公之间的关系,实在可恶!

    她这么撒泼不讲理的一吼,果然令周围人对着牢画议论纷纷起来。刘梅对于这个结果十分满意。卫萍这一手市井民撒娇耍赖的招她是做不出来,但是特别有效。现在这个效果,就是她所期待的。

    那一千块在天空中翩然起舞,散落在各处。牢画真的怒了,她抬起左手,一张控光伏从储物镯中悄无声息的钻了出来,现场的灯光顿时变得忽明忽暗,像是闹鬼了一般。卫萍只觉得灯光像是失去了控制,而自己也看不清眼前的状况。待灯光稳定下来,她竟发现牢画正站在离她很近的地方,用一种极为诡异的笑容看着她。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忽然觉得腹中奇饿,心中充满了进食的渴望。

    来不及去顾及牢画,她似乎疯了一样的扑向了自己卡座上的桌子,开始啃食桌子上的食物。

    刘梅吓了一跳,不知道自己的闺蜜怎么会忽然做出这种出格的事情。正要过去看一看,就看见围观的人主动让出了一条路,一群人从里面气势汹汹的走了出来,为首的正式君临酒店的老板君文康,后面跟着一个老者,还有一帮十几二十几岁的年轻人。

    你们在干什么?君文康厉声问道。

    君老板来了!刘梅认出了为首的君文康,对着牢画道:刚刚叫你走,你不走,现在君老板来了,你可就走不掉了!待会有你好受的!

    牢画则是淡淡的看着走过来的一群人,一言不发。

    刘梅调整好脸上的笑容,对着走过来的君文康说道:君老板,怎么劳驾您亲自出来了?我正要替您把这个不长眼的丫头赶出去呢。

    君文康听见刘梅这么说,又见当事人牢画不说话,于是故意面无表情的看着刘梅问道:哪个丫头不长眼?

    刘梅见有戏,忙指着牢画说:就是这个丫头。她冒充顾客,说自己是来包厢吃饭的,我们怕她惹着您,就像替您赶她出去。可这丫头嘴巴毒得狠,不仅不听劝,还挑拨我闺蜜和她老公的关系,说她老公给她买的包包是假的,衣服是二手的,把我的闺蜜给气得呦说着,她就看向了卫萍,却见卫萍吃的满嘴都是食物痕迹,看起来格外狼狈。更可怕的是,就刚刚那么一会的功夫,桌子上的食物已经被她吃光了,她似乎并不满足,一下子又扑向了隔壁的桌子,对着桌子上的烤鸭直接啃了起来。

    隔壁那桌的客人被吓得连躲都忘了躲,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桌上的食物被这个疯女人给啃食干净。

    卫卫萍,你怎么了?刘梅被卫萍的样子吓坏了,随即她想起了刚刚离卫萍最近的牢画,指着牢画尖叫道:是你!是你做的!你刚刚对卫萍做了什么?

    什么人?来吃饭的人呗!牢画毫不犹豫的答道。可不是么?再牛逼的人,也是凡人,也要吃饭。来这儿不是吃饭的难不成是来找对象的么?

    吃饭的人?卫萍,你听听,这丫头是不是疯了?红衣女人笑得花枝乱颤,下巴上的雪白的肉一抖一抖的,像是一块被挂在下巴上的可怜豆腐。

    那个叫做卫萍的瘦女人忍不住大声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刘梅,瞧这丫头可真幽默啊!来这里定包厢的人是来吃饭的人?既然你不是这里的服务员,那我就看在你不懂规矩的份儿上告诉你吧,那里头的人,都是你一辈子也高攀不上的人。就是在这大厅里坐着的人,你也要仰望一辈子。你有过五百万吗?你知道拥有五百万是什么感觉吗?我告诉你,我有!

    牢画被这通低俗的嘲笑给雷的外焦里嫩。不过显然,对于卫萍这番话感到不适的不止牢画一人,就连那个叫刘梅的红衣女人也忍不住轻轻蹙了一下眉头。这个卫萍是她的闺蜜,从两人就比着。自己家里有些钱,嫁了个家世一般但是样貌还行的伙子。这个卫萍却找了个潜力股,结婚后不久就赚回来很多钱,成了暴发户,很快就超越了她。她心里那个嫉妒啊!她刚刚说的一通话其实也有讽刺卫萍老公的意思。卫萍显然是往心里去了,像是生怕自己那个暴发户老公会被牢画这样的女孩抢走一样,对牢画敌意十足。

    不管怎样,刘梅终究还是要站在卫萍那一边的,冲着牢画道:行了,你也别在这儿瞎转悠了,该去哪儿去哪儿吧。这儿不是你这种人该来的地方。

    牢画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位女士,你是这儿的老板还是员工?我是顾客,大家在这里都是平等的,你凭什么赶我出去?

    平等?你来君临酒店说平等?卫萍从她那个和裙子一样闪闪发亮的手包里掏出了几张钞票道:这是五百块,你赶紧拿了走人,我就当是帮这儿的老板行善了。

    拿钱赶人?这可就是有些像是对待乞丐的行为了。周围已经有许多人在观望、议论,不过并没有人站出来为牢画鸣不平。牢画原本还不太想和这两人纠缠,但是现在,这个卫萍已经触及了她的底线。她瞄了一眼卫萍手里的那个闪闪发亮的手包,心中顿时有了主意,指了指包包道:这位姐姐,你手里的这个包包,是不是lisry的新款?

    卫萍一愣,随即骄傲的拍了拍包包道:是啊,这是限量版呢,我老公买回来送我的。还有这条裙子,也是我老公给我买的,是它家今年的新款。

    牢画笑着摇了摇头:可惜了。既然是你老公送的,我还是不要说的好,免得破坏你们夫妻关系。

    此话一出,卫萍立即怒了:丫头,你不要因为自己要被赶出去,就像疯狗一样到处咬人!

    你不想听,我不说就是了。牢画耸耸肩,露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可是这种怀疑的种子一旦被种下,哪里是那么容易被连根拔走的?卫萍一看牢画闭上了嘴,心里又是着急了,喊道:你给我把话说清楚!

    牢画笑了,她就等着卫萍这句话呢:你瞧瞧你这个包包左边链条的卡扣,是不是金色的?

    卫萍拿起包看了一眼道:是又怎么样?

    上回我在店里看见过这个包包,据说整个江城就只有那一只。牢画故意顿了顿。卫萍闻言喜不自禁的挑眉道:我都说了,是限量版。我老公送我的礼物,还能差到哪去?

    呵呵牢画的笑容更深了。可是,那一只包包左边的卡扣是玫瑰金呢,和你这只,不太一样啊!

    卫萍不相信牢画一个没有见识的丫头能看出限量版包包的问题,她梗着脖子说道:玫瑰金和金色本来就有些相似,光线不一样就会看错的!你可不要转移话题!

    尽管她如此说,但是周围的人已经有人拿出手机搜索了这一款包包的实物图,果然看到了原版和卫萍身上背的这一款的区别,对着卫萍指指点点起来。

    卫萍见情况不对,怒火中烧,对着牢画怒斥道:丫头,不要胡言乱语!我老公是不会骗我的!

    牢画像是恍然大悟般的说道:哦!这样啊,那你这个限量版的包包五金生锈了也没关系吗?你瞧瞧,右边的卡扣上面的,好像就是铁锈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