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新笔趣阁免费完本小说 > 铁血小说 > 繁花似锦度流年 > 第一百四十三章 鸿门宴 上

繁花似锦度流年:第一百四十三章 鸿门宴 上

小说:繁花似锦度流年作者:燚外

    酒店的位置选在了燕京西城区的鱼渊酒店,因为这里可以说是国接待世界各国领导人的最佳场所,据说,这里接待过的总统、国王、总理已经近两千多人次,绝对是一座超星级酒店

    而另一个,花要登台表演的大裤衩其实离这里也就十几分钟的车程,吃完饭再出发,在时间上也赶得及

    负责开车的司机是个话痨,一听说要去鱼渊酒店,瞬间来了兴致,与陈凡几人聊了起来,不过陈凡心中有事,花三女现在也是各怀鬼胎,全都一个劲儿的盯着陈凡,那司机自顾自的说了半天见没人搭理自己,只得打开收音机,听起广播来

    大约行驶了半个时的车程,鱼渊酒店的轮廓已经开始在众人面前浮现,在月光的映照下,整个酒店就仿佛置身在云雾中,好不壮观

    车子缓缓的停下,这边已经开始有人引领着陈凡一行人前往酒店内部,看来,今天在这里的应该只有那位与保龙一脉了,现在正是饭点,但是酒店内却是空空如也,灯也只是开了了了几盏,想必也是为了节约用电吧

    陈凡一行人在服务生的带领下,很快来到了位于整个酒店后方的兰菲苑,远远望去,只有这里是灯火通明,看来那位与保龙一脉应该早就到了吧

    陈凡入得厅内,确见众人早已到齐,倒是自己有些不守时了,那位却摆了摆手,示意陈凡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并且让他坐在了自己的右侧,现在这个位置就显得有些尴尬了,试问能够坐在这位身边的,整个国能有几人?这里边所蕴涵的深层意义就有些不言而喻了

    花三女则是坐在了这位的左侧,当然,花是最靠近这位的,毕竟人家可是这位的孙女,疼人是必须的嘛

    保龙一脉包括龙浩在内,则分列左右,餐桌上已经摆好了饭菜,虽然种类繁多,但大都是一些居家过日子必备的菜,由此也可以看出,今天的主要任务并不是为了吃饭而来,那这鸿门宴就真的坐实了

    一场各怀鬼胎的鸿门宴即将开始,项庄舞剑,可这剑又是指向谁的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老者已经走了,但是却留下了心事重重的陈凡

    保龙一脉四大家族对自己都还算不错,尤其是龙家,如若没有当时龙浩的举荐,自己何来今时今日的成就呢?若是这样,那首先可以排除的应该就是龙家?那剩下的三家呢?王,沈,白三家又是打什么如意算盘?抑或是三家各自为政,表面上心同力合,实则各怀鬼胎?

    陈凡顿觉头大,这种玩儿心理的事果然不是他所擅长的,距离这所谓的鸿门宴只剩下二十几个时,花那边肯定是指望不上了,这边音音与凯瑟琳也稍显年轻,阅历不足,那剩下的就只有白夕了,对,就去找白夕!

    陈凡既然心下打定了主意,说走就走,他很快便来到了白夕的房门外,但是无论陈凡如何敲门,这房门却始终纹丝未动,难道白夕已经走了?

    凡,你在干什么?白夕的声音竟然从陈凡身后传来,他急忙转身,只见白夕已经换上了一套看上去十分休闲的运动服,宽松的衣服正好将白夕那丰满的身材展现的一览无遗,陈凡瞬间血脉喷张,这你难道不知道你本身就是罪恶的本源吗?

    我我陈凡已然将之前心中所想忘的一干二净,他一把揽过白夕,然后奔向了自己的房间,将白夕重重的摔在了床上,自己则直接脱了个精光,然后嗯,以下省略一万字!

    陈凡完事之后,这才点燃了一根香烟,看着伏在在自己胸前的白夕,他心满意足的摸了摸白夕的脑袋,笑着道:夕夕,怎么样?我还算可以吧?

    白夕脸颊绯红,浑身早已没了气力,只能偶尔挣扎着点点头,嘴里时不时的吐出几个字,‘嗯嗯’

    没有啊,怎么了?白夕也稍稍恢复了些许的体力,一脸莫名其妙的问道

    哦,其实是这样陈凡将老者的话一股脑的说与了白夕

    啊?保龙一脉中有反骨?不会吧?我可是白家之人,从没听过四大家族里谁会有这种逆反之心啊?白夕一脸惊恐,不可思议的说道

    我现在还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爷爷既然说有,那就绝对不是空穴来风,他老人家在那个位置上这么多年,必定有他的消息来源,所以这次恐怕会与四大家族之间有一场不见硝烟的暗战,我我脑袋比较愚钝,所以刚才想找你来商量来着陈凡掐灭掉手中的香烟,认真的道

    找我商量?那怎么商量到床上来了?嘿嘿白夕脸上的红晕逐渐褪去,恢复了往日的白皙,不过这种红里透白的转变在陈凡看来,却是充满了无尽的诱惑

    那个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嘛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啊?花她们我是指望不上了,现在身边能够出谋划策的就只有你了,我的夕夕女王,就快点拯救一下生吧!陈凡半跪在床上,竟然行了一个跪拜大礼,虔诚的问道。

    白夕被逗得咯咯发笑,但是笑过之后,她也陷入了无尽的沉思中,的确,她是来自白家,但是她出来的早,关于家族里的事,她的记忆早就开始变得模糊,不甚了解,现在你让她去胡乱猜测四大家族的心思,岂不是画饼充饥,自欺欺人吗?

    凡,其实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毕竟我也是关系之人,我定然是向着我的家族的,但是此事却又非同可,若我言错一句,扰乱了你的判断,这个罪过我可担不起白夕眉头微蹙,眨巴着双眼看着向陈凡,一脸无奈的神情

    也是啊,这白夕本就属于四大家族之一的白家,于情于理她都不应该掺合到这件事情当中来,可是陈凡现在还能指望谁呢?除了白夕,他实在是想不出还有谁能够帮他,所以,最后还得求助白夕

    凡,如果实在没有别的办法,我倒是有一计,不知可行否?白夕主动贴近陈凡的后背,而后者感受着那份柔软,一时间有些陶醉了

    你确定此计可行?可是万一到时候他们不管不问,岂不是要委屈了你?陈凡转过身子,双唇直接贴上了白夕

    ‘呜嗯’一阵激吻过后,两人再次分开,而白夕的胸脯则忍不住的起起伏伏,陈凡仿佛能够清晰的听到白夕的心跳声,许是缺氧了吧

    现在已经是凌晨,陈凡从白夕的床上爬了起来,冲了一个凉水澡,然后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再次抽起烟来,他认真的考虑了一下白夕之前提出的想法,很危险但却是可行,只是风险大于收益,这万一把握不好分寸,死,或许还是轻的!

    陈凡就那么坐在那里,一直到太阳初升,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射了进来,今天的气温还算不错,虽然时值深冬,但风吹在身上却是感觉不到有多寒冷,反倒是有一种风过湖面轻吹杨柳的舒爽感

    凡,你一晚没睡?白夕轻身出了房门,看到顶着两个硕大黑眼圈的陈凡,惊讶道

    嗯,我睡不着,这事压得我快喘不过气来了,我感觉我的肩膀好重,重的放不下一根羽毛陈凡的声音中充满了沧桑与失落,说到底,陈凡也只是一个刚满二十七岁的青年男人,而他肩上挑着的却是天命与全世界,他太累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