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出版书 > 网络原创 > 笔语 > 第十二章 影子杀手

笔语:第十二章 影子杀手

小说:笔语作者:荧三皮

    畜生金丝猴不会平白无故的杀人,它一定是受到了某人的指令!这个念头从我脑子里迸发的一刻,我下意识的环视了和我同处一个空间里的人。

    胖虎?这个头脑简单的家伙肯定不是。汪海?虽然是美国训练的高级特工,但要是说他是影子,他的那些能力还不够格。林医生,林晓玉?本来我有怀疑过她。一个陆军医院的医生放着好好的工作不干,来警察局当个法医,且不说又苦又累,试问哪个女孩愿意天天和尸体打交道?首先来意就不明。可是毛子死亡的时刻她和我在一起,没有作案时间,所有也排除。那就只剩下曾探长了。这个人高深莫测,非凡的侦查技能,高超的武艺,超过常人的知识面,让我怀疑不是人类。虽然黄万全已死,屈家大仇得报,十二盟骑也就成了他的新目标。根据马浩源的死因,新的十二盟骑内部好像也不是铁板一块,说不定他们也在相互争夺上一代留下的秘密财富。。。

    快过来看。

    就在我想得出神的时候,林晓玉尖锐的嗓音打破了我的思路。

    快过来看,你们看到了吗,尸体身上有标记!

    顺着林晓玉手指的方向,我看到毛子被金丝猴拉扯成一条一条的上衣的空隙里裸露出来的皮肤,啊!我顿时把目光聚集到曾探长身上。

    看着我干什么?你觉得是我干的?曾探长冷冷的说。

    那你说,这是怎么回事。我快速来到毛子血肉模糊的尸体旁,将破碎的上衣拉扯掉,三条印在胸口的抓痕和马浩源背后的抓痕一模一样。

    汪海见状立刻拔出双枪对准曾探长。

    喂!你们他娘的又是唱的哪出啊,把老子搞糊涂了。胖虎见事态不妙也拔出了枪可是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呆呆的把枪握在手里,不知道指向谁。

    你们觉得我就是影子?曾探长继续反问。

    哼!我走到汪海的身后,扶着胖虎握枪的手并让他把枪口对准曾探长:不是你是谁?自从张飞庙你听黄万全讲到十二盟骑的时候,我就发现了你的异常。我现在都还搞不明白为什么刘战北不明不白的被张飞像砸死,而当时他是一手握枪一手挟持着屈美阳,为什么美阳没事,偏偏他的死就那么巧?仔细想想应该是你做的手脚,因为你发现刘战北和十二盟骑有莫大的干系,于是你出其不意地将他推到即将落下的张飞像下。还有后来你假装中枪身亡,我怀疑本来就是你和明大力设下的局,你只是在掩护对方,甚至是协助对方夺走夜明珠。因为如果珠子被你拿到势必会交给中统,再想取走势比登天。再说你消失这两个月,谁知道你在干什么,如果你真是屈长江,那么屈长鸣的死和屈美阳的失踪,你为何不闻不问。你调查十二盟骑,是因为你觊觎他们的秘密,你想揭开秘密。马浩源的案子现在回想起来疑点太多,而这些疑点是谁制造的,都是你!你调查十二盟骑的老底,你发现了马浩源竟然是隐藏的盟骑,他也在试图揭开秘密,你想把他的研究占为己有,于是你对他做出了大量的心理暗示,逼迫他自杀,这样你就名正言顺地霸占他的成果。还有,就是那枚狼图腾的金币,它根本就不是你从墓里找出来的,它本来就是你的。显而易见,这样重要的,可以揭开盟骑身份的东西,上一辈的盟骑怎么能轻易地让后人发现,他绝不会放到墓葬之中。十二盟骑的身份到现在还没有暴露,也能力证这一点。还有,毛子是怎么死的?他是被金丝猴杀死的,猴子不会平白无故的攻击养过它的主人,一定是受到了指令,能发出指令的人只能是和它距离非常近的人。你说你在马浩源受猴子袭击的时候正好在二楼的窗口,这恰好满足近距离发出指令的条件。我们查过现场,桂花树上根本就没有你所说的被人折弯的对着二楼的树枝,所以你在说谎。最后毛子身上的抓痕和留在马浩源背后的抓痕一模一样,这也能证明金丝猴是接受了同样的指令这才做出了同样的攻击,于是连攻击的痕迹也都一模一样。只不过,你这次加大了攻击的信号,让猴子抓破被害人的喉管,然后你再杀掉猴子让我们无从可查。看似天衣无缝,但是哪晓得畜生并没有你那样慎密的思维还是卖出了破绽,而这破绽恰好说明了你,曾探长,你就是影子,一条潜伏在我们身边的影子!

    听起来像是怎么回事,可是我杀毛子的动机是什么?

    动机,哼!别忘了,还有金丝猴,畜生的直觉可比人强。毛子可是天天给它喂食的主人,或许正是猴子的异常举动让毛子发觉了你就是影子后才杀人灭口。

    站在警察局院子的天井里,夜风袭过,一股股凉意丝毫不能浇灭我心中的烈火。看着胡大壮两个儿子认尸的场景,我不免望月伤怀,一条无辜的生命就这样消失,留下的只有断肠人,只有陪伴他们的破碎人生。一颗流星划破天际拖出一道闪亮的弧线,转瞬间消失在天空,仿佛寓意着人生就是这样的弧线,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走到终点。我心里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查出凶手,管他是不是十二盟骑,只为了告慰已经逝去的好友老马和惨死的胡大壮。

    想什么呢?一双温柔的手搭在我的肩头,扭身一望原来是林晓玉。月光下的她脸庞微微发光,夜风吹拂着她的长发,像丝绸般摇曳,白色的医生大褂印着我的身影。对!影子!!我突然冒出了一个大胆的假设,对,就是它,影子!凶手已经用他的名字告诉了我们答案,而我却一直傻傻的揪住看似碎片的案件。我发狂似的跑进问询室,将我在笔记本里记下关联词的一页噗呲一声撕了下来。

    江津、金丝猴、面具、戏服、影子。我用黑笔在看似毫无关联的几个词语中联线,然后把老马案子的关键词一并写在上面:地方志、丰都、玻璃、酚酞、金丝猴、死猫、自杀。其中江津和丰都是两个地名,江津在重庆正南,而丰都在正东。面具和戏服是凶手影子的装扮,金丝猴是他的帮凶,为了找到合适的帮凶,凶手影子找到了毛子替他收集小动物,而胡大壮只是碰巧的牺牲品,因为影子不愿意有更多的人了解他的行踪。他调查老马,是因为老马收集地方志,有可能揭露所有隐身盟骑的身份,在对同样是盟骑后人的老马用玻璃和酚酞发出警告时,顺带杀了老马养的猫。可以说,胡大壮和猫一样只是顺带的牺牲品,只是逼迫老马自杀的附带产物。金丝猴不会主动攻击比自己强大的人类,它们只会在受到指令后才会做出对目标的攻击,那发送指令的人一定在老马的身边!如果说凶手是十二盟骑的一员那么他势必是从地狱而来又回到地狱,也就是说凶手是从丰都到了江津然后再回到丰都,而重庆是这两个地方相互交通的必经之地。一个看似蜘蛛网一样的多边形在纸上油然而生,而网子的正中正是重庆!受害人都是在重庆被杀,而凶手就如同是影子一般,他为何能在如此复杂的蛛网里游刃有余,只有一个答案,他就是我们的影子,因为他能掌握我们的一切!而这个影子到底藏在什么地方,他以什么样的身份出现在我们身边。如果是这样那曾探长放饵钓鱼的做法势必会失败,因为影子早已洞悉,那么毛子一定会有危险!今夜谁接近毛子,那他就是最大的嫌疑人。

    刚刚想到这里,从警察局办公大楼里传来了一声尖叫。

    听到叫声我的心头顿时一凉,一股不详的预感直冲脑门。我正待出门观看,一抬头正好看见盯着我的林晓玉。

    你画的是什么?她惊异的看着我画的乱七八糟的纸。

    哦,我揣测的凶手作案线索。外面刚才有人尖叫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哦,好吧。

    林晓玉跟在我的身后,我们俩朝着办公大楼跑去。

    砰!我拿在手上的笔记本被一个高大的身影撞到了地上。

    谁?我埋怨道。

    哎呀方正,我说,你他娘的跑哪去了,出事了,出事了!说话的是胖虎,只见他满头大汗气喘嘘嘘。

    什么事?刚才只顾着看着地跑,完全没注意到我身前居然窜出一只胖虎。

    别他娘的问了,快快跟我来吧。

    跟着胖虎我和林晓玉进入到办公大楼,顺着漆黑的走廊一直来到第一审讯室所在的地下监狱。

    汪海迎了出来:老董,毛子死了。

    啊!我的担心再一次被证实,我快步跑到一排打开的铁栏杆前,只见鲜血染红了地面,毛子血肉模糊的尸体半卧在墙角与铁栏杆相交的地方。在他的脸上写满了难以言表的恐惧和绝望。

    你们一直盯着他,他是怎么死的?凶手在哪儿?我愤愤地看着在场的汪海和曾探长。

    这就是凶手。曾探长指着同样倒在血泊中的金丝猴。

    金丝猴!竟然是三个月前胡大壮卖给毛子的那只金丝猴,被毛子悉心照顾了三个月的金丝猴!这个结果大大的出乎了我的意料,同时也明白了为什么影子付了钱却不把猴子带走的真正目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