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书 > 网络原创 > 笔语 > 第二十六章 谜云(上)

笔语:第二十六章 谜云(上)

小说:笔语作者:荧三皮

    汪海的话再次将我从麻木中惊醒,我茫然地看着两人,他们四目相对,似乎都想用眼神杀死对方。气氛一下子静默得可怕,仿佛谁再发出任何声音都将引发一场大战。然而我却愿意看到这场大战及时爆发,因为谜团也许只会随它的爆发而解开。

    妈的!居然能跟丢!楼外马科长指责的声音伴着有节奏的脚步传到我的耳中,不过这早在我的意料之中,他们怎么能追得到明大力,何况还有一个藏在暗中的黄万全。不过马科长的声音却及时为房里的二人解了围。

    汪海摆出了他标志性的笑容,快步下楼迎接,一切看起来还是那么如常,但我心里却早已充斥了满满的厌恶。听到他俩在楼道里见面时的寒暄,我忍不住想夺门而出大声喊一句:别再惺惺作态。曾探长及时地拉住了我的胳膊,我一扭身只听得身后传来啊!的一声,再回头时,老曾已经倒在了地上,鲜血从他伤口的包扎物中汩汩涌出。

    曾探长,老曾!当我俯身想要搀扶他时,他却一把把我拉到他的身边并对着我的耳朵说:长鸣和美婵有危险!

    当马科长和汪海听到动静来到我身边的时候,曾探长已经昏死过去。我没有理由怀疑曾探长的担心,因为我在听到枪手是明大力的时候就已经再构思如何帮助黄冬和屈美婵。但是现在该怎么办?怎样搭救他俩?看着马科长的脸我作出了一个重要的,至今回想起来都是非常正确的决定!

    在二楼曹诚设在家中的办公室里,曾探长像猎犬一样在地面仔细比对脚印和侦查线索。我则沿着曾探长说过的那排有目的性的脚印寻了过去。但是那排脚印没走出几步就在书架前一米的位置消失了。

    不用去纠结那些已经查过的线索了。曾探长说话的时候用手指着无头尸体并将头望向房顶。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我发现尸体胸前的衣服有一小挫干燥的泥印,房顶在窗帘横杠和墙面之间的狭小位置上还隐藏着半个脚印。他晃着受伤的肩头让汪海守在门口,压低了声音说:我一直搞不明白,如果是黄万全出现,那么黄冬为什么会舍弃这个终极目标而去追击一个明大力?这两个脚印恰好能说明一切,它将推翻了我早上做出的部分推论。因为,当时黄万全也在,不过我可以断定当晚除了刘莽外谁也没有发现他。

    我闭上眼回想曾探长的话,脑子里模拟出案发现场:

    夜色正浓,一个黑影像幽灵一般快速越过围墙,来到了洋楼内部。他的速度极快,连花园里的猎犬也没有发现他。他将整座楼搜寻了一遍最后来到了这个房间,当刘莽出现的时候,他快速地躲到窗帘之后。刘莽和明大力一前一后进入了房间,当二人来到书架前,发现了刚上楼的黄冬,两股势力相见杀意顿起。明大力和黄冬开始生死相搏,而此刻刘莽发现了窗户旁的军警,于是他打算干掉军警后再去帮助明大力对付黄冬。不过打斗声惊醒了打瞌睡的军警,他拔出枪,胡乱射击却并没有打中刘莽,正在他重新瞄准之际,刘莽一脚踢向了他的胸口,将他踢到窗户边。与此同时,突然刀光一闪,黑影倒悬在半空并用刀将那名军警的人头砍下。借着窗外的月色,刘莽看清了对方的脸,顿时让他胆战心惊,于是刘莽不顾身后二人的打斗直接从窗户往外跳夺路而逃。黄冬和明大力当时正在做生死较量,根本就不知道刘莽这边的事情。但是刘莽跳窗的举动还是让明大力吃了一惊,他无心和黄冬继续打斗,于是他也跳窗户而逃,黄冬显然不会放过对方于是跟在他的身后追逐而去。当他们都离开以后,藏匿在窗帘后的黑影再次出现,他四处寻找,希望得到更多线索,又或者他本来就打算留在这里等待我们的出现。

    你看这里。曾探长的话打断了我的想象。

    我朝向他说的地方望去,看到书架背后的墙面上有一个脚印。

    这应该是明大力和黄冬留下的。他俩在打斗中留下了的痕迹很多,但是你发现没,这个脚印或许能说明一些问题。

    你是说,明大力把身体移动到如此狭小的空间里,根本无法躲避黄冬的攻击。

    是的,可以说明大力是自寻死路。不过,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从地面的痕迹可以看出两人在一瞬间停住了攻击,这又是为什么?

    我回答:说明他们发现了期望找到的东西!

    曾探长摇着头说:有些问题不能只看表面,如果连黄万全都找不到,其他人更不会轻易找到。我一直怀疑曹诚在说谎,现在可以肯定曹诚骗了包括黄万全在内的所有人。

    那这样说来,是他们发觉上了曹诚的当?

    照目前掌握的线索来看是这样。

    我盯着曾探长愈发憔悴的双眼:你们之间的秘密什么时候才肯告诉我?

    放心吧,你的父亲救我不止一次,我更不会害你。

    不会害我?你觉得这话有意义吗?自从调查第一起谋杀案到现在我经历了什么你明白吗?我从一个报纸编辑变成了侦探,从无忧无虑变成现在处处都有生命危险。最可恶的是直到现在我依然是被你利用的棋子,而所有的真相我一概不知。

    曾探长显然没有料到我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在他作出回答之际,汪海说话了:你们小声点,要说无辜,谁能比得上我?我又犯谁惹谁了,淌了你们这趟浑水。

    别装了,杨大警长!我很早就知道你是谁。曾探长的话像是一把刀刺进了我的心脏。我茫然的望着汪海,口中已无法说出一句话。

    哈哈哈,果然瞒不住你,曾探长,哦应该叫屈探长。不错,董少爷,我是蒋鼎文将军亲自委派的办案警察,缔属于中央军事调查委员会统计调查局刑事调查科,换句话说,我也是中统的警探。

    我麻木的点头,然后继续追问曾探长:你们是谁,对我而言已经无关紧要,我只是想知道我充当的到底是什么角色,我到底要做什么,而你们又需要我做什么?

    曾探长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他只是笑着望着门口的汪海。

    这个问题我的无法回答,因为我确实不知道他们到底和黄万全及曹诚之间的瓜葛。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们我的目的。1945年日军投降后,中央军事调查委员会偶然获得了一封日军的秘密档案。档案的内容是关于日方安插在我国谍报机关里的秘密间谍信息。其中就有记载黄万全杀害韦孝儒破坏第一战区战略部署的内容;另外他还在抗战期间通过以走私鸦 片的手段为日军大肆谋集军火物质。所以我的任务就是调查清楚黄万全通过什么方式走私鸦 片和如何获得军火,将相关人员一律揪出来。之所以潜伏在报社,以编辑的身份隐匿,是因为有大量的证据证明曹氏运务和黄万全勾结,而曹诚正是他与哥老会相通的关键人物。另外,在中统重庆办我还接了另外一个任务,就是刘主任要求我在查案期间务必保证你的安全。

    如果仅仅是这个目的,没必要潜伏两年以上的时间吧。曾探长说。

    哈哈哈,关于这点最有发言权的我想应该是你,还是请你告知一二吧。汪海继续含笑望着曾探长。

    我们屈家和黄万全不共戴天,当然是引出黄万全报这三江四海仇。

    还不说实话是吧!我来提醒一句,屈家耐以生存的金铺是怎么回事?从清末同治年开始,你们祖上凭什么一夜之间便开启了偌大的金铺?还有曹家,从一个江边渔夫摇身一变变成了富甲一方的运务大亨,这又是怎么回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