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新笔趣阁免费完本小说 > 道士小说 > 上神有劫 > 第一章

上神有劫:第一章

小说:上神有劫作者:将峘

    执若看着这胡诌的神君,一撩袍子在山阶上坐下,一眼掠过在场的所有人,不甚在意地道:还有呢?

    也凭上神占着神族上好一座仙山,理应配合神族。瘦巴巴神君旁边又站出来一个神君。

    无月山是定界之战时上神自己打下来的,同神族没有半点关系,此时这话就无异于耍流氓了。

    那神君的意思是,上古神托着下巴问,是说本上神平白占了神族的地方,就合该帮着你们是吧。

    就是如此。瘦巴巴的神君答道。

    怎么这样,这不是忘恩负义吗。人群里突然传出一个微弱的声音,众人一同扭头去看那声音的来源,却见是一个畏畏缩缩的小神官,他大概也觉出来不对了,哆哆嗦嗦地往人群里躲。

    你刚刚说什么?瘦巴巴的神君一把拽住那小神官道。

    没我没小神官看执若一眼,见那上古神正笑着看他,眼神温和,于是又突然改了口,却依旧哆哆嗦嗦,像背课业书一样紧张地道,各族,各族的课业书上都有写,上神封印混沌,是三界的恩人,三界三界的每个生灵都应当感激上神,你们现在不仅不感激,还逼上神,交出那个魔族,不是不是忘恩负义,是什么?

    喔,原来各族的课业书都是这么记载本上神的啊,瘦巴巴的神君还未开口,上古神笑着出声了,原本依神君的态度来看,本上神还以为自己是三界的罪人呢,搞半天原来不是啊。

    瘦巴巴的神君被人当众拂了面子,憋了一肚子火气,只是不好对上神发作,只好撒到手里攥着的小神官身上,但此时那边的上古神却掸掸袍子站起来了,若有若无地轻飘飘看一眼那小神官,满不在乎地笑了:神君不用在本上神这山门口训他,左右对本上神也没什么影响,今日本上神是没见过什么魔族,也交不出来,诸位都请回吧。

    说罢转身便走。

    上神,瘦巴巴的神君扔开那小神官,往山脚走了两步,却还是止于那一道界限,上神今日当真是不肯将那魔族交出来?

    上古神停下脚步回头,并不回答那神君的问题,只是笑道,幸而诸位现在脚底下踩的是神族的地盘,本上神看在帝君的面子上,倒不会把你们怎样,可要是胆敢再往前几步,上古神突然收了笑,黑沉沉的一双眼看着众人,夺人神格的事本上神不是没干过。

    这带着血气的一句话立刻把众人扯回了数万年前混沌作乱时的腥风血雨中,彼时三界的命运都捏在上古神一个的手里,她说生便生,说死便死。

    瘦巴巴的神君终于收了声。

    初春的山风里,拎着剑的上古神只身站在山阶上,一身白袍被风吹得猎猎作响,冷眼俯视着面前的一切,一时间竟无一人敢动。

    众所周知,上神从不讲理。

    上神是灵虚的最后一个上古神,阖族上下都死了个干净,却还是天生便比这三界众生高了一等,脚下踩着神族灵气最充沛的一座山头,手里捏着世上最厉害的一把剑,便是带着一身世上最难得一见的臭脾气,众生也必得尊称一声上神。

    所以一群人围在山底下要上神交出那个魔族的行为就无异于找死了。

    今天早些时候,懒散的各族同胞被响彻三界的劫雷声震醒,空中灵气的震荡卷起猛烈的气流,夹杂着逸散的魔气,迅速传到所有人的神识范围里。

    且不论修为高低,但凡是个有些法力的,就能分辨出这是个魔修在渡劫,渡的是天魔劫!

    大家怀揣着这样那样的念头仔细听着劫雷声,对这位魔修能否安然渡劫也怀着这样那样的期望,如今六族修为懈怠,比之三界初诞混沌作乱时十分不成气候,过了天魔劫的魔修也就只魔尊一位。

    但好在这不成气候不成得十分平均,要弱大家一起弱,各方势力互相牵制,于是大家弱成了十分和平的六族。

    但眼下这位,若是过不了还好,大家顶多唏嘘几日可惜一下那位万年难得的天才,若是过了,三界六族重新洗牌,还能不能平衡就难说了。

    当的一声,九重天上东皇钟一声巨响,然后是紧随其后的更密集的响声,整整八十一声,响彻天地,预示着这位魔修渡过天魔劫,靠近了那模糊的所谓的天道。

    对于这魔族来说,过了天魔劫可喜可贺,但这选的渡劫的地方有点不大妥当,他选在了无月山。

    无月山在神族的地界里,即使上神再怎么跟六族无瓜无葛,身在神界也是事实,而神族大概是六族里最小心眼的一族了,于是心思各异的神族众人扯起个冠冕堂皇的幌子说服自己:天魔劫过后,修为不再受限,要是个和善的魔族还好,若是好巧不巧撞上个坏了心的,到时候出来祸祸三界那还了得,趁着刚过天魔劫,这魔修还虚着,大家来审一审他。

    于是大家各自扯住这幌子的一边,维持着一团和气的假象,一起聚在了无月山底下。

    此时一个被打发去山门试探的倒霉小仙战战兢兢地跑回来,哆哆嗦嗦结结巴巴地说:上神,上神说,说她没看见无月山上有人渡劫。

    大家彼此看了一眼,既然都找到了无月山底下,那就不可能是找错地方了,更何况天魔劫那么大的劫,渡完之后必定会有一段虚弱期,不可能在这么多人的眼皮子底下走掉。

    只是被上神一句没看见轻描淡写地就揭了过去。

    可上神脾气虽差,但已很久不出无月,也不大关心这三界之事,干什么去帮一个不知道从那里冒出来的魔修,闲的吗?

    可三界之大,还真有这么闲的人。

    无月山顶上一座不大不小的院子里,执若披着外衣打着哈欠一脸困意地站在院子里,这位上神睡眠质量一向很好,每天七个时辰的固定睡眠时间,基本听不到任何不想听到的东西。

    但可能冥冥之中上天非要让这懒散的上古神凑一凑今日这热闹,雷劫声没把她吵醒,东皇钟响声也没把她吵醒,反倒是山底下那群人叽叽喳喳的议论声把她吵醒了——山脚处有传音法阵,只是一直关着没用过,今日不知是哪个脚上长了眼的一脚把压住阵眼的石头踢飞了,于是正在梦里揪父神他老人家胡子的倒霉上古神直接被灌了一耳朵义正言辞的胡说八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