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第01章母女共侍 > 铁血小说 > 繁花似锦度流年 > 第七十五章 反击 中

繁花似锦度流年:第七十五章 反击 中

小说:繁花似锦度流年作者:燚外

    好在陈凡是个特殊的存在,毕竟现在保龙一脉的重任完全的落在了他的肩上,神秘的册子以及天命龙牌全部都在陈凡一个人手中,可以说是机遇和危险并存,用好了,皆大欢喜,稍不留神,就有可能把自己推进深渊,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陈凡,你想好了吗?白夕再次确认道。

    当然,不过我这边的动静可能会有点大,所以白夕姐,您这边能不能尽量帮我兜着点,我可不想上边那几位隔三差五的找我去喝茶!陈凡如实的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那好吧,只要你闹的不是太过分,我想他们也不会多说什么的,对了,你不会弄的世人皆知,天翻地覆吧?到时候,我可不好收场!白夕善意的提醒道。

    那是自然,我不会让白夕姐难做的,放心吧,只是一些打闹罢了陈凡笑嘻嘻的回答道。

    那就好,凡,你记住,你肩上的责任,不只是为了你一个人活着,还有你的花,爸妈以及整个人类世界!白夕说完便又急匆匆的走了,像她这个级别的人,每天要处理的事件何止千万,她现在能抽出时间过来探望陈凡,这就已经很难得了。

    哥,你又想干什么?我不许你离开我,不许!花粘着陈凡的臂膀,撒着娇道。

    放心吧,花,哥哥这次不会抛头露面的,我已经找好人选了,就是他!陈凡说着手指向黄毛。

    我?陈先生,您别开玩笑了,虽然我头脑不是很聪明,但通过这几天我的所见所闻,你们都是大人物,就不要跟我这种登不了台面的人物计较了吧?黄毛一脸懵逼的道。

    豪,你应该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话吧?你难道真的不想成为那样的人?陈凡再次诱惑着道。

    我我想,但是我也怕,我怕死,死了可就什么都没有了!黄毛胆战心惊的道。

    放心吧,我既然把话已经说出去了,就一定会负责好你的安全的,你现在只要告诉我,你干还是不干?陈凡给的命题其实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必须答应,否则,黄毛可能真的走不出这间病房。

    黄毛自然明白这其中的利害关系,但迫于陈凡的压力,无奈,只得极不情愿的答道:陈先生,我愿意,您说吧,我要怎么做?

    好,你过来我告诉你陈凡比着手势示意黄毛近前。

    黄毛依言走到病床前,俯身在陈凡面前

    至于两个人究竟谈了什么,没有人知道,只是知道十年后,当人们再提及黄毛时,总会竖起大拇指,虽然他的身份特殊,但却是真实存在着的英雄,相比于陈凡一行人的如梦如幻,人们更爱黄毛多一点,至于最后,陈凡他们究竟去了哪里?没有人知道!

    黄毛从陈凡手中接过了一个电话,据陈凡所说,这里边记录的绝大部分人都或多或少和极光有过关联,所以现在陈凡要让黄毛去找他们,毕竟能和极光有关系的人,绝对不是什么善茬,要么就是索命之人,要么就是死亡名单上的人,总之陈凡命令黄毛必须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搞定这帮人,不论你用什么手段,威胁,恫吓,甚至是杀鸡儆猴都可以,陈凡要的只是结果,他不在乎过程。

    黄毛得令,立刻马不停蹄的准备起来

    当然,陈凡已经从燕京总部秘密的抽调了三十名等级在青色左右的杀手,估计明天他们应该就能到了,陈凡给他们的命令就是要配合黄毛的行动,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到敲山振虎的作用,如果真的有哪个不开眼的杂毛敢触碰陈凡的底线,那估计这家伙就真的离死不远了

    黄毛的事暂时告一段落,陈凡心下还是比较放松的,这人一放松下来,就特别想睡觉,所以,现在,陈凡睡得跟死猪一样,怎么叫都叫不醒

    花和音音现在也插不上嘴,只能任由陈凡肆无忌惮的睡了起来

    时间很快来到了下午,陈凡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做了噩梦还是着凉了,突然从病床上跳了起来,嘴里大喊着,‘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花和音音都被这突然起来的巨大声音吵了起来,看着在病床上张牙舞爪,疯疯癫癫的陈凡,二女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坏了!’

    果然,陈凡的疯癫一时半会并没有结束,反倒是有愈演愈烈的架势,这可急坏了二女,但谁也没办法,只能急忙把白夕找了过来,白夕看着陈凡那发疯似的表演,心下顿时难堪,‘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白夕急忙掏出电话拨了出去,对方的声音似有些沙哑,喂请问是哪位?

    大师,我是白夕,您现在有空吗?我这边出了点问题,我的人像是中蛊了白夕嘶吼着道。

    哦?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到电话挂断,白夕双手握着电话祈求着陈凡能够平安无事。

    蛊,是古代传说中的一种巫术,多以人工施以特殊方法,经过长年累月精心培养而成的神秘物体,可大可,一般为动物,两只为一对,但也有极少类为植物,施种的方法可以直接施种也可以间接施种,施蛊之人多为女性,通常被称为‘蛊婆’,亦称‘草鬼婆’,被施蛊之人大多起先并无不适,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蛊在有蛊之人身上繁衍多了,找不到吃的,就要向有蛊者本人进攻,索取食物,蛊主难受,就将蛊放出去危害他人。

    而这中蛊之人鲜有解救之法,但据传说,若他们被救,则生命周期会大大缩短,也就是说虽然蛊毒可以祛除,但身体机能却早就被蛊毒蚕食鲸吞,所以他们宁愿身体之中残留蛊毒,也不愿被施以援救,这也就是蛊毒为什么流传千年而经久不衰的根本原因所在

    陈凡,中了蛊毒?

    陈凡自然有他的打算,不是说韩晨是什么黑帮的头目吗,好啊,我这边马上就把黄毛给扶正,我也让他来成为地下皇帝,你姚芳在哪个城市有据点,我的先头部队就杀到哪,我看你还怎么跟我斗,在国要跟我比人多是吗?哼!

    当然,这些话自然是不可能对白夕讲的,像她这种已经受过国家和人民洗礼的人,是绝对不可能同意陈凡这么做的,毕竟扶植一方地下势力也是国家所不允许的,但是哪个国家没有呢?它是一柄双刃剑,你用的好,它就是刺入敌人心脏,取其首级的无上利刃,反之,则有可能成为毒瘤,危害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甚至是妨害国家安定团结,这绝对是上边那几位所不能容忍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