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出版书 > 网络原创 > 笔语 > 第二章神秘的玻璃

笔语:第二章神秘的玻璃

小说:笔语作者:荧三皮

    马浩源没成过家,也没有孩子,至少我在认识的这段时间里没听他提及过他的个人生活。我想,这可能与他长年在中统工作的特殊身份有关。这栋楼里一共住着4个人,除了马浩源外,还有一个姓王的花匠,一个姓周的老妈子,另外就是王司机了。值得一提的是,花匠和老妈子是两口子,他们住在一楼靠东的卧室,司机则住在靠西的卧室,两间房中间夹着一条走道。马浩源一个人住在2楼,2楼的空间和1楼一样,但是只有3间房。其中靠楼道口的是最大的一间,里面摆了很多书架和一张高1米2的写字台,除此之外就只剩一把椅子。临着书房的是马浩源的卧室,卧室带着一个可以看到入户花园的露台。最后一间房的空间很大,比一楼会客厅的面积还要大得多,可是奇怪的是,这间房里什么都没有,只有四面白色的墙壁和地面的木地板,连仅有的一扇窗户也被铁条牢牢地封闭,就像是监狱的铁窗。

    咚咚咚!皮鞋的硬底触碰楼梯发出了清脆的回响。接着便传来了汪海的声音。

    方正,快下来,尸体上有发现!

    听到马浩源的司机两次三番的重复在汽车前挡玻璃上发生的怪事,我再也控制不住强烈的好奇心,不仅打断了司机的话,而且从副驾位置上当着众人的面对着玻璃吹出了一口热气。纵目睽睽之下,奇怪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当富含水蒸气和二氧化碳的热气碰到相对温度要低得多的玻璃表面时,一个紫红色的印记出现在大家面前。

    这是什么?首先发出疑问的是汪海,他是站在车外向里观看的,显然他看到的印记和我看到的形状恰好相反。

    酚酞!酚酞!这是酚酞!我兴奋地忘记了自己正置身在车内,一抬头,脑袋重重地撞在汽车的顶棚上。

    胖虎显然无法理解一口气就能让玻璃变色,他大声问道:这是他娘的什么魔术?

    不是魔术,这是科学。人呼出的气体是由二氧化碳,氧气,氮气还有水蒸气组成,当二氧化碳碰到水蒸气会变成碳酸,碳酸又极易与其他物质变成碱化物,而碱会与酚酞反应,形成这种紫红色。我在大学学习的化学专业这一次终于找到了用武之地。为了避免酚酞等化学药剂对尸体的副作用,马局长的尸体被验尸官暂时抬到了房间。

    这时,紫红色的印记渐渐消失,汪海立刻对着玻璃又吹出了一口热气,然而丝毫没有任何反应,脸上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你个傻子。你吹的是玻璃的另一面,如果那一面不含有酚酞的话当然不会有反应。在纠正了汪海浅薄的化学常识之后我继续对着内面的玻璃吹气。紫红色的印记再次出现,然而又渐渐消失,在即将消失的一刹那,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于是我对着身后说:胖子,胖子,让周妈打一盆水,另外拿一包苏打或者碱过来。

    他娘的,你要做馒头啊。

    少废话,只管拿来。

    片刻之后准备好的东西都被放到了车里,我将苏打放入水中搅拌,并把毛巾浸在水里。这时我转身看到了被汪海带来的修车铺的老板和伙计。

    我问:你就是给这辆车换玻璃的伙计?

    是的,就是我。回答得很干脆,丝毫没有任何犹豫。我仔细的围着他转了两圈,这是一个典型的山城汉子,20岁出头,中等个子,古铜色的皮肤,四方脸。望着他细长的眼睛我问道:这玻璃是什么时候换的?

    7月7号的晚上,大概10点钟。

    你在撒谎。都到晚上10点了,你们铺子怎么会没有打烊?

    的确是打了烊的,不过王叔使劲敲门,我就把门打开了。

    这么说,你是一直住在修车铺里的?

    我拿笔记下了这个细节,然后继续问:你是偶尔住在铺子里还是长期住?

    除了放假和请假,一般都住在铺子里。

    我转身问白白胖胖的修车铺老板:你叫什么?

    和伙计的态度截然相反,他白胖的身体从被警察带来后就一直抖个不停,听到我的问话,他结结巴巴地用带着浓重河南口音的方言回答:长,长官,我,我姓廖,叫友邦,廖,廖友邦。

    你不必紧张,刚才伙计回答的是真的吗?

    是,是,不紧张,不紧张。他,他说得是真的。

    修车那天晚上你在什么地方?

    我,我在,我在家里,我家离修车铺还,还比较远,在储奇门。我,老婆孩子都可以作证,还有,还有街坊可以作证,我那天晚上在,在和他们打麻将。

    好了,你先下去。我转身继续询问伙计,你认识王司机?

    伙计的回答还是很干脆:认识。

    怎么认识的?

    他经常在我这里修车,三四年了,常来常往,自然认识。

    这次是什么原因?

    换玻璃,车的前挡风玻璃。

    玻璃当时是什么情况,破得厉害吗?

    这个长官,你可以自己去看,换下来的旧玻璃还没扔掉,堆在铺子里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