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新笔趣阁免费完本小说 > 铁血小说 > 繁花似锦度流年 > 第七十三章 初见端倪

繁花似锦度流年:第七十三章 初见端倪

小说:繁花似锦度流年作者:燚外

    音音见自己说再多也不管用,只得静静的站在花身后,双眼迷离的看着躺在床上的陈凡,内心却五味杂陈,她不知道自己对陈凡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感情,是爱吗?或许是吧!

    天色渐晚,医院中依旧人来人往,热闹非凡,虽说不是菜市场,但却是异常的嘈杂,好在陈凡所在的病房位于整个医院的后区,安全部的保障还是很靠谱的,起码现在陈凡睡的跟死猪一样,完全没有要醒过来的迹象

    病房中除了花,音音,以及无处可去的黄毛以外,傍晚的时候,白夕也赶了过来,她还带来了几位神经科方面的专家,说是要给陈凡做一个全方位的检查,以防落下什么后遗症

    花自然是紧紧的跟在身后,当然,音音也不例外,两女现在的神态几乎如出一撤,在外人看来,这就是爱!

    当然,身为当事人的她们是觉察不出来的

    陈凡的检查其实做的还是蛮快的,基本上不用其他人帮忙,专家毕竟是专家,只是简单的看了一眼片子,就看出了陈凡的症结所在,他们嘱咐白夕说不必太过担心,这只是一般爆炸之后都会出现的症状,身体在受到强烈的甚至是击打之后,大脑所作出的本能反应,它会将人的神经暂时性的封闭,直到身体强度恢复如常,才会解封,这相当于是一种大脑的自我保护,也是人类行为研究所不能解密的一种未知事件罢了!

    几人听后这才将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只要陈凡没事,其他的就无关紧要,只要安心将陈凡养好,到时候他自然会醒过来的,不过专家这边也说到陈凡的身体机能远非寻常人所能比拟的,照他这个恢复速度,基本上明天就可以正常下地走路,与常人无异了!

    众人自然是开心至极,十分热情的送走了几位专家,花第一个冲回了房间,脸上终于是勉强的露出了一丝笑意,轻声道:哥,你听到来吗?你马上就可以醒过来了,花好想你!

    她不是怕与花的相见,只是她觉得自己这么做似乎有些欠妥当,就像自己做了三,抢了别人的男人一样,此刻她的脸颊早已发烫,红的似要滴出血来一般

    白夕其实早就来了,但看着在门外始终没有进去的音音,心中也是五味杂陈,爱一个人哪有这么容易,音音这个傻丫头怕是要步入这种痛苦之中了

    白夕近前,脸色如常的拉起音音的手,一起jiru到病房,只见花端坐在床边,轻声的给陈凡唱起歌来,声音宛如,透彻心扉,使聆听者身心愉悦,神清气爽

    很快,花的歌声渐渐的了下来,白夕象征性的咳了一声,花才发现白夕和音音的到来,急忙起身,有些不好意思的道:白夕姐,不好意思,我刚刚让您见笑了

    哪有?你唱的真好听呢,比那些聚光灯下的明星唱的还要好听,花,你刚才唱的这是什么曲子?我怎么从来没听过呢?

    额其实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曲子,只是刚才我的脑海里突然的就有了关于这首曲子的乐谱以及歌词,我不知不觉的就哼唱了出来,是不是很难听吖?花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怎么会?花姐,我真的建议你要去当一个歌者,因为你的嗓音简直就是为唱歌而生的,就连我这种平常不怎么喜欢听歌的人刚刚都陶醉其中,真的是太好听了音音由衷的赞叹道。

    此刻,她们不知道的是,突然出现在花脑海里的这首歌,其实是古代九歌中的一首,名为‘国殇’,只是为什么此刻会出现在花的脑海里,又为什么要唱与陈凡听,这就值得推敲了

    众人见陈凡依旧没有醒过来,但脸色却已与常人无异,顿时心下大宽,白夕又命人去买来晚饭,几人就坐在过道里,完全没有半点女人样的吃了起来,唉都这个时候了,谁还管得了那些

    众人吃完饭,白夕由于还有别的事要处理,告别了花便急匆匆的走了,音音还是留了下来,她始终放心不下陈凡

    韩式姐妹自然是寸步不离的守护着花,虽然现在她们有的是机会可以逃走,但她们又怎么会是那种人,看着先前因为陈凡的伤重而悲痛欲绝的花,二女心里亦是悲愤不已,虽说陈凡对她们来说,只是上下级的关系,但经过这么几天的相处下来,她们早已把花当作是自己的亲妹妹来看待,现在看着花的脸上终于是露出了笑意,她们也稍稍安心了一点

    在场唯独有些尴尬的就属黄毛了,他现在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又没人来理他,跟他说话,他只好默默的将手机掏出来,戴上耳机,自己玩起游戏来

    一夜的时间还是过的很快的,虽说医院里都是那种到不能再的折叠床,但现在谁又能睡得着呢,几人现在脸上的黑眼圈估计都快赶上熊猫了,就仿佛是被谁狠狠的打了一拳,那模样,太像了

    花一夜未睡,再加上连日来的疲乏,整个人身体明显的瘦了一圈,原本就羸弱的娇躯此刻显得是那么的苍白无力,她太累了!

    音音的伤势经过一夜的修整此刻也已经恢复的差不多,她眼见花晃晃悠悠的向门外走去,急忙起身搀扶住花,轻声道:花,还是我来吧,你这又是一夜没合眼,身体早就已经吃不消了,听话,去睡一会吧,这里就交给我了!你也不想陈凡醒过来的时候看到你这个样子吧?

    花明显的愣了一下,她现在神经高度紧绷,导致脑供血不足,反应有些迟缓,有些慢条斯理的道:音音,谢谢,我去给大家买好早饭,然后我就去睡一会,你先帮我照看着我哥点,谢谢!

    花说完便不顾音音的阻拦,一溜烟的跑没影了

    唉陈凡呐陈凡,你倒是快点醒过来啊,别让我们为你担心了好不好?音音望着依然躺在病床上的陈凡自言自语道。

    只见陈凡双眼微睁,有气无力的道:咳咳你真的这么希望我醒过来吗?

    呀你你真的醒了?音音欢呼着道。

    花现在的精神已经几近崩溃了,先是母亲何洁,紧接着又是哥哥陈凡,她已经真的快要撑不住了

    花坐在床边,手紧紧的攥着陈凡那早已缠满绷带的手臂,眼泪早已哭干,嗓子亦已沙哑,但嘴中还是一遍遍的喊着陈凡的名字,她真的离不开陈凡,离开她这个疼她爱她的哥哥

    花,你也睡会吧,你太累了!音音在旁安慰着道。

    音音,我没事的,你也受伤了,快去包扎一下吧,我在这里守着就好!花似有些歇斯底里,轻声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