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出版书 > 铁血小说 > 繁花似锦度流年 > 第七十一章 事有蹊跷 上

繁花似锦度流年:第七十一章 事有蹊跷 上

小说:繁花似锦度流年作者:燚外

    音音看出了陈凡的疑虑,手轻拍着他的肩膀,轻声道:陈先生,你没事吧?要不要先休息会?

    陈凡双眼微眯,叹了口气道:我没事,只是有些累了,我想先去休息了,你也去休息吧,今天发生了太多的事,让我好好想想吧,哦,对了,豪,你就现在我这住下吧,明天跟我出去一趟!

    音音见陈凡确实是累了,静静的听着陈凡说完,她并没有第一时间离开,只是双手搀着陈凡,将他扶回了房间

    黄毛自然是不敢离开,反正房间这么多,他就随便的找了一间,然后去梦周公去了

    音音将陈凡扶到床边,陈凡的身体仿佛像是见到了亲人一般,完全的瘫在了床上,音音见陈凡这样,哪还敢轻易离去,她将陈凡的衣服尽数褪去,然后又给他盖上了毛毯,听着陈凡的呼噜声,音音好气又好笑的自言自语道:你还真是个奇葩,才几秒钟啊,这就能睡着了?唉不过这白夕姐也真是的,偏偏让我来监视你,你说这又是何必呢?你做的也没错啊,反正我是这么觉得,唉

    音音的窃窃私语原本以为陈凡没有听进去,但陈凡能睡着吗?他心里藏着的秘密实在是太多了,家仇国恨,为什么偏偏要落在他的身上,他原本就只是一个平常人,也只想过普通人的生活,可是天命难违,既定的事实,早已无法改变了

    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早已无法回头,索性就一直走下去吧,也许结果不那么尽如人意,但努力过又何谈后悔呢!

    音音最终还是没有离开陈凡的房间,她守在陈凡的床边,就那么静静的坐了一晚上

    次日,凌晨五点

    陈凡从睡梦中清醒过来,看着依然坐在自己身边的音音,心中竟然生出了一丝爱怜,天气早已转凉,他拿起裹在身上的毛毯轻轻的盖在了音音的身上,只见后者身体在接触毛毯的瞬间,轻微着,看来的确是受凉了

    音音用力的裹了裹毛毯,卷成让自己十分舒服的姿势,酣睡声继续传来

    唉你这又是何必呢?陈凡不是个感情白痴,从他们第一次见面时,陈凡就可以感受到音音对自己的感情,但花又该怎么办呢?在陈凡的心里,始终只有一个位置,而它是属于花的,虽然她只是他的妹妹!

    陈凡蹑手蹑脚的下了床,来到阳台,感受着清晨即将升起的骄阳,内心的烦躁仿佛减少了些许,他思前想后,做出了一个可以说决定他一生命运的选择,继续走下去,家要保,但国更要卫,保家卫国,国在前,没有国哪来的家?

    陈凡的思绪被灼烧的烟蒂烫醒,他甩了甩脑袋,既然做出了选择,等白天再去趟白夕那里,将黄毛调查的结果再跟她说一遍,然后,该是谁的责任要定什么罪受什么处罚,陈凡都不会插手,就任由事情继续发展下去吧,强行改变历史的进程,或许可得一时贪欲,但终究不是长久之法,尊重事情的客观发展规律,这才是最终要的。

    时间很快,当音音醒来,看着早已空无一人的床铺,再看着盖在身上的毛毯仿佛一下子明白了什么,她急忙起身找寻起陈凡来

    音音来到客厅,只见陈凡正坐在餐桌旁吃着早饭,而桌上也放了好几份,显然是陈凡给他们几人准备的

    音音脚步踉跄的来到陈凡身旁,打着哈欠支支吾吾的道:呦呦呦这是太阳打天上掉下来了吗?你这有点假啊!

    陈凡嘴里正叼着一根油条,嘴里鼓鼓囊囊的,声音有些恍惚的道:啊?快来吃,要不然就都坏了

    音音连忙摇手,表示自己要先去洗漱,毕竟让一个才二十几岁的姑娘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以这种妆容见面甚至还坐在一起吃饭,这甚至比杀了她还要难受,所以音音一股脑的就跑没影了

    陈凡看着音音的背影,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只得继续吃着手里的东西,也许拖延时间才是解决一切最好的办法,漫长的时间总能冲淡一些回忆。

    很快,音音,何冰,秦明,黄毛以及秦明的一票弟兄们都坐在了餐桌前,众人齐刷刷的吃了起来

    饭吃的很快,当音音起身准备收拾残局时,白夕就已经到了,她这边也派了两个年轻力壮的伙子,还有一个模样十分清秀的姑娘跟着何冰,几个人相互的认识了一下,何冰要带的东西不多,大概也就他那个背包里的东西是最值钱的了。

    几人马不停蹄的赶往了机场,安全部的办事效率还是值得称赞的,很快,一架型的民用航空飞机便来到了他们的面前,一行人顺利的登机直奔光州而去。

    何冰和秦明走了,陈凡身边仿佛突然安静了下来,音音则很是乖巧的站在白夕身后,老大都来了,做弟的哪还有坐着的道理

    陈凡这时才组织了一下语言,然后与白夕对面而坐,将昨天黄毛所讲之事尽数说与了白夕,黄毛则在一旁静静的听着陈凡的叙述,要是哪里不对了,他还能适时的补充一下

    果然,白夕听后也表示大为震惊,但却又无法决断,好在陈凡经过一夜的深思熟虑之后,已经做出了选择,这倒是帮助白夕解决了困扰,后者也表示会通过关系来尽力的帮陈百胜少受一点不必要的处罚

    陈凡的大义凛然倒让白夕刮目相看,心下顿时对龙家以及保龙一脉的眼光由衷的赞叹起来

    白夕姐,我知道我这个要求可能有点过分,但为了我和花能安下心来考虑对付黑衣组织的事,还请你们一定要尽全力抢救我的母亲,我想这也是我爸爸和花的祈求,我代表他们谢谢你了!陈凡躬身说道。

    白夕急忙扶起陈凡,略带歉意的道:凡,你这是干什么,就算你不说,我们也会尽力去抢救的,虽然现在还是不清楚令堂为什么到现在一直昏迷不醒,但可以肯定的是那个叫柳寒城的嫌疑是最大的,我有一种猜测,我担心这个柳寒城很可能与姚芳有关联,否则,凭我们现在这么发达的医疗科技是不可能诊断不出病因的,只有这个神秘的黑衣组织才会有这种奇怪的东西,欸凡,你说这会不会是某种巫术什么的?

    巫术?你指的是南疆邪术?陈凡似懂非懂的道。

    嗯,我很怕会是这个结果,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就太可怕了,这种南疆之术十分邪门,不是还好,要是,我们的时间恐怕真的不多了白夕双手捂着嘴,似是十分害怕,声音着道。

    不可能,我不相信,现代科技都已经这么发达了,怎么还会有这种东西,那要是人人都会,岂不是天下大乱了,不行,我要立刻见到柳寒城,我要问个清楚!陈凡额头上不断的渗出汗珠,脸色十分虚弱。

    音音见状急忙上前搀扶住陈凡,对着白夕点头道:白夕姐,你看,这

    走,带上凡,我们这就去医院!白夕话毕,急忙带着二人直奔医院而去。

    黄毛不知道该去哪,只见院子里有多余的车,他便也开了一辆跟在白夕她们之后,也朝医院开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