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出版书 > 神话小说 > 与鬼谋宅 > 第一百零三章 定包厢的人

与鬼谋宅:第一百零三章 定包厢的人

小说:与鬼谋宅作者:波斯鸢尾

    牢画笑了笑没说什么。见君文康急匆匆的离开了,她也转身往里面走。正在这时,她再次听见了那尖锐刺耳的声音。

    喂,你帮我倒一杯苏打水,送到号卡座来。一个穿着红色连衣裙的胖女人走到牢画身边,颐指气使的对牢画说道。

    牢画一看,这就是刚刚在背后议论她说她要傍大款的女人之一,于是没好气的说道:要喝水自己倒去。

    呦,嘴还挺厉害。另一个女人也走了过来。她身材偏瘦,像一截干瘪的树枝,镶满了亮钻的一条裹身裙穿在她身上,看起来就像是道袍一样晃荡。她抱着双臂,一副看热闹的架势。你工作不想要了?

    我不是这里的工作人员。牢画耐着性子说道。

    你不是?骗谁呢!红衣女人的声音拔高了几度。你刚刚还和君临酒店的老板汇报工作呢,我都看见了。

    牢画刚刚与君文康说话的时候,君文康是背对着那两人的。在她们看来,她们并没有看见君文康的笑脸,只看到牢画在和君老板说话。

    我重申一遍,我不是这里的工作人员。我是来这里吃饭的。我的朋友还在包厢里等我,请你们让开。牢画依旧耐着性子说道。

    瘦女人顿时冷笑了起来:你来这里吃饭?还在包厢?说什么笑话呢!你瞧瞧你穿的是什么?地摊货吧!居然穿这一身来这里吃饭?真好笑。

    红衣女人拿她那粗胖的手指指着瘦女人身上那镶满钻的裙子说道:你瞧瞧她的裙子。这可是纯手工制作,光手工费就得好几千,别说衣料了。就是我身上这一件,也是大几千块。来这儿在大厅吃饭的人,哪个不是穿着体面的?居然还敢说包厢。你知道那些能够定得起包厢的都是些什么人嘛?

    好不容易把薛焰这个有毒的男人送走,又将所有的符纸收到储物镯里面,牢画瘫坐在沙发上,揉着自己的太阳穴。

    刚刚她接受的信息量太大,她得消化上好一阵子。对于自己忽然凭空多出来一个老公的事情,牢画选择性的逃避了这个问题。反正薛焰现在也只是偶尔对她做点暧昧的事情,也没有要求她履行做妻子的义务,她也不是特别排斥。所以这个问题,就暂时被她搁置在了一边。

    但是对于薛焰提出的另外一个问题,她觉得可以好好考虑考虑。自己作为一个稳定的中介人,在阴阳两界做代购是个不错的赚钱法子。虽然售楼部的地府入口已经不方便去了,但是记得上回在樊优家的区蹲点的时候,有一辆号称是可以通灵的皮卡车,也不知道是不是可以真的开到底下去,可以考虑买回来试试。

    想来想去,牢画罗列了一个单子,写满了只有人间有、价格不便宜的东西发在十殿阎王的群里,并且标注了代购价格,很快就引起了大家的的热议。

    将这件事情做完,牢画看了看乌骓,又看了看自己桌子上放着的一只无线充电台灯,唇角微勾。

    主人,你想干什么?乌骓看到牢画的表情就知道大事不妙,可是为时已晚,牢画一抬手,将那盏台灯打开,拿到手中,收进了储物镯。随即,她对着乌骓招了招手。

    来,到里面待一会儿,我想看看你在里面能待多久。这个储物镯的空间有限,牢画不知道空气是否也是有限的,所以想拿乌骓试上一试。

    我不!我有幽闭恐惧症!主人,我

    你一个野生的狼,哪来的幽闭恐惧症?不就是怕黑么!来,不怕,我给你找了盏灯。牢画压根不理睬乌骓的反抗,直接将其收进了储物镯中。

    其实不怪乌骓害怕。那储物空间里面的黑暗和自然界的黑暗完全不同,就好像牢画那双能够夜视的眼睛在地府里没有灯光照到的地方也无法看清楚一样,在储物空间那种完全封闭的黑暗当中,乌骓犹如失明了一般,动物自我保护的天性使它对于这种空间感到排斥和恐惧。

    好在,牢画在这之前放了一盏台灯进去,为这个空间提供了基本的照明。在这点灯光的帮助下,乌骓恢复了视物的能力。

    乌骓,你感觉怎么样?牢画对着储物镯问道。

    乌骓的声音从牢画的脑海中传来:主人,你的声音太大了,炸耳朵啦!

    你一只狼能不能好好说话?从哪学的台湾腔?

    你在家闭门思过的时候我看电视来着。

    我这不叫闭门思过,是闭门修炼。

    都是复姓闭门,大差不差啦!

    主人,把我的肉放进来,人家要吃。

    再把平板电脑也放进来。

    牢画对于乌骓这种纯享乐型人格有些无语。当初薛焰为什么要把乌骓留在她身边来着?好像是为了保护她吧?保护没保护到一回,倒是成了个大负担,也不知道薛焰知道以后会是什么感受。

    想到这,牢画忽然想起乌骓被开了灵窍,也是可以修炼的。她赶忙给薛焰发了个微信,管他要给乌骓修炼的方法,省的这家伙天天缠着自己吃肉,还霸占自己的平板电脑。

    给薛焰发完微信,她就看到君奉天给自己发了几条未读消息。点开一看,是前天下午发的,问她这两天有没有空,想给她介绍一个朋友认识认识。

    君奉天的朋友,一定不是大佬就是修真界的人。牢画当即给君奉天回了个电话,约好了下午五点半的饭局。

    同时,牢画又看见手机来电记录里有十个未接来电,都是陈佩佩打的。

    牢画对于陈佩佩没什么好说的。陈佩佩想加害于她,她废了陈佩佩的灵根,这本来就是有来有回的事情,又不是她一个人的责任。陈佩佩要是想找她报复,她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只是她懒得与陈佩佩这样的人打交道,实在不想和她通电话,便没再理睬,关掉了手机屏幕。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