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三七中文网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江湖澜 > 星夜追窃

江湖澜:星夜追窃

小说:江湖澜作者:麻豪

    糟了,被发现了。

    夏寒知道败露,也不多做隐藏,现身上前便是手夹两镖,因内力雄浑,或许是休息十足,在无打坐静心的情况下竟有八成功力回涌,惊喜之余夏寒心中还是十分谨慎。

    夏寒这招铁手破冰直接将那人飞来暗器硬生夹断,清脆声响起,那人仿佛并无要殊死搏斗,意在拖延时间,看来他四人此行定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或许是情报着急送出,或许是其他,夏寒见势直唤罗汉近身,真气清虹,将半山映照的通亮,金光晃过,那人着身黑衣夜行服,眉目可见是个汉子,身材高大,双手魁梧叉开,正欲飞出下刃暗器。

    什么人!半夜在武当山作祟!

    夏寒大喝,黑衣人却是无动于衷,冷冷一笑后自怀里取出弹丸摔将在地,顿时刺眼巨光闪出,夏寒还未出招眼前便是模糊一片,连忙用手上档,隔了半晌,才慢慢恢复视力,可这眼前哪还有什么人,只有呼呼的山风袭来,刚才追身的功夫背衫已经湿透,如今山风送爽,夏寒才算是完全醒了过来,愣神看着无底黑洞的山下,实在有些捉摸不透。

    回到庭院已是星夜时分,茶壶水早已是凉透,夏寒忍着寒冷取了冷水洗漱身体,顿时觉得凉爽无比,心中还是有些疑惑这伙人的去向来踪,心想:既然是逃了去,那便是这样。

    回到床上天快星亮,夏寒因下午睡了许久,当下并无睡意,便是跌坐冥想,熄灭心中贪嗔痴念,更多的是解脱痛苦,平淡对待内心深处的情绪,以达到愉快。

    即身成佛,即心成佛,圆顿止观,不定止观,念佛禅,念土禅,五停心观,四念处观,十六行相

    人之大患,为吾有身,三昧耶身,空无边处定,识无边处定,无所有处定,非想非非处定

    夏寒这一坐,便是到了天亮,打坐静心是比睡觉来的更精神的方法,微睁双眼,灰蓝无际的天响起了声旱雷,看似今日不是个好日子,不过没了炎热,多些细雨也不是不可,忍受了一夜的饥饿在打坐中消除,清早的夏寒精神抖擞的朝膳堂走去,已是有许多人起了身,武当的道钟正鸣个不停。

    夏寒的背影轻快灵活,他还不知道,今日等待自己的是所有改变的开始

    夜里,武当山有些凉冷,徐徐的风不停摇晃这古树,沙沙的声音有些渗人,左右已是点起了黄灯,钟也鸣了好几次,白日里的蝉不知去了何处,草里的蟋蟀开始作祟,闹个不停,颇有原野的感觉。

    突然起来阵风,吹开了夏寒客房两叶窗户,荡起的窗帘纱帐轻轻摩挲着他的脸庞,初有月光,半入乌云,朦朦胧胧显得有些迷离,床前的陈曼沙不知道去了何处,夏寒被轻纱撩得有些恼烦,闭着眼睛在梦里拨弄了许多次都不愿醒来,仿佛梦中的景象让他流连。

    这次起风吹开的是客房大门,直接将朦胧睡意的夏寒唤醒,虽无惊吓,但也是半坐起身愣眼望了四周,睡了个昏天地暗,腹中已是多有饥饿,摸了摸咕噜的肚子,想也没想便起身洗漱,整理好衣着后出来院里,才发现已经快入深夜,左右静谧的只有虫鸣,不时的冷风让他连打了几个喷嚏,搓搓冷冰的手臂朝严今初的屋子走去。

    严兄,严兄,睡了么?

    夏寒在严今初的门外轻声呼唤着,或是因为声音低细,里面无甚动静,他又想起了陈曼沙,摇摇头,打了几个寒颤便朝陈曼沙的屋子走去,快近时,远处见陈曼沙屋内没了灯火,想必已是睡下了,也不好多做打扰,想着饥肠辘辘的自己唯有自去寻觅吃食,若是触犯了武当规矩,那可是不多妥当,便是轻手蹑脚的朝膳堂走去。

    夜里的风着实寒冷,温差大若冰点,透着月光夏寒还可见自己呼出的白气,鼻子已有些清涕流出,自顾吸了吸不由自主的加紧了步伐。

    听声音便知道是武当弟子,夏寒也不多惊,透着黑暗的长廊,朝那人拱手拜了拜,道:江湖客江澜深夜闲步,若有惊扰触及武当门规,还望多多海涵。

    夏寒内心有些发虚,当然是不能让人知道自己是因为肚子饿才出来瞎逛找吃的,这样多丢颜面,且是不符合江湖规矩。

    透过黑暗,夏寒见那弟子传出支支吾吾的声音,却是不知是为何,显得有些古怪,但夏寒此刻也不多想理会,既然碰见了弟子,此路则定是不通,想了想,作揖拜道:打扰了,我这就回房。

    在别人是地方,就要遵守他的规矩,不同自在的街市,这是态度问题,也是处世之道,夏寒向来谦虚,没有恃才傲物,饿着肚子夜行,踩着月光,只自己独自一人,想来也是多有生趣,回屋取了茶壶坐在院里自顾自的喝着,勉强算是充饥。

    这时候,几道人影闪过,速度不快不慢,正朝下山方向移动。

    夏寒知道些个来者不善,定不是什么好人,选择深夜下山行动,不是魔教便是有蹊跷,当下脚下生风,舍力追了过去,庭院里只剩个茶壶,还有两个深坑脚印。

    山树倒后,月在脚下行走,夏寒点叶纵飞已是追出十余里,待到下山口终于是听见前方动静,夏寒放慢了速度,顺着山岩速走下摸,初步估计,对方是有四人,前后两人脚力了得,中间两人是个胖子,轻功点地多有重口喘息,且步法厚重。

    此时下山,定是有重要情报送出,但为何是四人结伴,这让夏寒一时犯了迷糊,也许是其他门派的探子,到时候闹了笑话,岂不是尴尬,反正先跟上再说,至于是何事,宁可错杀,也不漏走魔教一人。

    寸步晃息间,前方几人仿佛是有所察觉,夏寒仔细听声,已是少了个步声,心中顿有不祥预感,正疑惑之际,突然半空传来暗器呼啸声。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