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第01章母女共侍 > 铁血小说 > 繁花似锦度流年 > 第六十五章 神秘箱子 下

繁花似锦度流年:第六十五章 神秘箱子 下

小说:繁花似锦度流年作者:燚外

    纽克斯呢?她不是还在驻地吗?她也没有看出什么异常?陈凡再次问道。

    嗯已经让纽克斯姐姐来看过了,不但没什么改善,现在就连她都有点开始不正常了,所以我才担心凡,快点回来好不好,我好怕!音音的声音明显惧怕至极,已然开始有点恍惚了

    陈凡透过音音的话,瞬间明白了,这绝对就是风里希搞的鬼,可是她这样做究竟是想干什么呢?

    风里希可是在神史中是一个正神啊,难道沉睡了几千年心智变坏了?

    凡,你确定要打开吗?应龙认真的问道

    应龙本身自己也说了,他只是负责制造箱子,至于里边究竟具体装了什么东西,他是真的不知道,他可以运用神力去窥视,但是那也得要陈凡同意才行,否则,一个不心要是修改了天命的循环,他应龙可就成了神界罪人,这是他与陈凡都不想看到的

    我你让我再仔细考虑一下,我感觉这里边装的东西肯定会与天命有关,应该也是之前某个天命者所留,我担心的是他并不想让我完成天命,而是故意留下的一种机关陷阱,你真的不知道里边是什么东西吗?陈凡再次确认道。

    应龙无奈,再次认真的道:我是真的不知道,不过你要是允许我这么做的话,我可以通过神力给你窥探一二,但这样有可能会影响到天命的进程,你确定,你真的愿意这么做吗?

    我算了,该来终究会来,是死是活,听天由命,我来开!陈凡终于是下定了决心,他不再理会应龙的左右,将箱子结结实实的抱在自己怀里,然后让石头跟何冰留在这里善后,自己则带着思雨一路来到了之前关押石头的警察局,由于之前已经让白夕打过招呼,这边的警局领导也是早早的就已经等候在门口,等待这自己

    陈凡下得车来,他的怀里依然抱着那个箱子,在车里的时候他就心翼翼的抱着箱子,因为大家都不确认箱子里到底是什么,如果强烈震动会不会引发箱子里的东西产生爆炸,所以,他一路上都是轻拿轻放,不是担心自己的生死,只是不想再连累无辜的人因为自己而受伤

    您就是陈凡先生吧,我是南郊分局的局长林建军,这次就由我来接待您,您看您是先吃饭还是林建军自我介绍着

    林局长,您没看到陈先生怀里抱着的箱子吗?他现在可没有那个心情去吃什么饭,您赶紧给陈先生找一个大的空房间,然后再把你们局里的排爆组啊,医疗组什么的都叫来随时待命,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您的官阶是想往上走还是直接扒官衣可全在您的一念之间哦!思雨站在陈凡身边笑着道。

    林建军额头上汗水瞬间滑落,他可以不惧任何人的威胁,但关乎到自己的官衣以及仕途能否顺利的事,他还是需要谨慎对待的,毕竟自己已经将近五十岁了,如果自己能在退休之前再往上爬一爬的话,等到自己真正退休的时候,也算是对得起自己父母没有白培养自己一场

    林建军不敢怠慢,急忙让人腾出了一间会议室,然后自己亲自带路将陈凡和思雨直接带上了楼,之后便急忙联系了排爆组,并且也给医院打了电话,大约十几分钟之后,所有人都已到齐,众人屏住了呼吸,静静的等待着陈凡将那个神秘的箱子开启

    欸不对啊,我他妈有箱子但是没有钥匙啊?你这不是在逗我吗?陈凡终于醒悟过来,他急忙在脑海中呼唤应龙将没有钥匙的事告诉了应龙

    大傻子,我以后是不是该这么叫你啊,这破箱子在地里都不知道被埋了多少年了,就那破锁能有多结实,你就不能直接给丫弄烂吗?应龙不断的嘲笑着陈凡

    我去,是我太紧张了,我唉,不说了,总之我先弄开这个箱子,大神,您能不能再护着我点陈凡尴尬的道。

    当然,你放心去开吧,我会用神力暂时开出一个结界,我可不想你变成强拆的,人家这房子还算是不错嘛!应龙半开着玩笑道。

    在场的除了陈凡和应龙之外,其他人并不知道在他们注视陈凡的同时,应龙的结界早就已经悄然开启了,除非是像核弹爆炸那种威力才有可能将应龙的结界击破冰山一角,但是远古的东西就算你再怎么具有威力这都是不可能的,而且在现在这个世界上,根据应龙之前的感知,地球上早已没有了神的存在,所以应龙在地球上已经可以说是无敌的存在

    陈凡心翼翼的将箱子放在了他面前的会议桌上,然后退后一步,双手有点颤抖的伸向了那把破旧不堪的青铜质地的锁具,暗运内力,手上力道不断增大,‘嘭’青铜锁具瞬间碎裂,如同粉末一般,飘散了一地

    咦?竟然这么简单?陈凡内心止不住自己的好奇,迈步近前,准备打开这个神秘的箱子

    ‘叮铃铃’陈凡的手机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被吓一跳的陈凡手差点没忍住,将箱子直接推向了自己远点,他急忙接起手机,有点烦躁的道:喂谁?说话

    凡,你在哪?花她是音音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激动

    难道花出事了?陈凡放弃了想要直接打开箱子的想法,急切的问道:音音,怎么了?你别激动,是不是花出事了?

    嗯我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你上次从燕京回来之后,花的神情似乎有些不对劲,现在这种情况越来越明显了,是不是阿勒克图那个女人在暗地里又搞鬼了?音音话里带着哭腔,显然她刚刚哭过

    不对劲?哪里不对劲?陈凡想起了之前应龙说的,花身体里有可能是住着上古大神,风里希的,如果是风里希搞的鬼,那还得了,应龙虽然神力浩瀚,但要与风里希想比的话哦,不对,应龙跟风里希完全没有可比性!

    我也说不好,但感觉花好像越来越像古人了,不论是说话方式还是走路的姿势,甚至是每天的扮相,总之,她确实有点不太正常,你要不要赶紧回来看一下,我很担心花!音音哭哭啼啼的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