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书 > 道士小说 > 上神有劫 > 十四章

上神有劫:十四章

小说:上神有劫作者:将峘

    见执若醒了就凑过来讨好地蹭她的脸,不知道是跟谁学的谄媚样,执若照着天昭的剑柄一巴掌把它拍开,道:滚开滚开。

    其实就算天昭跑了不回来,执若能拿它怎么办,毕竟是从灵虚带出来的剑,陪着执若走过漫长岁月,见证过上古神的繁盛辉煌,也撑着她熬过万年孤寂,是灵虚留给执若最后的一点念想了。

    执若还记得那时候天昭在灵气充裕的寒潭里出世,整个灵虚都实实在在地震了一震。

    彼时这胡天胡地的上古神自视甚高,觉得自己顶顶厉害,简直是灵虚的不世天才,必将带领上古神走向另一个辉煌的巅峰,只有世上同样顶顶厉害的神剑才配得上她。于是十分莽撞地自己偷偷跑到了寒潭想收服天昭,结果天昭刚出世,脾气也很不好,一人一剑就这么打了起来,现在回想起来,大概天昭也同样自视甚高。

    寒潭是天昭出世的地方,是天昭的主场,这一架打得天地变色,风云激荡,然后执若理所当然地输了。

    天昭寒气甚重,她被剑气伤到,身上结了结结实实一层冰碴子,就这么被冻在了寒潭边上。

    还是父神发现上古神一族的小十三魂灯微弱,打发了大家出去找她。据后来其夙上神,也就是执若她四哥描述,执若被找回来时,已经没呼吸了,全凭最后一丝神力护在心口吊着命。身上一层冰硬得砍都砍不动,其夙上神把身上一大半神力都渡给了她,此时执若她大哥捉了只炽日鸢放一碗血给她灌下去,才捡回一条小命。

    当时养好伤后执若被罚跪一月,不是跪地上的那种罚跪,是跪在灵渊上,灵渊水底下灵气混乱,一个心神不稳就会掉下去。这一月里其夙上神每到饭点,就使唤他手底下的小树精把饭搬到湖边上,一边吃饭一边欣赏执若的惨状,毫无同情心可言,每每气得执若忘了维持脚底下神力,噗通一声就掉下湖去。执若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场景一定十分下饭——她四哥就在那一月里圆润了不少。

    执若觉得闹出了这么大的事,她也是活该被罚,但心里总有口气咽不下去,终究是在那把剑那里丢了面子,总是寻摸着找回来。

    不知是运气不好还是那把剑刻意躲着,此后近万年间执若都再没寻到它的踪迹。再见到时是在一片柳树林里,执若学聪明了,先找四哥打头阵,打到它没什么力气了,再冲上去摁住揍一顿,这法子虽然无耻,但也是实实在在地管用。

    把剑拎回去,父神亲为它自开了光,再后来又饮过执若上古神的血立契,终生效忠上古神执若,当初离开灵虚,初到三界时,恰好大家正抢地盘抢得热火朝天,也是用这把剑开出一条路来。

    两人在黄昏时分落了地,天昭飞的位置太偏,执若放出神识去找也没能找到镇子,也就没有客栈可以住,只能在一个较大的村庄上落了下来。

    本来执若想直接画个阵法传送到魔族,但是三界有三界的规矩,神族不可在下界过度使用灵力,任你是什么法力高强的神尊神君,来了下界最多只能装成个修为不错的修士,稍稍使用一点灵力,否则影响了下界命数,是要被天道惩罚的。

    虽说执若不受这规矩约束,可君寒到底是这三界中人,她总不好看着君寒平白挨几道天雷。

    落日底下的村庄一片鸡飞狗跳,一户儿子参军去了,家里只有一对老夫妻的人家收留了他们两个。

    君寒凭着那张前前后后上上下下都招人喜欢的脸,轻而易举地获得了这对老夫妻的喜爱。

    即使他并没有什么讨人喜欢的表情。

    晚饭的时候,君寒还获得了全村姑娘的围观,收到了无数点心和手帕。

    君寒自然是不会要,于是上古神一脸笑意地替他收下了,满口承诺着会给她师兄,然后手帕扔了,点心吃了,不留痕迹地就这么解决了这件事。

    她可实在是机智过人。

    吃饱了的执若拍拍手回到屋子里面,竟然又像没吃过一样吃了晚饭。

    饭后上古神捧着茶杯笑咪咪地同那对老夫妻聊天,眼神却不断往屋内的角落瞄,瞄了一会儿之后状作无意地问那位老妇人:您的儿子是去哪里参军了啊?

    老妇人眯眼想了想,道:边境。

    上古神再看一眼角落里那灰扑扑的影子,瘦到皮包骨的死灵手里拎着断剑,身上披着破旧铠甲,眼巴巴地看着那老妇人,不断地张嘴像是在诉说什么。

    见得上古神转过头来看他,那死灵激动起来,指指自己再指指那老妇人。

    执若转眼就明白了,这大概就是这对老夫妻的儿子,在边疆不知出了什么事战死了,边疆到这里的消息传的慢,家人没接到死讯,也就没有为自己死去的儿子办一个葬礼。

    没有葬礼这种宣告死亡沟通阴阳的仪式,有执念的魂魄想要在家人面前再露上一面是十分困难的,显然这老夫妻的儿子想和母亲最后再见一面,所以在这院子里徘徊不去,可他并不知道死气对于老人家的身体影响很大,大概他再徘徊几个月,他想见的父母就真的和自己在下面相见了。

    显然君寒也发现了,和执若传音道:上神想要怎么办。

    执若也传音道:有符纸吗?

    其实符纸这种东西,大概是神或者魔来下界最常用的东西了,既然不能在下界过度使用灵力,于是大家索性就画了符纸来省事,符纸只有制作的时候才消耗灵力,使用的时候并不会让天道发现,也就是钻了个空子罢了。

    但是上古神并不觉得自己会用到这种东西,于是闲来无事在无月山上涂涂画画的那些符一个也没带在身上。

    所幸君寒点点头,片刻后执若感觉到君寒的手在桌子下面轻轻巧巧地把几张折起来的纸符塞到了自己的袖子里,执若伸手只一摸,便分辨出来这是什么符,从那几张符里抽出两张来折在一起,折成个三角形递给了那老妇人,胡扯道:这是我师兄开过光的平安符,带在身上可以为您儿子祈福。

    其实那里面一张是安神符,用来祛除这周围的死气,另一张是请灵符,可以让她儿子与她梦中见一面,然后了了执念安心去轮回。

    老妇人颤颤巍巍地接过来,若是执若说是她开过光的,老妇人大概不会太信,但是说是师兄开过光的,老妇人就信了,君寒这人长了张谁都会相信他的脸,真是占了天给的便宜。

    老妇人道过谢,然后就安排君寒和执若去休息。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