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比趣阁免费小说 > 网络原创 > 笔语 > 第二十七章 谜云(下)

笔语:第二十七章 谜云(下)

小说:笔语作者:荧三皮

    就在此刻,一声汽车长鸣划破了尴尬的场面,随着蹬蹬蹬!一阵清脆的皮鞋踩踏木质台阶的声音,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我们面前。

    刘主任!刘长官!

    马科长和汪海站直敬礼,来的正是中统重庆站老大刘战北。

    刘主任带着浓浓的东北腔说:行动到了这一步可算收获不小啊,哈哈哈,六千两黄金,方正你小子可真是副将。

    他刚说完,汪海便来到他的耳边轻声嘀咕了几句。刘战北的脸色顿时严肃起来,马科长,你先让所有人到花园集合,没有命令不准进楼。3分钟后我们几个开个短会。他话说完便来到我的身边。

    方正,不错,有勇有谋,是个干大事的料。

    刘叔叔!看见他,仿佛看见了已经逝去的父亲,我满肚的委屈正想找他倾泻,却见他一摆手打断了我的话,待会在会上说,走我们先去看看发现黄金的地方。

    来到密室,刘战北深吸了一口房间里的空气:哈哈,这就是藏过黄金的房间咯,太好闻了。杨衷,你呀,发现黄金的时候就该把一切都告诉方正,哎!现在造成这么大的误会,你说你整的是啥事儿?

    卑职失职了。汪海低头认错。

    马浩源也来了,那就在这里先简单说下。说之前,我先让给大家重新介绍一下。唉,算了,汪海还是你自己说吧。

    汪海带着笑容望着我,我叫杨衷,是局里调查科的,协助刘长官调查黄万全一案,以前多有冒犯还请方正少爷恕罪。

    我没有理他,望着刘战北一双眯缝的眼,我单刀直入:刘主任, 这件案子如此复杂,属下只怕会误了事,还是让我回去当我的报社编辑吧。

    方正啊!我打心眼里也不想让你牵扯其中,可是屈家后人就认准你了。我们也查了这么多年,线索一大堆,可就是推进不了。这倒好,上头一双双眼睛盯着,我无法交差 下头就更乱了,四川的各路军阀,江湖帮派,还有军统那帮王八羔子都要掺和一把,都想捞一笔。你说怎么办?

    他递给我和汪海一人一支雪茄,现在终于可以推进了,但是我们这方则完全是屈家人在指挥。说个不好听的话,屈家人把我们中统当成了棋子,当成了工具,然而要解开秘密,我们还就甘心做这个工具。

    那我也就更没有用了。

    你这样认为那就错了。恰好你就是关键中的关键。对于我们的敌人,你是新人,他们不晓得你的底细;对于我们的朋友,你是最佳联络人,你可以把他们变成我们的先锋,彻底地改变被动局面。刘战北深深地吸了一口雪茄,烟雾化成了一个个环环相扣的烟圈,然后又变成一只只水母缓缓上升,还记得我给你说过的话吗?现在所有被动的局面,都是因为我们没有甄别线索的能力,而你既有侦探的潜质,又有神秘人的帮助,无疑是一张王牌中的王牌。另外请你放心,所有我们已经掌握的线索都将对你公开,同时也需要你及时报告神秘人行踪,这是为了屈家后人的安全,同时也关系着你母亲的幸福。

    不记得当时我是如何的难以接受,我无法把眼前这位高大英气的刘叔叔和道貌岸然联系在一起,但是事实就是如此。是他介绍我的母亲结实曹万财,让我进入曹家,现在又说什么为了我母亲的幸福。我只觉得天旋地转,全身的毛细血管如开闸泄洪一般即将破裂,满屋的烟雾化成一个个骷髅头向我呲牙而来,而我却只能默默接受,接受他安排我的一切。如果说我是一枚棋子,那么从现在开始我变成了一件最彻底的工具,使用的对象不仅是刘战北和屈江,更是无数连我都不知道的隐藏在最深处的人。

    走吧!队伍在外面集合,现在你们先去救人,如果我没预测错,你的那位红颜现在已经被黄万全抓获了。

    本已麻木的我被刘战北强大的心理捕获能力所屈服,他显然知道我在想什么,更知道我的软肋,望着这位中统少将的身影,我的心掉进了万丈深渊,一阵阵寒意使我浑身发颤。然而我却无法拒绝,如同蛐蛐桶里的蛐蛐,只能任其摆布。

    整合了队伍,我们开始出发,目的地是朝天门,因为刘战北坚信曹诚依然留在朝天门仓库,而且已经被黄万全控制,而他也仅仅是黄万全的棋子。

    一路上我没有和汪海说一句话,看着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面孔,我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和他相处。倒是他在一边开车一边喃喃自语,把他自认为完整的线索讲给了我听。

    方正,刘长官可谓是最关心你的人,从我刚到重庆就一直叮嘱我保护你的安全,我不知道一个区区的报社编辑哪里需要我一个美国训练的专业特工来保护。不过现在看来,他是对的。我知道的也不多,这件案子其实说起来非常简单,但是背后的秘密和利害关系太复杂了,搞不好就是政坛上的一枚原 子弹。哎,不知道怎么说。

    见我没有搭话,他继续讲:说它简单,从一开始黄万全在军统搞什么狗屁督导团的时候上面也都知道他搞的什么勾当,但是全部睁一眼闭一眼。直到暗杀韦孝儒,捅了马蜂窝。那韦孝儒是什么人,蒋鼎文的心腹,委员长都要避其三分,这也敢碰,那不是拿鸡蛋砸石头吗?然而,黄万全却没有因为这案子而被枪决,反而只定了个走私的罪。与其说是被人劫走,还不如说是故意网开一面放其归山。这里头的缘由大概你也能猜到一些,它牵扯太多政府和两大情报机构的明争暗斗。不过后来经过我们坚持不懈的侦查,特别是在我潜入报社和曹氏运务后的暗中调查,这才弄清楚了始末缘由。你知道吗?屈家和曹家在 70多年前都是湘军的水手,一次偶然机会,他们参与了一次押送收缴的太平天国财宝的任务。这些人胆大包天见财起意,害了当官的杀了官兵,将财宝占为己有,然后他们互相残杀。活下来的人有的呼啸山林,建立山头占山为王,这也是哥老会最早的前身。有的靠这些财宝招兵买马,摇身一变成了目前混迹在四川的大小军阀。像这屈曹两家则做起了生意,敛了巨额财富。黄万全就是当时活下来的湘军后代,他当然知道其中缘由。不过他家在军阀混战中失利家道中落,再后来黄万全这小子有了权势自然要逼迫剩下来的湘军后代,屈曹两家也是他的目标。他设下毒计让两家参与到宜昌大撤退,扣下军火嫁祸屈老金,引发两家内斗。另外,屈老金的兄弟屈夏与其说死在日本人手里,不如说死在他的手上,因为一切都是源于他的通风报信。 对付完屈家,黄万全将屈家的财富尽收囊中,然而他开始对付曹家。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曹家的势力太强。上至中央政府和各路军阀,下至哥老会等江湖帮派都和曹家关系不错。黄万全想报仇,抢夺财富,于是哥老会和曹家的势力就是他最大的绊脚石。他投入了大量金钱,贿赂军阀和政府人员给曹家施压。而曹家当然不能束手就毙,你花钱我也花,而且花得比你多。可是这么多的钱从何来?黄万全当了中日双面间谍,主要靠毒品走私敛财;曹家呢,他们有货运优势,开始靠军火买卖赚钱。

    虽然我一声不吭,汪海却依然继续喃喃自语,因为他知道他说的每一句话我都会记下,但是黄万全在处理屈家事情的时候留了尾巴,屈家的后人也不是好惹的。这些年,他们一直在逼迫黄万全现身。比如近期这一系列事情就是他们搞的,为的是借曹家和哥老会逼黄万全出现。而黄万全呢,他的老奸巨猾完全超出我们的想象,到处都是他的眼线,到处又都有他的陷阱。

    处于昏迷中的曾探长被抬上了担架,在将他护送到陆军医院的救护车后,我将汪海和马科长堵在一间空房里。

    汪海,噢!说错了,杨警长,请你指示我们下一步应该怎么做吧,别忘了,我现在也是挂着你们中统的名衔。

    说话的时候我没看汪海,反而一直盯着马科长,因为我想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秘密,是否连马浩源都不知情。果然,在他听到我叫汪海为杨警长的时候,他眉头紧锁然后充满疑惑地看着汪海。

    马科长,属下也是奉命行事,多有担待恕请原谅。汪海一耸肩,做了个鬼脸。

    怎么回事?你是那部分的?马科长的演技在我的面前显得非常拙劣,因为他手上的小动作已经出卖了他。只见他脱下了一双白手套,将其不自然卷软成一团。

    我冷冷笑道:不用演戏了,现在神秘人追逐凶手一夜未回,该是采取行动的时候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