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三七中文网笔趣阁 > 铁血小说 > 繁花似锦度流年 > 第一百六十八章 事出有因 上

繁花似锦度流年:第一百六十八章 事出有因 上

小说:繁花似锦度流年作者:燚外

    白夕双眼微眯,平静的道:不可能,无论如何我也不会带你去见他的,若你执意如此,那就杀了我吧!

    你!赵琪长吁一口气,拿着短匕的手也开始剧烈颤抖起来,而从白夕的玉颈间渐渐渗出一丝血红

    赵琪,我劝你还是先放了白部长,这对你,对她,对我们大家都有好处,不管你们当年发生了什么,时间已经过去了怎么久,它早可以冲淡一切,包括仇恨!何冰急的就如那热锅上的蚂蚁,不停的在原地打转

    这里没你事,给我滚一边去!赵琪说着又是一脚,再次将何冰给踹了出去

    你不要欺人太甚,有什么事冲我来,欺负他作甚?白夕是知道何冰的,他是一个黑客,电脑厉害到不行,但是说起打架唉,还是不说了吧!

    现场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安静起来,不过这种安静却是出奇的吓人,每个人的呼吸甚至都能听得一清二楚,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寂静吗?

    放开她!这是应龙的声音!

    在座的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袭白衣的应龙飘然入场,嗯,对,就是飘,这家伙竟然直接飞了进来,喂,哥们,你以为你在拍戏吗?

    白夕嘴角轻微上扬,轻声对身旁仍旧激动不止的赵琪道:放了我吧,在他面前,你将毫无还手之力!

    赵琪完全不顾白夕的劝阻,厉声道:你是什么人?敢管我的事,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应龙并没有搭理这赵琪,只是一步一步的走向白夕,然后赵琪见来人完全没把自己放在眼里,心下一火,拿在手上的匕首直接刺了出去,不过应龙是不会在乎这个的,他甚至连看都没看,一把拉起白夕,径直向外走去

    我们说回这赵琪的匕首,她本就火大,这刺出去的力量若换作寻常人,怕是不死也得重伤,但是赵琪的匕首刺向应龙时,她根本近不了他的身,也就是说赵琪刺出去的匕首在离着应龙还有几公分的地方赫然停住,无论这赵琪再使出多大力气,依然无法前进分毫,这是为什么?因为她要刺的不是人,而是神,光是那神芒护体,这赵琪就休想刺伤应龙!

    赵琪傻了,她这么多年卧薪尝胆,精心策划的一场复仇行动,竟然就这样轻易的失败了,那自己这算是什么?不仅没有杀掉自己想要杀的人,还把自己给搭了进去,天道不公啊!

    你没事吧?应龙轻声问道

    白夕先是将脖颈只见得血丝擦净,这才笑着道:多谢大神的救命之恩,刚才真是太险了!

    你不用谢我,你是凡的女人,我理应要保护你的,不过以你的身手,想要直接击毙那赵琪简直轻而易举,你为何不

    白夕心下一惊,果然还是被应龙看出来了,大神,真是什么都瞒不过您,的确,就算她用匕首抵住了我的咽喉,但是我想杀她却也是易如反掌,只不过,我却不能那么做,因为

    是因为赵刚?应龙猜测道

    对,大神可能有所不知,这赵刚二字对我们安全部来说不仅是禁忌亦是梦魇,我长话短说,他背叛了国家,所以我们秘密处决了他,对外则宣称他是被某国外势力剿杀,也算是对他的家人有一个交代,但不知这赵琪是从何处得知了当年的秘辛,所以才有了刚才这一幕,让大神见笑了白夕轻描淡写的道

    哦?那这赵刚当年企图叛国的证据是从何处得来?应龙继续问道

    是从他的结义兄弟也就是现任安全部副部长的罗辉处得来,是他主动去找了那位,这才有了后来的一系列事件,至于具体是什么证据也就只有那位知晓了,而赵刚被处决后,他的家人就由罗辉负责照顾,这么多年也是相安无事,直到刚才赵琪表明了她的身份,我才猛然间记起这件事,否则,这份记忆一定会被我深埋心底的,因为这是我安全部的耻辱!白夕义愤填膺,越说越激动

    也就是说这份关乎着赵刚身家性命的决定性证据,你们未作任何甄别直接就杀了他,是吗?应龙沉声道

    具体是什么情况我还真不清楚,我只是奉命将他处决,而之后的事则是交由罗辉来负责的,包括善后工作!白夕轻声答道

    好,带我去找那位,若是这件事不及时解决,我怕夜长梦多!应龙说着已经将白夕装进了自己的随身空间袋,纵身一跃,飞入天际,一眨眼便消失不见

    应龙与白夕的事我们稍后再说,现在回到会议厅

    赵琪,放手吧,我们是斗不过他们的,与其这样做无谓的斗争,倒不如放弃仇恨,让自己活的潇洒自在一点难道不好吗?赵琪身旁现在站着一位老者,约莫有六七十岁的样子,一头银白色的长发十分飘逸,着一身汉服,脚蹬软底布鞋,颇有些仙风道骨的意味,此人乃jl省的裂天分部负责人,袁杰!

    袁爷爷,我我苦了这么多年,就是为了替我父亲讨回一个公道,我不想杀人,我这一生杀了太多的人,双手早已沾满了鲜血,它已经麻木了,可是我杀的都是什么人?贪官污吏,地痞恶霸,我为了什么,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还我父亲清白,可是呜呜原先还对白夕恶语相向的赵琪,此刻却是老泪枞横,哭的伤心不已

    啥?你杀人是为了还你爹清白?逗我呢?何冰一直侧耳倾听,适才听到赵琪所说之言,一个没忍住,便直接笑了出来

    仇恨会蒙蔽双眼,该来的时候它会张起獠牙而来,这仇恨早已融进了血液,刻入了心脏,而拥有仇恨的内心则是需要伤痛来喂养,用鲜血来满足的!

    白夕姐,这赵刚是?何冰眼见着白夕竟然浑身颤抖起来,急忙问道

    白夕并没有回答何冰,只是压下心头的悸动,赵琪的短匕只离着自己有几毫米,但她仍然沉声道:赵琪,你不要冲动,若是你在这里杀了我,你一定跑不出去的,你先把匕首放下,我们有话慢慢说!

    赵琪冷哼一声,姓白的,我知道当年那件事怪不到你头上,说到底,你也只是一个执行人而已,我要见他,我要见那一位!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