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书 > 道士小说 > 宠妻无度:千金复仇记 > 第十一章:针锋相对 上

宠妻无度:千金复仇记:第十一章:针锋相对 上

小说:宠妻无度:千金复仇记作者:陌颜兮梦

    杨荟婕护女心切,一把就将文倩彤拉到了身后,满脸堆笑,低声下气地向寒睿泽求情,泽少,小女若有得罪之处,我愿意代她向您道歉,您就大人大量,不要跟她一般计较了。

    寒家可是世界级大财阀,一只手掌控国内与国外的经济命脉,寒氏家族中,有不少人是身居高位,权势滔天的,寒睿泽身为寒氏家族的继承人,身份及其的尊贵,不是文家可以高攀的,更加是万万不敢得罪的。

    寒睿泽漫不经心的扫了杨荟婕和文倩彤一眼,优雅之中透着一份慵懒,凉凉的吐出了几个字,计较?凭她?也配?

    他的字字冰冷如尖锐的刀锋,扎的人心头生疼,杨荟婕和文倩彤的脸色青白交加,难看到了极点。

    面对着众人异样的眼神,指指点点,冷嘲热讽,更加让杨荟婕和文倩彤羞愧得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寒睿泽根本没将杨荟婕和文倩彤她们当回事,所以的注意力又拉了回来,咄咄逼人的追问,文大小姐,你还没有回答我刚刚提出的问题呢。

    他的内心十分的好奇,在面对这么刁钻的问题,这只狡猾如狐的小妖精会如何化解呢?

    文雅萱在心里默默的叹了一口气,唉这位尊贵的泽少为什么总要针对她呢?一次又一次的将她给拉下水,难道,就只是为了好玩吗?他们俩既无缘又无仇的,看来他是吃多撑着了!

    她墨色的眼珠一转,忽然露出甜甜的笑,仔细看的话,还可以看出一点狡黠,寒睿泽也不知怎么的,后背一阵发凉,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呵呵泽少为何这么关心别人家的家事?莫非你是看上我家二妹了?想上门提亲么?

    今天下午在澜羽金楼所发生的事情,还没有传出去,所以知情的人并不是很多。

    寒睿泽听了,嘴角直抽,啧啧啧这个小妖精可真够狡猾的,于是,他配合的说了下去,我对令妹那一种胸大无脑的女人,丝毫不感兴趣。说着,他的视线在文雅萱胸口流连,扬起一抹别有深意的笑,不过呢,我对你倒是很有兴趣,虽然,你的胸很小。

    众人面面相觑,惊讶的莫名,这位寒家大少爷,冷情花心可是出了名的,他换女人如同换衣服一般,没有一个女伴能在他身边撑过一个月。

    在他的眼里,女人就是浮云,来来去去,都不知道换了多少了,他从没有都在任何一个女人的身上,花过半点儿的心思,但此时,他居然会当众说出这样的话,怎么可能会不让人惊讶呢?

    文雅萱听了,却没有什么感觉,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嗯她感觉还不错,最起码形状很有型,也很好看,又很挺,她自己还是很满意滴~不过咧,此事关乎了女性的尊严,所以,她毫不客气的反击道,呵呵这胸小还有得救,可是白痴就完蛋了。

    说到后面,文雅萱用意味深长的视线在寒睿泽的身上打了个转,笑得十分的清甜。

    欧阳渊终于忍不住的笑喷了,哈哈哈阿泽,她在骂你是白痴呢。

    真是太有趣了,一向在女人堆里无往不利的某个男人,可是第一次踢到铁板哦。

    忽然之间,他感觉自己十分的敬佩,这位敢虎口拔牙的勇敢女子。

    文雅萱抿了抿嘴,无辜的眼睛张得大大的,一脸天真无邪的样子看着欧阳渊,这位先生,你是不是想太多了?我可从来都没有骂过泽少,你不要随便陷害人。

    杨荟婕立马走上去,轻拍着文雅萱的脑袋,大声地喝斥道,雅萱,你不要再无理取闹了,快点向泽少道歉,

    杨荟婕的心中惊疑不定,难道泽少真的看上这个贱种了?这怎么可能?难道他的眼睛有毛病?今天下午在澜羽金楼所发生的事情,她可以当作是他心血来潮,但是,这会儿的态度又算是什么?不行不行,她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文雅萱垂下了视线,掩去所有复杂的情绪,敛尽眼中的光芒,对着寒睿泽客客气气的行了一个礼,泽少,对不起。

    杨荟婕的眼中闪过了一道厉光,泽少,雅萱她不懂事,也没有什么见识,整天就只会瞎胡闹,说话经常都不经大脑,有些轻浮无礼

    由于她实在是太心急了,恨不得立刻将寒睿泽的那种心思打消,所以怒火就盖住了理智,拐弯抹角地说了一大堆阴阳怪气的话,把文雅萱贬的一无是处,虽然她说得很婉转,但是,在场的人,一个个都是人精,怎么可能会有听不懂的道理呢?

    文雅萱听了,抿紧了嘴唇,眼泪在她的眼眶里一直打转,那个样子似乎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让人看着心生犹怜。

    在场的人们都忍不住地叹息道,唉这没有亲妈的孩子是当杂草啊。

    寒睿泽明明是知道,她那是在演戏,但是,他的心中却莫名的浮起一丝不忍,这个小妖精只能由他欺负,不许别人欺负她,不管是谁,都不可以!!!

    文夫人,你果然是一个后妈。寒睿泽这句话说得,那可是一针见血,丝毫不留情啊!

    杨荟婕的声音哑然而止,整个人都风中凌乱了,脸涨的通红,这才忽然发现自己一急之下,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她多年以来苦苦经营的宽厚、和蔼的慈母形象就这样一瞬间全部轰塌了。

    文雅萱见状,差点就喷笑出声了,啧啧啧啧这家伙可真够毒舌,不过呢,这样真的好解气。

    寒睿泽说完这句话之后,就向举行宴会的主人家告辞,在三个朋友的簇拥之下,扬长而去,如同一阵龙卷风一般离开,却留下无数的惴测目光。

    文倩彤小碎步地追了上去,不舍地对寒睿泽叫道,泽少,改天我请你吃饭,你一定要来赏光哦。

    虽然这个男人很冷漠、很无情、甚至还羞辱过她,不给她面子,但是,她就是这么的贱,那么的不要脸,越是看不上她的人,她就越想要征服那个人,想让那个人也成为她的裙下之臣。

    不管是征服这个冷漠无情、风流成性、权势滔天的男人,还是抢走喜欢文雅萱的男人,这两个理由,不管是哪一个,都足以让她激动得热血沸腾。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