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新笔趣阁免费完本小说 > 网游小说 > 无世长安 > 34

无世长安:34

小说:无世长安作者:醉叨叨

    谁?!黑夜中有人说话,忽然周围亮起来,卢香琼站着,前方一地白骨,卢香琼吓得蹲下来,忽然她感到有水滴在头上,她抬起头,迎接她的是满眼满眼的鲜血。

    啊!好多好多现实中的卢香琼闭着眼立起来,尖叫着,郭子仪一下子就醒了,月色悄悄成了浅淡的红,再过一个时辰,它就会消失。

郭子仪抱住卢香琼的头放在怀里好好的安慰,并且在第二日让人通知酒冬赶紧将时巫送过来。

    去取些热水来,夫人要沐浴!郭子仪走进相府,就安排下人将热水送到主屋。

卢香琼就像黏在郭子仪身上似的,一步不离,双眼紧闭,脚下打滑,双脸红晕异常,所以也不怪府中人多想,可是他们一想到郭子仪的可怕,也只好在主人跟前少说话,转明坊间就就会有春话顿起。

    下人将热水送来后,郭子仪就把所有人赶出院子,他把院门口树上的别离叫下来,让他去催路上的酒冬快些将时巫找来。

郭子仪轻柔的将卢香琼的衣服脱去,他已经明显的感觉到卢香琼身体温度高得吓人,他只倒了一桶热水,其余的全是冷水,他将卢香琼抱进去,用帕子轻柔的擦拭着他的身体,不由自主身体起了反应,他也不管不顾卢香琼,脱去自己身上的衣服,也泡了进去,本还是规规矩矩的擦着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就开始了运动,水是真冷,可是郭子仪与卢香琼都觉得很热,彼此依靠着对方的身体降温。

第二日阳光初醒,郭子仪才发现自己还在桶中,他轻轻摆动了身子,惹得卢香琼也醒来,她睁眼看着对面光秃秃的郭子仪笑起来,伸出双手抱着郭子仪,郭子仪冲动又开始了一天第一次的运动,直至卢香琼放开她,站起来拿起一旁的衣服披在身上,专注的看着身上朵朵於痕,说出了她服下魅香丸后的第一句话:疼!    抬腿我看看!由于刚才已经发泄过,郭子仪并没有太大的**,他将卢香琼的双腿架在自己肩上,发现那处已经红肿。

    疼!卢香琼加紧双腿,有些别扭的扭动,郭子仪赶忙将衣服给她穿好,将她放置在床上,顺便将床帘也拉下。

    别离,去请一位女大夫过来,春泥,去取些清淡的饮食!很快春泥就带了一锅清粥,郭子仪亲自将粥喂给卢香琼,自己在她吃完后才吃那份冷了的。

女大夫来了,看了下卢香琼那处,给了些凉膏,早晚敷于那处,还专门让郭子仪跟出来严肃的告知房事不要做得那么频繁,郭子仪有些不习惯他人的说教可还是耐心听完规矩把人送出去。

然后闭上门,仔细的将药敷上,心中却是苦不堪言。

    瀚文,你不是说卢香琼还好好的呆在老卢府的吗?方聆雪质问,却是没那么大的底气,她知道,她一直都知道郭子仪不是善茬,可是她忍不住,眼泪滑下之时,她似乎懂了,那个贴心的卢香琼回不来了,那个知书达理、善舞弄曲的卢香琼回不来了,那个坚强的卢香琼回不来了,卢香琼不再是卢香琼了。

故人远去非是距离,也或许是灵魂,这便是最为痛苦的一件事!    杜翰文看着方聆雪哭,他没有说一句话,只是抱着,这是他给予她最大的安慰,他从她的眼神中已经看出她想明白了,要说天下间什么东西会让人丧失神志,大概还是知晓一二,可此物无解。

方聆雪苦累了,开始打嗝,打着打着渐渐又睡了过去。

杜翰文将她抱上床,吩咐人来收拾一下,自己也换下了一身衣服。

西疆的消息传来,金莲节节败退,颇有被西疆吞下的意思,他想这或许是杜松昌的手笔,不过金莲现在三分之一的土地如今已经划入了西疆的疆域,可,杜翰文开始担心起父亲杜松昌来,此时杜松昌才刚刚将自己这二十六个部一一打得心服口服,总算称了国——元喜。

正在整顿的元喜国紧邻着大契国后方,对于杜松昌这些小动作大契并没有放在眼里,而且还时不时给一些东西给杜松昌,所以杜松昌把表面功夫做得十分完美,但是又要分出一些心思在其他国家,所以杜家四个儿子都潜伏去了其他国家。

    世间要乱!终究是真的,张莜莜在心中重复这一句话,如果胡笳楼还在,也许会提供一个很好的庇护,有的人生来就飘零。

    请问是大契来的者吗?张越身着戎装站在前方问道。

    张莜莜看着眼前的人,虽然岁月在他脸上添了几道皱纹,不过她也一辈子不会忘,这个人是她的父亲,身子瞬间起了反应,她拉住慕容风的手躲在她身后,瑟瑟发抖,就连脸上的汗毛都惊恐的立起    慕容风也警觉起来,打量着眼前的人,眉眼间竟能看出与张莜莜有几分相似,慕容风冷着声说:大契闲王!    闲王请随我来,这一次我负责护送您的安全。

    多谢。

慕容风牵着张莜莜的手,给予她温暖,可是儿时记忆如抽丝戳心,岂是轻易可以抹去。

张莜莜紧紧的握住袖袋中的匕首,怕得直发抖。

    张越转身,鹰眸盯了一下张莜莜,张莜莜一个哆嗦未注意前方的障碍物,就这么从慕容风身后摔出去,慕容风眼疾手快的将人拉回来,笑着说:我家王妃有点怕生,让将军见笑了!张莜莜感到马上又缩回慕容风身后。

张莜莜其实一直觉得自己是胆子大的人,可是现在的她很怕。

    相府的后院,夜色沉没在这一方小地,凄婉阴冷的歌声开始了她的述唱,仍然是那首歌,全府的人都会唱了,可是这首歌依然没有停下的迹象,这处后院如今已经成为了相府的禁地,人们是从来不会靠近这里,如果不得已从中而过,也是急冲冲的离开。

    卢香琼满足的靠在郭子仪的胸上,两人**相对,经过几番的活动,困意袭上两人额间,银月悄悄隐进云层之中。

    血!好多血!好多好多!卢香琼在梦中醒来,一个黑色的巨大的笼子将她罩在其中,脚下突然升起一层一层的血,没过脚,没过膝盖,没过肩,没过头,她不停的在其中扑腾,扑通到了笼顶,没了力气,没了呼吸,哐当一声,笼子突然破了,血开始四散而去,卢香琼有一种得救感觉,长舒出一口微弱的气。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