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出版书 > 神话小说 > 一戟平三国 > 第六十九章 税

一戟平三国:第六十九章 税

小说:一戟平三国作者:杂号小兵

    知道这一切的吕布对李医师更加佩服了,这种人是真正的有慈悲之心的人,没办法不让吕布佩服。

    李医师。吕布走进大厅就对李医生施了一礼。

    李医师也笑着点头回礼,他这时候正在和吕良喝酒聊天。

    公子不必多礼,公子的事我在五原就听说了,是老夫要代那些受灾之人感谢公子大恩啊。说着李医师就准备对吕布行礼。

    这可使不得,您是长者,小子可受不起您的礼,这要是传出去小子可就没法做人了。吕布连忙拦着李医师,李医师在北地也是很有名望的,自己这么个孩子可受不起他的礼。

    不过吕布到是很意外,自己的事迹这么快就传到五原了?这才两天不到,就传了那么远不是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么,这好事传得也是够快的了。

    以后这些灾民怎么办?这就是吕布现在在想的,税法的书对于北地来说根本没有用,中原腹地和北地实际情况相差太大了。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吕布才发现汉朝的赋税还不是一般的重。

    汉朝建立之出,刘邦吸取了秦灭亡的教训,执行行伍税一的赋税的地税,也就是十五税一,这个在古代已经算是非常轻薄的赋税了。

    《荀子·王制》里说田租十税其一,就属于王者之法了。

    汉初的十五税一已经比圣人们规定的赋税还要低,这也是让废墟一样的汉朝迅速稳定的主要原因,经历了秦朝近乎掠夺似的赋税徭役,刘邦的税率快速笼络了天下人心。

    《汉书·食贷志》记载:天下既定,民亡盖臧,自天子不能具醇驷,而将相或乘牛车。

    刘邦得到了天下,出行却连四匹一样颜色的马也凑不出来,将相只能坐牛车,可以想像楚汉之争是多么惨烈,天下都被他们打没了,只剩下一片废墟。

    在文景之治时期地税甚至一度降低到了三十税一,人民有了充足的修养时间这才有了西汉的强大,但没过多少年有恢复行伍税一。

    汉朝有些税也很恐怖,那就是人头税,吕布也是看了税书才知道,汉代竟然就有了人头税,而且连小孩子都要交税,像吕布这种没成年的已经在交税的范围之内了。

    人头税分两大部分口钱和算赋,三岁到十四岁收口钱,一人一年二十钱,十五岁开始算成年,每人每年交一百二十钱。正常一家五六口人就要交五百多钱,相当于两石多粮食。

    再加上必需服的徭役,和一些杂税,这对于一个家庭来说是非常大的负担,很多家庭开始隐藏人口,平时会将自己家的孩子藏起来以躲避沉重的赋税。

    而大家族都会有自己的收很多的仆役,在汉朝中央集权强大的时候这是会被收额外的税,但在东汉这个中央集权衰弱的时期,仆役都不会被计算在内。

    这也是吕家敢光明正大召回部曲,敢收编这么多灾民,还想把他们编成佃户的原因,东汉已经不像西汉一样可以无视世家大族,刘秀就是靠着世家大族才中兴的汉室。虽然东汉前中期对世家大族有所约制,但到了后期就彻底无法对抗的。据说中原地区有的大家族仆役就有上万人,可以完全无视当地官员。

    朝廷的很多东西现在都已经成了笑话,北地人少地多,地虽然多但根本没人耕种,再加上胡人越境,徭役频繁,人口损失严重,要是再收口钱和算赋这北地就不会有人了,所以朝廷就让北地的人将口钱算赋折合成粮食上交。

    按父亲告诉自己的,吕家镇周围的地都是自己家的,随便耕种,要是嫌不够就去开荒,开出来的地也是吕家的,没人敢管。

    这也是最让吕布放心的,有足够的地安置那些灾民。

    按照吕布想的,收人口税这是严重的压制了人口,整个汉朝人口最多的时候也不过六千万,这么点人分散在整个中华大地上根本不够,换在后世这不过是两三个大城市的人口。

    吕布知道世界有多大,比现在全世界任何人都清楚,即使西方的上帝也不会比吕布知道的多。

    外面很富饶,土地绝对够分,何必总是为难自己人呢外面世界全是野人,地都是无主的,就算生个十亿八亿的也有的是地方,何必为难自己便宜野人呢。

    地是吕家的,过几个月还会买来大量耕牛和农具,佃户们每年只需要交最少三成给吕家就行了,剩下的都是他们自己的。

    吕布在问父亲的时候父亲点头答应了,三成的租子,吕布认为自己的心真的比碳还要黑,真正的黑心地主,剥削阶级。

    但在这时代这已经是非常轻的租金了,汉朝普通租户如果是租国家的土地,有牛的佃户交五成,用国家牛的交六成,私人家的田地据说大部分佃户都要交六成以上,三国时期的屯田制就是参考这个。

    大家族敢明目张胆的开垦土地,兼并土地,没人敢管,但普通人就不行了,官员会像吸血鬼一样趴在他们身上吸血,失去了土地的人过得都很悲惨。

    三成这个租子只要说出去,估计全并州的佃户都会跑来吕家当佃户,并且死心塌地的在吕家当佃户。

    吕布知道父亲现在不在乎一亩地多少租子,吕家现在不靠土地赚钱了,三成的租子全部用来酿酒,就足够吕家赚的了,而佃户多余的粮食也会平价卖给主家,在这土地肥沃的河套地区,不会有人比吕家出更高的价钱收粮食了。

    一亩地也不算大,只相当于后世的0288亩,而亩产更是不过两三石,一石粮食不过二百钱,一个壮劳力就算有牛有农具又肯吃苦,起早贪黑也不过能耕种五十亩地,一家人不过百亩地,靠租子根本收不了多少钱。

    在仔细的读过了税法之后吕布也明白了古代的杂税有多么可怕,北地诸郡的人除了交必要的地税和人头税还要在边军中服役,对抗胡人,这是没有任何补贴的,一旦服徭役就没法正常耕作,家里的收入也就断了。

    而杂税就更多了,比如去年一起筹钱孝敬都邮,这就算是地方额外征收的税,而朝廷要进行什么大活动比如祭天啦,皇帝要修园林啦,边疆要打仗了只要国库没钱也会对所有百姓收税,一年下来就是一个相当大的数字。

    吕布没看一会书,外面仆役就跑了进来,告诉吕布医师请来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