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最强丹神 小说 > 免费小说 > 无厘头的幻想武侠 > 第三章 夏猛族

无厘头的幻想武侠:第三章 夏猛族

小说:无厘头的幻想武侠作者:蒙缘

    每一棵树大约有五六个人合抱起来那宽,高的话绝对超过百米。父辈们第一次看到这片森林便知道它的不凡,用年轻作为勇气,聚集了五十个青壮年,想要去探索这片森林。我的父亲,也就是部落里的族长,在我苦苦的哀求下也答应带我一起去探索。

    我们准备好了一切,在准备出发的时候,我的母亲出门劝我们停止我们愚蠢的行为,那是神的领土,不容我们侵犯。大祭司不是已经跟你们说过了吗?

    父亲自信的说相信我们,我们会用我们的勇气,实力来证明我们的行为是正确的,值得一试的,大祭司的话我不是不信,他是一个知识渊博的老者,为我们部落占卜未来,避免了我们走很多弯路,是一个标准的占卜师,也是我们所尊敬的长者。但是,我们想拼搏一下,那片森林太富有,太吸引人,它值得我们去冒着个险。说完这些便消失在母亲的视线之内。

    我与父亲一行人没走多久便到了这片森林的边缘入口处。

    那是一个非常明显的入口,有人走过,为了更好的行走,他们还为此路开垦了一番。路的两旁是两棵有百年树龄的枫树,它们屹立在那里,那时候正好是深秋,枫叶每一片都是火一般的红色。正好一阵风吹过,枫树一阵剧烈晃动,枫叶们渐渐地脱离树枝,天空中便一场枫叶雨。

    父亲看呆了,我们一行也也是如此。不一会儿,父亲便高兴的对后边的同伴说道看来我们不虚此行了,兄弟们,把我们夏猛族的勇气拿出来,巨大的财富就在我们的眼前,而现在它就在考验我们,看我们有没有勇气。族人们热情高涨,随声附和着说有,有些人已经迫不及待快要冲进这片森林。

    看到族人们现在情绪高涨的样子也是很欣慰,接着说兄弟们注意队形,保持速度,前进。

    父亲与他的一位兄弟在前面开路,而我则被留在这个队伍的中央位置,我知道父亲是担心我的安全。作为这个部落的族长,他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的族人在他的眼前为他冒险。

    因为必须注意安全的缘故,我们这个队伍的行程速度很慢。我估计我们的时速是一千米。但父亲却是不在乎,作为一族的族长他必须为族人们考虑。

    我估计我们大约进入这片森林约1000米左右的地方,明亮的光线终于在百年树木重重的拦截下消失不见,而我们所见的是一束束昏暗的余光。眼前的树木在我们的视线里见见迷糊,在行走的过程中常有不知名的怪叫声。

    我注意过那发出怪叫声的主人,是一只形似飞鸟的动物,有一身全黑的羽毛,眼睛在黑暗的树洞中发出明显的光。

    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看到那动物我心里就发毛,情绪紧张得要命,如果不是我的周围全是族人的话,我决定会撒腿就跑,有多远跑多远,在我的内心里那种动物是极其恐惧的。

    为了平复我内心的心情,我便不在看那只令我恐惧的动物。

    突然,队伍的前方传来停止前进的声音,我听出那是我父亲的声音。于是我们的队伍便停止了前进。

    父亲发生了什么,我强忍着内心对未知的恐惧感,不顾旁边族人的反对便一股脑的冲到了父亲的身边。

    我都还没平复一下心跳的极限加速,便着急的询问父亲发生了什么。

    咦,你这么跑到前面来了,我不是叫你到队伍中间了吗?不过现在没关系了,你且仔细看看我们发现了什么!父亲先是疑惑,接着便是理解的回答。

    接着我跟随着他指示的方向,发现了一片湖,周围因为没有高大的树木的原因,阳光才得以照到这处已是森林深处的地方。此刻我的视野一下子开阔起来。

    我敢发誓我从来没有看过这么美丽的湖,湖水轻轻流淌过岩石而发出叮当的声音。在湖的另一边好像还有麋鹿出现的影子,松鼠在湖边的一棵小树上蹦来蹦去,湖中的鱼儿也是顽皮的跳出水面。而这里的土质十分适合种植粮食,在湖边,果树状的树木也是随处可见。

    那时候我们的食物是十分匮乏的,而这里又是一个十分理想的聚居地,我与父亲都认为这是上天为奖赏我们的勇气而赐予的礼物。

    父亲召集族人围成一圈,分成是个小队,开始了这个湖方圆1000米的地方探索工作。时间为四个小时,在时间结束之后必须返回这里。

    为了考虑我的安全,我便被安排在同父亲在一个队伍里。

    安排好这些之后,我与父亲便出发了,朝这个湖的东南方走,那个方向的野草不算很茂盛,但是却有一股奇异的香气从那边传来,这个便是我们倾向于这个方向的原因。

    而其他小队的族人各自朝着自己认为那个方向也出发了。不过几分钟,我们身边的人就所剩无几。

    看到仅有孤零零的我们几个人,心里不免有些落寞。向来喜欢热闹的我,在这一刻,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感觉。

    快走吧,我的孩子,你看你都已经掉队了。父亲的声音响起。他的眼睛看着我,用手轻轻的抚摸着我的头。

    直到父亲抚摸我头的时候,我才从刚才的情绪中回过神了,尴尬的挠了挠头,故作镇定的回答说好的,收到。

    父亲看到我的这个滑稽的样子,笑了。而我,也笑了。

    我们这个小队行走了大约十分钟后,便来到了一处相对开阔的草地。那是一处怎样的草地呢?我说不上什么,但总是觉得有股怪怪的感觉。

    父亲,那是什么草,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我思索不出来其中奥秘便向父亲发出疑问。

    我也没有见过,孩子,不要害怕,就是一种草,它能对我们有什么伤害呢。父亲用轻快的语气回答我的疑惑。而我却在他的眼里看到了一种担忧。

    这草跟平常我们看到的草几乎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当你仔细看的时候便会发现是有很大区别,它居然有花,开花了。大约有半米高的样子,都快高过我的胸口。

    父亲带着尖锐的石头,尝试去割了它。用手抓住草身,石头的锋利面则朝草根割去,多么简单的事情。忽然,令人差异的事情出现,那草怎么也割不断,韧性非常强。尝试了几下后,父亲放弃了。

    队里一个年长的族人着急地拍着父亲的肩膀说族长,在这片草的那一边好像有一条路,人走过的路。他特别强调了那个人字。

    全身的每一个细胞好像都停止运动,树叶掉落到地上的声音重重地在我们的耳膜里响起。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