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出版书 > 仙侠武侠 > 手掌背后的恶魔 > 第一章 初见 迷雾案件

手掌背后的恶魔:第一章 初见 迷雾案件

小说:手掌背后的恶魔作者:顾月琴11

    突然间,大家都朝着会议室走去,不知道李圣杰什么时候回来了。

    大家看见收你的资料了吧所有人都认真的翻阅着资料,张子明也赶紧看着手中的资料待所有人都停下的时候

    李圣杰接着讲死者,林文宇,男,42岁,环宇公司的项目经理,他的妻子曾糖糖在x小学教书,他们两都没有仇人,平时也没有与人结怨,有一个5岁的儿子平时都是由林文宇的母亲在看管孩子李圣杰简单介绍了一下死者背景

    老李说既然没有仇家,为什么凶手会以这么凶残的手段杀害被害人呢?老李原名李广,长得老实巴交,但,办起案子来一点也不含糊,有多年的办案经验,是组里经验最丰厚的老警员。而且,现场找不到任何凶器。

    也就是说,这里不是第一案发现场坐在老李旁边的胡展开口说巷子里没有天眼可以监控。胡展是新进的警员,比张子明晚两个月进到队里。

    胡展说完,就被老李打在头上,呆子,你以为凶手是你啊,在你看得见的地方犯案,让你抓,那还要你干什么

    如果不是第一案发现场,地面完全没有被拖拉过的痕迹,在现场除了死者以外没有任何可疑物件,凶手到底是怎么办到的呢?凶手到底用了怎样的手段才把尸体放在了巷子里呢?张子明说到

    李圣杰抬头看着张子明像是张子明提出了重点似的黎冬的尸检报告证明,死者在死亡之前受到过虐待,腿上有十三处刀伤

    我在案发现场东面的巷子的出口的发现染血的报纸,经过黎冬的dna验证,证实血迹是死者的原来,那家伙出去,是到了案发现场去勘探的,我还以为那家伙一天闲的,也是,要不然别人怎么会比我们这些人混得好呢?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东面是闹市区,从西面到东面需要一定时间,何况只发现了染血的报纸看着李圣杰紧皱着眉头。

    他妈的,凶案现场下了那一场大雨,把整个现场都破坏了老李忍不住爆粗口现在好了什么都找不到老李本来就是老警察,职业病而已。看着老李的表现,大家都只是沉默着。

    看着李圣杰阴着脸没有说什么,李广也就默默地坐下。在掉一根针都能听见的环境里,张子明真想脚底抹油的逃开。

    看着李圣杰依旧紧皱着双眉。。。。。便听见他开口徐徐说道大家也别猜测了,破案的讲求证据

    过了一会儿,李圣杰开口说大家再去现场一次,看看巷子出口的各个监控,再确定一下是否有疑犯的留下的线索。大家看着从死者家属和死者身边的人一一排除

    是大家异口同声的说,就各自忙各自的了

    来到案发地,大家一一寻求可以帮助案子有进展的相关线索

    凶手真是狡猾,选在下雨天犯案,在现场也没有留下任何可疑的线索张子明和胡展走在一起讨论这案子,胡展有些激动的说着,胡展望着张子明,你觉得这案子可以从哪方面着手,我心里想着要是我能猜出凶手来,哪还有你什么事,老子就可以一手遮天了,随便玩了这些话当然不能说出来,李生明还是老老实实的说到凶手手段残忍,是仇家这是可以肯定的,至于是谁,那就不好说了但但什么死者口中为什么有麻醉剂呢?胡展疑惑的说按理来说,凶手那么残忍,为什么,还要浪费麻醉剂呢?

    还有就是,死者那惊恐得让人夸张的表情了死之前到底经历了什么

    死者身上的钱财也在

    以前,张子明在其他组就做做做文字工作,最多,也就跟着看看案发现场,也就一些小摩擦,没什么死人的大事。现在倒好,跟着自从来了这组办案,天天跟着看死亡现场,动不动还来一个’死亡回录’哎。。可怜的床呀,照这样工作下去,看来今晚也要让你独守空房了。

    胡展接着说明哥,不错嘛

    接着,就听见老李粗狂的声音两个兔崽子,在干什那,还不快看现场

    是是是——我说老李呀,着现场看来看去还不就那样老李横了胡展一眼就你话多,磨磨蹭蹭的,还不赶快干活

    这边干完,还有死者身边的人的口供。没办完的要结果了

    好的。。。。。。

    真是不把我们不当人用啊!也只有敢怒不敢言啊!

    哎,怎么从一开始就没看见李圣杰呢他去哪了。。。

    ————————————————————————————————————————————分割线

    你不是常说说,尸体也会说话吗?现在我就是来听他说话的,怎样有什么发现李圣杰仔细端详着尸体。

    哎哎,我说,就算你再怎么看,尸体身上也不会开出花来的在警队里能和李圣杰这样开玩笑的也就是黎冬了。哎哎,我又不是你的下属别板着一张脸好不好,小杰—杰本来停尸间就够渗人了,现在李圣杰的脸更黑了,温度又下降了几度,就算常年与尸体为伍的黎冬也有点受不住了。忙转移话题说实践报告上都说了,死于窒息,并且在死之前有被人麻醉了,麻醉剂的计量不大。除了腿上的那十三刀和后脑的伤口之外就是肚子上的大洞了看着李圣杰什么也不说,黎冬沉默了一会儿,你说要有多大的仇恨,才下得去这样的手

    黎冬望着尸体说这男人也挺可怜的

    **是人们最难把握和控制的,无论你是谁,都难以逃脱**的束缚,无论你身在何方只要你要生活,你就难以逃离

    在郁郁葱葱的林间,仿佛飘荡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在高楼大厦的城市中,那古老的深巷埋藏着你无法探究的时间隐藏的秘密。天空中下着你不知道从哪一朵**中选下的故事,往往在不为人知的背后,有着你永远猜不透的黑暗,在你不为所知的情况下正在慢慢朝你走来,侵吞你的意识、爱人、生活慢慢侵占你的一切直到你一无所有,连选择死亡的权利都被剥夺。因为你已经无权选择,更加没有资格。

    世界上的神灵都在忙这各自的事情,有谁愿意关注城市间这一点微不住道的死亡呢,那不是黑白无常才回管的那点芝麻大点的事情吗?尘世间的死亡,不过是一点蚊子血,一抹就全然消失了,何况在现代的都市,人们都在为生活而奔走劳碌,活下去才有命享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