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笔趣库三七小说网 > 铁血小说 > 繁花似锦度流年 > 第八十四章 天命龙牌,活了? 中

繁花似锦度流年:第八十四章 天命龙牌,活了? 中

小说:繁花似锦度流年作者:燚外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音音接到白夕的电话之后,便马不停蹄的奔向医院,直奔后区,中间还去看望了一下在陪护何洁的花,两女现在的关系颇为尴尬,音音现在可以说是陈凡名义上真正发生关系后的第一个女人,但谁都知道,花才是陈凡的逆鳞,触之,则伤,也许自己在陈凡心里永远都比不上花的位置,但起码自己已经占据了陈凡心里的一块位置,这对音音来说,或许已经足够了

    离开花之后,音音便来到了与白夕约定好的地点,进得房间后,发现并不止白夕一人,还包括了保龙一脉除龙家以外的三大家族长,她意识到,事情大了

    陈凡与音音几乎是前后脚,他先是去了何洁的病房,花自然不会隐瞒音音到来的情况,但在陈凡看来,花现在与自己好像已经开始有了隔阂,一堵看不见的墙正在渐渐的堆砌着

    陈凡无奈,只能暂时告别花,带着秦明来到了白夕所在的房间,看到保龙一脉悉数到齐,他知道,事情大了

    只见白夕坐在正中间的位置,陈凡的到来并没有引起多大的惊慌,她像是早就知道陈凡要来,当然,这种事怎么可能瞒得过陈凡,即便是想瞒,可是如果到了第二天,那么全世界就都会知道了,所以也没那个必要,再者说,现在这件事情的背后说不定跟陈凡还有莫大的关系

    陈凡紧挨着音音坐下,然后牵起音音的手,后者脸色微红,嘟着嘴,眉头微蹙,示意陈凡老实一点

    这时只听见白夕轻轻的咳嗽了两声,然后说道:米国这次的贸易打击看似来势汹汹,实则他们自己并没有底气,上头那几位也正因为如此,态度才会这么强硬,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尽最大的可能保证本国的经济体系不被冲垮,其他的事自然有别的国家部门来负责的,今天我将大家召集到此的原因其实不用我说,各位想必也应该猜到了,如果万一股市发生崩盘,我希望各位能够救市,不要让米国钻了空子,在我看来,他们这次行动的背后肯定是皮尔斯家族在支持的,遥想当年的金融风暴,也正是这一伙人策划的,以前是为了我们不稳定的国家,而现在白夕说着斜眼看了一下陈凡,见后者听的很认真,这才继续道:我想是为了让我们交出凡吧,毕竟关于那个传说

    ‘我去,还真是世人皆知啊,那我不成了全世界的靶子’陈凡无奈的想着

    凡,你放心吧,我们是绝对不会把你交出去的,换句话说,你现在手里控制着裂天,别人想要动你,也要掂量掂量,并不是那么容易的,所以,你大可以放心,即便事情真的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上头那几位自然会出面的,毕竟这涉及到国体白夕安慰着陈凡道。

    陈凡也明白这个道理,但他心里就是不舒服,总感觉自己有一种上了贼船的感觉,自己的每一步都像是已经被人规划好了一般,根本不用你去多想,只要照着做就好了

    那好吧,我会注意的,不过现在有一个情况我想我应该和你说一下,皮尔斯家族的大姐凯瑟琳皮尔斯现在就在我那里,你看陈凡轻声道。

    什么?凡,你怎么跟她混到一块去了?有音音还不够?白夕明显的在替音音打抱不平,有些生气的道。

    音音是在坐的所有人里边年龄最的一个,虽然现在初为女人,但毕竟还是一个女孩儿,脸皮儿薄,经不起白夕说的这么明显的话,脸色瞬间红的跟熟透了点苹果一般,极力的想把脑袋埋进衣服里,好在陈凡一直攥着她的手,适当的给了她一些自信,不过,也对,这种时候,是男人就应该站出来,拍着胸脯说,她就是我的女人,怎么了?你们有意见?

    陈凡也确实是这么做的,他果断的将音音拉起,然后道:各位叔叔伯伯,我陈凡承蒙各位厚爱,受天命,除邪佞,但我毕竟是一个人,一个正常的男人,我也可以有我爱的人,音音,就是我爱的人,我会一直守护她,直到生命的终结,我也希望各位不要再拿她说事,她是我的,谁也不能动她分毫!

    音音的手剧烈的颤抖着,这是她跟陈凡在一起之后,她第一次听到陈凡的心声,说实话,如果不是现在有这么多人在场的话,估计音音早就直接扑上去了

    陈凡并没有就此松开音音的手,反正更加的用力了,虽然这让音音有了些许的疼痛感,但她却是幸福的,她喜欢这种感觉,这种被人呵护,爱的感觉

    白夕要的就是这个结果,音音打就被招进了安全部,常年累月的训练使她并没有过多的时间与外界接触,白夕很担心长此以往,音音会换上自闭症,所以之前才让她自己去了非洲度假,正好碰上陈凡那个时候的行动,也许是天作之合,白夕自然要成人之美,度化良缘了

    保龙一脉今天倒是很安静,也难怪,一直以来他们马首是瞻的龙家,现在音讯全无,剩下三家虽然同属保龙一族,但却是各怀鬼胎,谁也不服谁,王、白、沈三家虽然表面上一片祥和之气,但背后却是各自为战,不给对方丝毫的机会,但总的来说,他们最终的目的是一样的,保家卫国,只是用的方法有差别罢了

    这也正是上头那几位的精明之处所在,如果任由保龙一脉发展壮大,到最大危害的毕竟是国家和人民的利益,所以,历朝历代,虽然都把保龙一脉看作是国家的守护神,但每一任君王都懂的如何利用他们之间的利害关系来巧妙的钳制住每一个家族,若为我用,必从吾之,王之道,何其奥

    凡,这次的贸易打击站,你有什么看法?白夕轻声问道。

    这可把陈凡给气的,但又不能发作,只得强行忍着,但有了情绪如果不及时发泄出来,久而久之,人是会变的

    好在陈凡很懂得这个道理,所以,现在院落里不知道谁养的一只土狗遭了殃,只见陈凡拿着一根木棍,在狗的周围画了一个圈,然后把狗放在圈里,而陈凡在圈外,只要狗出了圈,那好的,陈凡就朝着自己的头来一下,当第三跟木棍被敲断的时候,陈凡的怒气已经完全的消了,如果再不消,恐怕陈凡就该躺在地上了

    欸,秦明,你说老板是不是有自虐倾向啊,他这是在干嘛?测试木棍的硬度还是准备今晚上吃狗肉啊?何冰这个长舌妇又在一旁碎碎念

    老板,在做什么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恐怕要倒霉了秦明笑着道。

    啊?你说什么?谁倒霉?何冰还没反应过来,只听见背后一阵寒风袭来,后背便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下

    你刚才说什么?陈凡的声音随即传来

    何冰一见是陈凡,顿时没了脾气,哭丧着脸道:老板,你这是干?我们可不能搞以前那一套啊,你这是有暴力倾向,连累无辜的看客,我要举报!

    哦?你要向谁举报?说说看,说不定我会饶了你!陈凡饶有兴致的搬了一把椅子坐在二人面前。

    嗯我要向老板娘举报,你虐待下属,或者我去找花姐,哼哼何冰洋洋自得的说道。

    陈凡果断的又给了何冰一木棍,然后笑着问道:这次呢?

    何冰吃痛,不停的揉着自己的双肩,然后认真的观察着陈凡的表情,他顿时好像懂的了什么,这才机智的道:没有,我完全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一个过路的,我是谁,我在哪?你又是谁,你想干我?

    何冰一边说着一边刻意的向着陈凡所坐的反方向慢慢的挪动着,发现已经出了陈凡的攻击范围,果断的撒丫子跑掉了

    陈凡和秦明顿时笑岔了气,就差躺在地上爬不起来了

    时间不长,陈凡率先停止了笑声,然后拍了拍秦明的肩膀,示意他跟自己走,也不知道白夕那里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什么没有通知自己呢?难道只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但陈凡总感觉要有大事发生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