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下载看书免费软件 > 铁血小说 > 繁花似锦度流年 > 第四十九章 转变 上

繁花似锦度流年:第四十九章 转变 上

小说:繁花似锦度流年作者:燚外

    花还好,她此时的全部精力都集中在陈凡和上官云滔这边,并没有多想,倒是纽克斯刚咽下的一口水,差点没再次喷出来

    纽克斯轻身来到陈凡身前,她站的位置正好是陈凡和上官云滔的中间位置,不过她是背影冲着陈凡罢了

    塔纳托斯,你是否还记得我?纽克斯此时才恢复了以往的冷若冰霜,站在她身边都能感觉到她身上不断外涌的层层寒气

    你?你是谁?滚一边去上官云滔说着已经要伸手推开纽克斯,但伸出去的手却在离着纽克斯肩膀几公分的地方再也无法动弹分毫,纽克斯双眼微眯,冷笑着道: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你给我看仔细了!

    上官云滔的神志像是突然被人操控一般,只见他两眼无神,目光空洞的看着自己面前依然站立着的纽克斯,不知是被吓得还是怎么了,他突然的吼叫道,是你?你怎么没死?

    死?你们是不是都盼着我死啊?嗯!纽克斯继续施压,上官云滔这边已然招架不住,眼看着就要跪倒在地,花却是一个箭步冲了出去,将他搀扶了起来,并用衣襟拭去了他额头上的汗水

    陈凡诧异,急忙问道:花,你这是?

    哥,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他他确实是我的亲生父亲,我不能看着他在我面前下跪,我做不到,哥,对不起!花此时早已是泪水哭花了俏脸,让人实在是心疼不已

    烟儿,你你终于是认为父了,我上官云滔亦是激动的语无伦次,二人随即抱头哭在了一起

    我去,这这什么情况?好像跟我想的不大一样啊?喂是不是你陈凡将纽克斯拉到一边,沉声问道。

    纽克斯用一种很是无辜的眼神看着陈凡,轻声道:冤枉啊,我真的什么都没做好吗?人家是父女情深,我哪有这么大本事欸你这傻子!

    啊?你说的都是真的!陈凡只能尴尬的蹲在一旁,静观事态的发展

    而这边上官云滔和花哭了一会后,终于也是停了下来,前者的神色较之前有了很大的改善,当然最主要的还是花的归来,哦,不对,现在应该叫上官凌烟!

    烟儿,让爸爸好好看看你,我真的真的是太想你了!你跟你妈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的那么美丽上官云滔此时的心情外人是无法理解的,或许女儿的回归才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吧!

    爸爸,我花此时根本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到嘴边也是再次的咽了下去

    其实花的内心现在有矛盾,就连她自己都不清楚,一边是养育她,疼爱她的陈家人,而另一边则是自己的亲生父亲,这还不是最关键的,如果上官云滔没有欺骗自己,那陈家人就是自己的弑母凶手,可陈凡是自己的哥哥啊?

    花在第一次与上官云滔见面时,就曾不止一次的想过如果真的到了今天这一步自己该如何选择?

    但是做对的选择真的有这么简单吗?

    没有两全其美的方法!

    哥,对不起,我肯定让你失望了,我知道你为我做了很多,但是我不得不承认他确实是我的父亲,我花将眼泪擦拭干净,微笑着道。

    花,哥哥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只是你愿意承认他吗?毕竟这么多年陈凡支支吾吾的道。

    哥,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在陈家这么多年,受到了悉心的照顾,优良的教育,还有还有哥哥对我的呵护,我都忘不掉,也不能忘掉,但他他再怎么说,都是我的父亲,我不知道当年他们之间经历了什么,我也不想去知道,时至今日,花长大了,我没有见过我的亲生母亲,甚至连照片都没有,可那又怎么样呢?事情都过去了,追究前尘往事有那么重要吗?爸,我这段话同样的也说给您听,我知道您心底的怨恨可能根本无法磨灭,但您能不能为了我,为了我跟哥哥,为了以后暂时将它放下,可以吗?花第一次说出了自己内心所想

    烟儿,你你能这么想我本来应该很高兴,但是我跟陈百胜的恩怨恐怕这辈子都无法化解的,陈家虽然把你养育成人,那是他们对你和你母亲的亏欠,可是这样就够了吗?不够,你母亲婉儿的死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梦魇,我无法原谅他们,必须让他们付出代价,而这代价就是死!上官云滔恶狠狠的道。

    花恍恍惚惚,起身来到上官云滔面前,竟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爸爸,难道我这样您还不能够原谅他们吗?

    上官云滔无法想象女儿跪倒在自己面前的情景,可事实就是如此,陈凡和纽克斯彻底的震惊了

    爸,我知道无论我做什么都已经挽回不了母亲的生命,可逝者已去,难道活着的人就要永远的活在悲痛之中吗?我求求您,看在女儿的面子上,您难道就不能放下心中的仇恨吗?我爱陈家人,更爱陈凡,我不想因为这件事而伤了大家的心,我不能失去陈凡,就像您忍受不了失去母亲的伤痛一样,爸,原谅他们好吗?花跪在地上,泪水早已如泉涌,看得在场的几人,同样为之伤心落泪

    我上官云滔看着女儿那坚定的神情,内心亦如奔腾的江河,话到嘴边,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

    爸,女儿这辈子没有求过您,难道就这一次您还不能满足女儿的心愿吗?花的眼泪,仿佛哭干了一样,声音早已变得沙哑,此刻的她内心是多么的脆弱,多么的不堪一击,可是谁又能了解她的内心呢?

    上官云滔用颤抖着的双手将花搀扶了起来,后者为其拭去眼泪,静静的等待着他的回答

    只见上官云滔将花护在身后,双眼直勾勾的盯着陈凡,冷冷的道:陈家子,烟儿说她很爱你,你呢?

    花不由自主的后退,她一个劲的摇着头,被陈凡握着的手剧烈的颤抖着

    花,别怕,我是你的亲生父亲啊,来,过来,让爸爸看看塔纳托斯,哦,不对,这里应该叫回上官云滔才对,他脚步平移,想要抓住花的手,这时陈凡却立在二人身前,眼神冰冷的看着上官云滔,闷哼道:别得寸进尺,花认不认你还两说呢!

    花感激的看向陈凡,然后藏在陈凡的身后,抓着他的衣角,那模样绝对是吓坏了

    陈凡轻轻的拍打着花的脊背,示意她不必害怕,一切有他这个哥哥在呢

    塔纳托斯,哦,不,我应该叫你上官云滔先生才对吧?你不觉着你就这么冒冒失失的想要从我身边抢走花有点不道德吗?陈凡话里有话,但显然他现在十分生气就是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