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笔趣库三七小说网 > 铁血小说 > 繁花似锦度流年 > 第一百四十四章 鸿门宴 中

繁花似锦度流年:第一百四十四章 鸿门宴 中

小说:繁花似锦度流年作者:燚外

    没有,被他们逃了来人战战兢兢的回答道

    马上去给我查,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把他们给我找出来,既然这些人明知白夕的身份,却还敢下此毒手,背后必定有人撑腰,一定要将他们连根拔起,不能让这股势力做大,威胁到国家安全!老者直接下令要彻查此事,那份威严绝对的不容置疑

    是,我们这就去!来人向陈凡使了个眼色,这才轻身退出了房间

    千元,我记得白夕是你的女儿吧?龙浩此刻也有点懵了,这什么情况?今天是黑道凶日吗?

    白千元早已伫立当场,白夕是白千元的女儿,这点就连陈凡都不甚了解,这下可玩大了,在自己岳父面前把他女儿‘整死了’,这还得了?

    白千元此刻心里在想什么,旁人无从得知,但从他那颤抖的双手却可以看出,他是真的怒了!

    保龙一脉中白家可是号称杀神般的存在,所以,白千元动了,他掏出电话联系了自己的家族,不论付出什么代价,杀害白夕的人必须找到,而等待他们的下场或许只有一个,死!

    武者,蛮力出众,但智慧有所欠缺,白千元也一直以另外三大家族马首是瞻,可是现在这个特殊时期,也由不得白千元等待了,他就只有这么一个女儿,为国家,为人民,付出了多少,只有他自己知道,可是现在呢?人已逝,说的再多有什么用呢?以血祭天,这才是正道!

    陈凡现在的注意力已经集中到四人身上,他原本想通过这样的一个假死来诱出那个心怀异心之人,可是照现在这情况来看,人人自危,怕也很难露出马脚吧,他要怎么办呢?

    除了老者以及陈凡一行人之外,保龙一脉的四人已经开始慢慢的夹起自己面前的菜点吃了起来,老者双眼微眯,左手轻推镜框,面带微笑的看着面前的四人,心里已经开始酝酿起接下来的说辞

    果然,四大家族这边还是以龙家为首的,只见龙浩将手中的筷子放下,拿起桌边的纸巾擦拭了一下沾满油渍的嘴唇,这才缓缓开口道:您为何不动筷子呢?是口味不合吗?

    龙浩口中的‘您’,自然指的就是老者了,但是后者也只是微微一笑,并未作答

    陈凡从进得房间就已经感觉到了气氛的诡异,但纵观众人,却都是笑逐颜开,完全看不出在坐的众人有丝毫的别有用心,但事实就是如此,今天这顿饭极有可能是陈凡长这么大以来,吃的最心惊胆战的一次,人人都是戏精,就看谁能笑到最后了

    老者终于是开口了,但是这步骤未免也进行的太快了,只听他淡淡的道:我听说最近有人想要我的命,不知在坐的几位有何看法呢?

    这绝对是红果果的试探,老者此言一出,包括龙浩在内的四大家族,人人皆变颜变色,阴晴不定,着实让人拿捏不透他们心中的想法,约莫十几秒之后,龙浩竟然直接起身,来到老者面前,伏在他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

    老者笑意更浓,但放在桌下的双手却是在剧烈的颤抖着,看来,龙浩定然也是觉察出了什么,但是他这么做的后果直接招致了另外三大家族的不悦,只见王震天放下了手中的筷子,平静的道:我不知道您话里指的是在坐的哪一位或者哪几位,但是阿龙你这么做就有点捕风捉影,欲盖弥彰的嫌疑了,咱们几个老家伙虽然贵为保龙一脉的家族长,但说到根上,咱们都是国人,而您在任上这些年所做的功绩我们大家有目共睹,普通的老百姓对您爱戴与拥护甚至直追那位开国者,要说我们几个想要杀掉您,那好,请拿出铁的证据,否则,我王震天第一个不愿意,这种明摆着的污蔑我是不会理的,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您说呢?

    老者目光如炬,扫过在坐的众人,最后目光落在陈凡身上,那意思就仿佛在问,‘凡,你觉得呢?’

    陈凡会意,但却也是稍作思索,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话术,这才轻声道:在坐的诸位,都是我的爷爷辈,本不应子我多嘴,但既然爷爷今天邀请我来了,那就没有把我看作是外人,既然是这样,那子我就斗胆说几句爷爷他能得到这个消息,必定不是空穴来风,但他老人家胸怀宽广,气量大度,不惧这些人行径,故而才有了今天这场所谓的年夜饭,爷爷他是不相信我们传承千年的保龙一脉里会出现这种事的,但是凡事皆有例外,爷爷在这个位置上坐的久了,难免有人会眼红,嫉妒,酒后之言可以不作数,但若是真的有心针对爷爷,那子我势必会与之死扛到底,子我没什么本事,死了也就死了,但事情如果真的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对你我,对百姓,对国家都是一种不可估量的损失,现在的国际局势我想在坐的诸位肯定比我清楚,我就不再赘述了,米国的亡我之心即便是过去了这么多年,依然存在,如果我们这个时候起了内战,那最后渔翁得利,坐享其成的必然是米国,杀一人毁一国,我只想问一句,这样做,值得吗?

    陈凡的话就像是惊天炸雷一般,直击着在坐的每一个人,别看他才二十几岁,但这份勇气与见识却是同龄人无法比拟的,看来当初风里希选陈凡作为本次的天命者,绝对是有她的道理的,蝼蚁虽,聚,可食象也,话虽难听,但却不无道理,若真的有人要对老者动手,现在怕也是得好好的考虑考虑了

    ‘啪啪’老者率先鼓起掌来,他先前想找陈凡来,只是因为他是后辈晚生又是天命之人,即便是四大家族真对自己有什么想法,估计他的存在也会让其有所收敛,但是没想到陈凡竟然能够说出这样一段慷慨激昂却又令人无力反驳的言辞,老者对陈凡的看法又提高了一个层次,也许他真的完成那个吧

    凡,你说的不错,我虽然不知道这个消息是从哪里传出来的,但这明显是有人故意散布的虚假消息,为的就是抹黑我们保龙一脉,分裂我们和国家之间的关系,我龙浩今天就打开天窗说个亮话,我龙家自始至终都会一直拥护我们的领导人,若是有人想取他性命,那就请先杀了我,灭了我龙家!龙浩一脸坚定,语气强烈的道

    而另外三大家族也都各自表达着自己的决心,虽然陈凡一直在暗中观察,但四大家族几近完美,无懈可击,难道老者的消息有误,抑或是别有用心之人的奸计得逞?

    老者仍然面带微笑,他对四大家族本意上是相信的,但这可涉及到自己的身家性命,虽然他在这个位置上待的久了,对这些早已看淡,可他还想多为百姓,为国家做点事,这也是他余生最大的夙愿,如果现在死了,他心有不甘啊!

    所以,今天这场所谓的年夜饭不仅是老者对保龙一脉四大家族的试探,更多的是为了肃清这个传闻,保龙一脉传承千年自有它存在的道理,而以老者为首的权力执掌者们,与这股势力间明暗关系的变化则会直接影响到国日后的发展与建设,所以,保龙一脉不可弃,自己更不能死!

    这顿年夜饭在一片诡异的气氛中进行到了后半段,由于每个人都各怀心事,所以这绝对算得上是一次极其尴尬的饭局,期间无人敢多说一句,因为多说多错,万一让这位心生疑窦,那岂不是得不偿失,所以,大家才宁愿选择继续沉默下去

    时间在一点一滴的流逝,距离花登台表演的时间也只剩下半个时的时间,这边大裤衩晚会的导演也是打来了电话,询问花能否准时参加,花表示自己一定会准时赶到,挂了电话,她收拾了一下,辞别了那位和陈凡,向着大裤衩前去

    当然,陈凡这边则是直接通知了形夭前去护送花,毕竟现在可是特殊时期,阿勒克图又隐藏在暗处,全方位的保护是必要的!

    而就在花离开十几分钟之后,在零点的钟声响起之前,白夕终于是来了,不过她却是被人抬进来的,在担架上的她似乎很平静,难道,死了?

    陈凡瞬间泪崩,一把推开来人,直接跪在了地上,双手抱起白夕,大声呼喊着,夕夕,夕夕,你这是怎么了?给我醒过来啊!

    音音和凯瑟琳也是震惊了,这什么情况?白天还是好好的,这怎么才分开不过半天的时间,就这么天人两隔了呢?

    凡,这是假的吧?白夕姐她不会的,我不相信!以音音和白夕之间的感情,你让她看到这样的画面,无异于是在折磨音音,所以,音音说完这句话之后直接晕倒在地

    陈凡哭的撕心裂肺,不过这个时候也没人会怀疑这其实只是陈凡和白夕商量的一个计策,为的就是将老者说的那人引出来,至于假死,身为安全部长的白夕当然有许多种方法可以实现,实在不行的话,不是还有形夭嘛,人家再怎么说,可是一尊神袛,让你昏迷几个时还让人无法察觉出原因,可是轻轻松松的

    老者终于不再是之前的神情了,想必‘白夕之死’对老者来说也是一种打击,这种打击不止是上痛苦的表现,更多的则是精神上的折磨,老者能在这个位置上坐这么久,当然是有道理的,一是勤勤恳恳的执政,深得民心,二是选贤用明,不任人唯亲,不袒护包庇,至于这第三点嘛老者自然是他的情报来源,而这个则正是白夕所负责的,这么多过去了,老者与白夕之间早已是无比默契,可是现在如果白夕真的死了,那老者自己的消息渠道绝对会受到影响,甚至会长时间处于瘫痪的状态,这对他的执政力必然会产生极大的影响,所以,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别看这只是白夕的死,但引发的后果绝对是空前的,老者若是此时还能稳若泰山,不动声色,那就真的是有鬼了!

    老者近前,弯腰下身,轻轻的为白夕整理了一下衣服,沉声向来人问道:她是怎么死的?

    陈凡与白夕早就料到了老者会这么问,所以这来人也是裂天的手下所假扮的,当然在现在这么个特殊时刻,是没有人会去在乎他们的真假的,而之前陈凡也早已交代过他们了,所以这两个人回答的十分谨慎,报告,白部长她是以身殉职的,事情是这个样子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