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出版书 > 铁血小说 > 繁花似锦度流年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小花杀人了? 下

繁花似锦度流年:第一百三十一章 小花杀人了? 下

小说:繁花似锦度流年作者:燚外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我刚才听我妹妹说,是那个光头男想要非礼她,你们查清楚了没有?到底是什么情况?总不能一直这样关着她吧请给我一个交代!陈凡双眼微眯,一屁股坐在了他面前的凳子上,脸色稍显阴沉

    陈先生,关于您妹妹杀人的事我这边已经派人加紧去查了,不过事情有些棘手,光头男尸体已经直接被烧光了,现场的取证工作确实是有些困难,您看能不能再多通融一段时间?沈军说的句句在理,这让陈凡也不好辩驳什么

    难道就一直这样关着她?**是你们警察的事,何故要这样为难我妹妹,再说了,是那个光头男意欲不轨在前,我妹妹防卫过当在后,事实清清楚楚,难道你们想将罪名强加到她身上吗?陈凡厉声道

    怎么会?我们可是人民警察,负责保卫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我们头顶的是国家宪法,刑法,脚踩的正义理想的天平,面对的是广大的人民群众,我们是警察,不是流氓无赖!沈军面对陈凡的质疑,愤愤不平,大声喝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希望你们能够酌情的为我妹妹考虑一下,她是一个公众人物,影响力要比你我大得多,而且她还是上边那位最心疼的孙女,我怕他老人家一生气,这事情就变得更麻烦了,哦,对了,我听说当时在现场的除了我妹妹之外,不是还有一个女人吗?你们完全可以把她喊来,以她的口供来定罪嘛!陈凡先是为刚才自己的冲动作了解释,而后又为沈军指明了破案的方向

    陈先生,您说的我已经这么做了,而且当时在现场的那名女士我也已经把她带回了队里,但是她现在精神上似乎是有些问题,可能是因为当时的状况而产生了后遗症,现在的她言辞有些混乱,明显是受到了惊吓,所以我们在等!沈军也将实情说了出来

    你们在等?但是难为的却是我的妹妹,刘局长,我想白夕姐那边已经给你打过电话了吧,她说了什么我大概也能猜得出,现在,我能带我妹妹走了吗?陈凡也懒得跟沈军再多说什么,直接转身向刘局长要求道

    当然可以!刘局长显然更通人情,因为他知道后续的一切事宜都会由安全部来负责,自己这边既然已经得到了通知,能放就放吧

    局长,这似乎是不合规矩更不合法律啊!沈军急忙阻止道

    沈军,我现在是以局长的身份,要求你放人,而且之后**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会有安全部的人来负责!刘局长命令道

    好吧,既然安全部的人准备接手,我就不阻拦了,陈先生,告辞!沈军似乎是生气了,不再等陈凡言语直接转身离去

    陈先生,你看这刘局长有些难为情的看着陈凡,不知该如何是好

    刘局长,此人正义感爆棚,如果有可能的话,能帮我再联系一下他吗?陈凡正值用人之际,沈军的性格倒是颇得陈凡赏识,这才有了要挖人的决定

    这我抽时间跟他说道说道,不过沈军这人就是一根筋,轴的很,我怕他刘局长有些无奈,想必他平日里也没少为这沈军擦屁股吧

    你放心,我这里的待遇绝不比体制内差,如果他愿意,就让他给我打这个电话陈凡说着把自己的名片交给了刘局长,自己则带着花直接出了警察局

    这儿?可是这里不是警察局吗?花在这里能受到惊吓?陈凡不禁想起了之前从电视中看到的报道,说是某国外警局借口调查,将当事人带到警局之后集体进行猥亵,而后对当事人进行了毒打并恐吓对方,若将此事泄露出去,将会招致杀人之祸,难道花她

    陈凡的屁股就像被火点着一般,急匆匆的冲进了他面前的警察局,风里希紧随其后,大踏步的走了进去

    欸你们找谁?先过来登记一下!负责接待的是一个年轻的男警官,看模样应该是刚从警校毕业,稚嫩的脸庞透露着一脸青涩

    我找花,她在你们这里,快带我去见她!陈凡火急火燎,现在还能好好说话就不错了

    花?谁是花?说大名!男警官眉头微蹙,有些不耐烦的道

    大名?陈凡瞬间沉默了

    花之前叫陈花,可是自从遇见上官云滔知道自己其实是叫上官凌烟之后,她现在是用哪一个名字,陈凡还真不清楚,总之,先说一个吧

    陈花!陈凡迟疑了一下,立即说道

    男警官翻阅了一下历史记录,发现并无此人,直接开口道:没有这个人,你们到别的地方去找吧!

    什么?陈凡听罢转身望向风里希,但是后者并没有多余的动作,眼神之中透露出坚定的神情,她确认花就是在这里!

    好,你不让我找是吧,那你等着!陈凡则直接掏出了自己的手机,给白夕拨了过去

    喂凡,怎么了?我正在去往机场的路上,你不要着急,花她吉人天相,我相信她一定会没事的!白夕一边说着还不忘安慰起陈凡来

    白夕姐,我人已经在勒通县警察局了,我确定花就是在这里,但是他们不让我们进去,你想想办法,我要快!陈凡也是气的没招了,要不然他也不会动用白夕的关系

    果然,一刻钟之后,勒通县警察局的局长一溜跑了过来,他喘着粗气,站在陈凡面前,刚想与陈凡握手示意,却直接被陈凡拒绝了,他现在一心想着花,哪有闲工夫跟你在这握手,只听陈凡开口道,您就是局长吧,我想找个人,可是你的这位兄弟似乎是不太待见我啊

    这局长已经五十多岁了,如果在任上没出过什么大的纰漏的话,他再过几年就可以退休安心养老了,所以他一接到白夕的电话,就立马赶了过来,眼瞅着面前的青年一脸怒气,心想定是自己那执拗的手下又抓错人了,刚想跟陈凡握手缓和一下尴尬的气氛,哪知对方根本不鸟自己,索性也就不再自讨没趣,直接让那年轻的男性警官将自己的手下喊了过来

    这来人正是将花带回来的那个中年警察,此人名叫沈军,在勒通县老百姓口中倒是一名合格的警察,为人很是正直,也从来不吃拿卡要,再过段时间等现任的局长退休之后,沈军是最有机会接替他升任局长的,所以他这段时间尤其的积极

    刘局长,怎么了?沈军有点不明所以,开口问道

    来,我给你引见一下,这是安全部的座上宾,陈凡先生,这位是局长明显不认识风里希,之前与白夕的通话中她也并未作介绍,局长只当是陈凡的朋友罢了

    这是我的朋友,花呢?我要立刻见到她!陈凡再也忍不住了,急切的问道

    花?你说的不会是两位请跟我来沈军头前带路,陈凡,风里希以及刘局长紧随其后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