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出版书 > 网络原创 > 笔语 > 第三十一章 报社疑云(下)

笔语:第三十一章 报社疑云(下)

小说:笔语作者:荧三皮

    尸体是半卧在地上的,头耷拉着,身体靠着扶梯的铁栅栏蜷缩成一团,手脚缩在一起护着胸口和腹部,整个形态如同胎儿在母体里的动作一样。破碎的头颅此刻已然还在滴着血,血滴顺着楼道空隙一直滴答到一楼大厅,在旋转楼梯和地面留下一条条恐怖的血线。

    他这个姿态是在遭受攻击的时候,保护自己。汪海说。

    我问:你看出卜老爹是怎么死的吗?

    谋杀!作案手法干净利落,不留痕迹。能在人流量较大的楼梯口杀人,说明凶手对报社熟悉,而且极有可能是报社内部人员;凶手杀人的过程很快,一击毙命,用钝器击破头颅,受害人连求救的声音都没有发出,说明凶手是一个职业杀手;还有一点很关键,凶手和卜老爹是认识的,而且卜老爹在看见他后非常害怕,不然他不会在凶手下手之前迅速地做出保护姿态。但是有一点我不明白,凶手的杀人动机是什么,卜老爹究竟干了什么才惹来了杀生大祸?

    汪海的分析非常在理,如果说卜老爹是因为什么事而遭遇杀生大祸,那么极有可能就是因为我发现的那团废纸。我下意识地摸了摸藏在怀里的地图碎片,一股后怕从脊梁骨直冲脑门,如果对方的目的是这张纸,他为什么不直接对我下手,杀卜老爹是什么意思?难道对方不知道东西在我手里?如果假设成立那么对方应该要检查尸体,但是尸体并没有被搜查过的迹象。带着疑问,我突然发现了一个重要的线索,卜老爹是在打扫卫生的过程中被害,在几分钟前我是眼看他手中一直拿着垃圾篓的,而此刻垃圾篓并不在!

    我将尸体轻轻地扶到地面,在检查双手的时候果然发现了左手因为一直拿着竹编的垃圾篓而勒出的红印。

    我将和卜老爹谈话的事告诉了汪海,看着尸体手上的印痕,汪海一拍大腿:那就先找垃圾篓。

    尸体的位置在4楼下楼的扶梯路口,往左五米便是主编室。我和汪海沿着扫帚打扫的痕迹一路来到主编室附近。

    我就是在这里和卜老爹分开。我指着主编室门口。

    汪海蹲下身子仔细打量着地面的尘土:能告诉我,你们当时谈的什么?

    我把问卜老爹新主编是谁的经过讲了一遍。

    确定就没有谈过别的?

    没有。我隐瞒了碎纸片的事情,因为见惯了这些天的真真假假我实在不知道该信任谁。

    那他有没有主动给你谈及些什么?

    我继续摇头表示没有。

    不要瞒着我,要知道我可是担负着你的安全重任,你出了问题我很有可能被枪毙!汪海看我的眼神几乎是在哀求。我看了看四周,发现在离我们不远处楼道走廊上几个保卫正排着巡逻队形移动,便把视线移到房门处。汪海会意了我的意思,他快速推开了主编室的门。当我们俩先后进入房间后,汪海将门关闭:能悄悄告诉我吗?到底出了什么事?

    我看了看他,并不答话,因为卜老爹的突然死亡给了我极大的震撼。我的脑中也有了推测:杀手一直潜伏在报社!他能注意到卜老爹,那么他肯定也在注意着我,而且杀手在暗我在明,一旦表明我已经得那两串数字的迹象,估计杀手就会立刻对我下手。如果猜得没错,卜老爹也不是一般人,虽然他的身份对我来说是个谜,但是从他故意让我发现这两串数字的行为告诉我,他也许是真正想让我了解内幕的人。可是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呢?难道是他已经发觉被人发现而要故意转移秘密?还是说希望我帮他解开秘密?左思右想,我突然有个一个主意,一个大胆的主意。

    我故意提高嗓门对汪海说:你觉得黄万全和明大力一伙在曹诚家里找了一夜是在找什么?他们最终找到了吗?

    汪海先是一愣,随后立刻明白了我的用意,他学着我的语调回答:谁知道呢,也许他们都曹诚给被骗了,秘密根本就在报社里。

    那这么说,卜老爹是发现了这个秘密才被害咯!

    有这种可能吧,但是秘密是什么呢?会不会还在卜老爹身上,你说这个杀手也真是的,杀了人怎么不搜素一下尸体呢?汪海随机应变的能力很强,很快就把话带入正题。

    我们不是也没检查吗,走过去看看。

    回到了卜老爹的尸体旁,我们开始在尸体的身上翻找。我将在曹诚办公室里故意做的一个小纸团偷偷地放到卜老爹的耳朵里。说实话这个计划有一半的几率不会成功,因为凶手有可能知道卜老爹在和我交谈的时候把秘密已经转移到了我身上。但是事到如今,也只能通过这样的办法来诈一诈了。我故意背靠着扶梯的墙用身体将汪海的头挡住,而汪海则通过我在上衣故意戳开的小洞向外观察。当他用手指掐我大腿的时候我立刻觉察到了汪海已经发现了嫌疑目标。我立刻大声喊道:这是什么?怎么有东西在尸体的耳朵里。当我将小纸团故意举起的时候,两声枪响划破长空。

    子弹射中了我和汪海,一人突然脱离保卫的巡逻队形抢步而来,他直接朝着我们狂奔。可是当他发现子弹射中的只是我的衣服和卜老爹的尸体时,再想回头已经晚了,汪海手中的双枪如连珠炮一般向他密集射出,子弹化成了一条条火线将他的四肢贯穿。

    别开枪了,抓活的。我挡下了汪海的双枪,并将卜老爹的尸体轻轻放到地上。汪海和其他保卫像猛虎一般扑了过去,并卸掉了他手中的短枪。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卜老爹?我来到了凶手身边厉声问道。

    凶手的四肢都已中弹,鲜血汩汩地往外流淌。这是一个黝黑的汉子,中等身材,体格十分壮实,虽然连中数枪但是他却咬着牙硬挺,没有哼出一声。

    哥们儿,我佩服你的勇气,敢在报社众目睽睽之下杀人,定是一条好汉。但是你想过没有,你杀的这个人,他和你何冤何仇,你为何要为别人卖命,杀害人命呢?我继续施问。

    啥都别说了,落在你手上,要杀要寡随你便。

    汪海又开始施展在美国学的问询技巧:好,那我不问你杀人的目的。我且问你,你觉得你是一条好汉吗?

    凶手咬牙切齿地回答:是!

    既然是,那我再问你,江湖上对好汉有个定义,那就是义气!你确定为了义气,你不会出卖你的朋友吗?

    绝不出卖。

    那你的朋友出卖你,你怎么办?

    为什么不可能?是因为,你是一个人行动?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