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比趣阁免费小说 > 铁血小说 > 繁花似锦度流年 > 第七十七章 意料之中 上

繁花似锦度流年:第七十七章 意料之中 上

小说:繁花似锦度流年作者:燚外

    你你你就只会欺负我,呜呜音音语塞,竟然不顾形象的蹲在地上大哭了起来

    陈凡见过死人,甚至说还差点亲手杀了一个人,他连这都不怕,但他最怕的就是女人的眼泪,因为女人只要一哭起来,你根本就找不到原因,有时甚至就因为你进门没换拖鞋或者是到家之后没有去洗手,她们就会以点会面,将整个事情无限放大,因为她们觉得,你不重视她,而这个后果就是无休无止的泪水攻势,可以说要多可怕有多可怕,而且,你哄也不一定能哄好,有时甚至会出现反效果,只会加重双发彼此的矛盾,现在的音音就是这么一个架势,她蹲在地上,将她的脑袋深深的埋在两只粉嫩异常的美腿之间,像极了鸵鸟

    陈凡见状,急忙收起了自己那副吊儿郎当玩世不恭的模样,有些严肃但更多的是带着关心关心,轻声道:音音姐,你还好吧?我知道是我不对,请不要哭了好吗?如果你执意要哭下去的话,来,这里有包纸巾,我搬把椅子坐在这里看你哭或者拿两个水桶来,我接一点无根之水?

    ‘噗嗤你这魂淡,就会欺负我,拿我开玩笑,哼不理你了’音音说着便急忙起身,双手捂着脸,蹦跳似的离开了陈凡的视线

    ‘她这是没事了吗?女人真是神奇的生物,真看不懂啊!’陈凡心里胡乱的想着

    陈凡的手机铃声再次的响了起来,现在陈凡都有点怕自己的手机来电,因为最近这几个月以来,好像只要手机一响,就绝对有什么大事要发生,只是不知道这次又是什么?

    喂哪位?来电是陌生号码,陈凡不识,只得先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陈凡吗?我是凯瑟琳皮尔斯,我打电话过来就是想问一下,之前答应帮我查找杀死榜单发布者讯息的那个姑娘现在在哪里?之前你们可是在一起的,我这边给她打了很多个电话,但都处于关机状态,所以我想问一下,你知道她现在在哪吗?

    凯瑟琳皮尔斯?你怎么有我的电话?还是说龙家人在你手里?陈凡显然有些激动,因为他的手机之前就已经让何冰修改过,除非破解了他的追踪系统,否则,就算通信公司自己去查,也不可能知道他的号码的,看现在的情况,何冰当初设置的反追踪系统必然是被凯瑟琳皮尔斯破解了,只是现在何冰不在,只剩自己一个光根司令要怎么做呢?

    龙家人?哦你是指龙浩他们吧?说真的,我确实知道他们现在在哪?当然,我也可以告诉你,不过,作为交换,我只关心那个姑娘现在在哪?凯瑟琳皮尔斯趾高气昂的道。

    陈凡万万没想到,自己这边绞尽脑汁都不得其法在寻找的龙家人,现在却被凯瑟琳皮尔斯这个女人当作交换的筹码来谈,而且看她说的风轻云淡,仿佛他们就在她的手里,只不过,这波秀有点太明显了,这恰好证明了一件事,凯瑟琳皮尔斯确实参与了这件事,甚至说极有可能已经与黑衣组织达成了某种共识,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在国站住脚跟才是他们的目的吧

    说吧,你想要我怎么做?陈凡思索良久,这才开口问道。

    好,痛快,明天这个时间,我会再给你打电话,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拜拜电话骤然挂断,仿佛从未打来过一样

    这下麻烦了,我该怎么做才好呢?陈凡有些慌乱,自言自语道。

    孙承光再次的消失了,只是相较于以往,他这次给白夕留下了确切的地址,如果再发生今天这样的事,只要去这个地址就一定会找到他,只是这个地方额怎么说呢?有点嗯对,就是莞城,那个有名的性都

    俗话说的真好,大隐隐于市,孙仙人简直就是对这句话彻头彻尾的诠释,活生生的例子

    陈凡又一次的迷茫了,他现在手握天命龙牌这样的绝世宝贝却不知该如何运用,大有浪费资源的架势,但事实证明,如果你的幸运值爆棚的话,那么总有一天,你会变成这个世界上最幸运的人,这不,陈凡现在就是了

    当陈凡的蛊毒祛除时,原本一直处于昏迷状态下的何洁却突然睁开了双眼,继而面色微红,时间不长便恢复如常人,负责照看的护士都被眼前这情形吓了一跳,原本被定性为昏睡状态下的植物人竟然奇迹般的苏醒了过来,而且,一如往常,甚至犹过之,这怎能不令人惊奇

    当陈凡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他与花差点因为高兴而跳了起来,陈凡也顾不上大夫的嘱托,一只手牵着花疯也似的向着何洁的病房飞奔而去

    何洁也是诧异非凡,当然,她的记忆现在还只停留在她出事之前,这中间发生了太多事,这样的记忆不要也罢,陈凡和花眼角含泪的跪在病床前,一直呼喊着何洁的名字

    这情景有点像旧时农村请的老姑婆,在那围着一摊篝火转圈跳大神,只不过一个是骗子,一个是感情过深罢了

    何洁那略带苍老的手抚摸着二人的额头,从他们的面部表情就知道在她昏迷不醒的这段时间内,恐怕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但现在问谁,两人都像是事前已经商量好一般,答案惊人的一致,‘我不知道,我刚来,刚才为什么哭?因为风沙大,迷了眼!’

    何洁自然不是傻子,但她心里却也明白,该问的要问,不该问的,就要适可而止,免得惹人生厌,招人谩骂,当然,陈凡和花他们不敢,也绝对不是那种人,但他们心里却也都清楚,三人心里早就把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了解的一清二楚,只是三人看破却不说破,各自保持着自己的清醒和理智,善意谎言的初衷是好的,但有时却也是最伤人的

    陈凡现在可以说已经没有后顾之忧了,父亲陈百胜自愿待在安全部,母亲何洁也已清醒,现在摆在陈凡面前的就是如何快速的找到龙家人,以及石头和保龙一脉的年轻一辈,当然还有解救思雨以及黄毛地盘扩张的问题,原本以为可以轻松一阵的陈凡,一想到这些就头大,索性不再去想,偷摸着在病房里抽起烟来

    花现在在陪何洁,韩氏姐妹自然是寸步不离的跟着,这点倒是让陈凡十分满意,不用花钱还能得到这么强有力的保镖,估计也就只有陈凡敢这么做了

    黄毛现在估计会很忙,电话打也是白打,欸对了,音音呢?

    我说陈大少,您老还记得有我这么个人欸?我真是谢谢你啊!音音看着站在自己面前,嘴里叼了一根烟,有些痞样的陈凡,发现这家伙现在就跟祖宗一样,打也打不得,妈也骂不得

    陈凡一脸人畜无害的看着音音,那嘴笑得,嘴角都快咧到月亮上去了,他这才轻声道:咋样?我刚才这个表演手法怎么样?

    表演?你跟我俩在这扯犊子呢?要表演你拿根双截棍自己杵在电线杆子那里不是更好,还犯的着跟我在这抖咳嗽,你看我很闲吗?音音没好气的道。

    你咸不咸我咋知道?我又没舔过你,真是的,你咋这样说你自己呢,说的好像你几百年没洗过澡一样陈凡继续插科打诨,笑着答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