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书 > 铁血小说 > 何时再见梦中人 > 81.寻她千百度

何时再见梦中人:81.寻她千百度

小说:何时再见梦中人作者:白浅予

    沈若光不再说话,低着头答应了沈清爵的要求。很快转过身走了几步,几瞬息又消失不见。

    沈清爵坐在空无一人的大厅里,抬头看着熟悉的旧王府。她父亲是前朝旧亲王,多年前看到苗头不对, 留下她和母亲去了别国。母亲介意她女子之身却一将功成万骨枯满手血腥气, 离开皇都独自住去了老家满武州。

    最后母亲被仇家杀害, 父亲多年杳无音讯, 卫队全军覆没,而现在想想,恐怕还是要谢谢一个人。沈清爵眯了眯眼,大厅里杀气四溢。

    十灵候在门外的十灵听到声音, 忙赶紧来等着吩咐。

    即刻起身去满武州,接王妃回京。

    十灵穿着碧色衣服猛地抬起头来, 明亮的眸子里有泪光涌动。

    谢冰媛做了一个梦。

    梦里她还是和现在无二,风华绝代, 是京城的一代名伶, 游走在达官贵人的喝彩吹捧追求中无动于衷, 直到遇见一个将军。将军和她情投意合很多年,把她一手扔到戏子行当亘古亘今都没有过的风头无二。

    而将军和她一样,也是个女子。将军从来不曾说过一句心悦自己。后来敌国兵临城下,将军北上抗敌,一走就是两年,两年里她万念俱灰被逼无奈也只好答应他人的婚约。

    本来就是红尘薄命人怪得了谁?自己不甘心,婚前写了书信传给将军,将军赶路三天三夜终于在前一天赶了回来。

    一杯酒一夜缠绵之后,两年不见的将军穿着白蟒袍匆匆离去,走的时候却说来世愿做一世夫妻。

    她不愿意自己受委屈,也无法真正嫁做他人,于是逃婚跟着北上,第二天却北境沦陷,四州拱手他人,第三天听到将军受伏遇害以身殉国。

    一幕一幕无比真实的疼痛涌进她的脑海,谢冰媛忽然从床上坐起身,眼里的泪不受控制地顺着绝美的脸庞留下,有点儿回不过神来一样大口大口喘着气。

    此刻清楚的知道这是梦,空白和疼痛感席卷了她,让她愣愣地坐了好一会儿。

    烛火忽闪忽闪,很久之后她才慢慢缓过神来。风从昨夜没有来得及关的窗户涌进来,翻了几页没读完的戏本子《游园惊梦》。

    目光触及此,想到昨天白日里在无妄楼见过的沈清爵,心里生出一片麻痒酸楚又甜蜜的感觉。游园惊梦,惊的是杜丽娘的梦,还是她谢冰媛的?

    谢冰媛看着枕头上的一片泪痕,拿出手帕擦了擦湿漉漉的眼睛。泪滴挂在她完美瘦削的下巴上,说不出的凄婉动人。

    烛火忽明忽灭,谢冰媛索性穿好衣服坐到书桌前,看着眼前的本子出神。

    果然是昆曲看多了,昨天刚见了风姿无二的沈将军,今天就在梦里梦见,也是不害臊的。谢冰媛想到这儿,把折子合上,摇头叹了口气。

    才子佳人的故事,何时落得到我的头上?

    沈清爵吩咐了两人之后闲来无事,干脆又回到书房练字。极为熟练的磨墨铺纸,笔下的宣纸上一行行云流水的字迹铺坦开来。

    沈清爵是亲王之后,母亲从小就请了前朝的太子师傅来教她写字,她是尊贵无比的郡主,练的字当然是大家闺秀们最常见的一手漂亮簪花小楷,只是这多年从军打仗,她的字渐渐不同于传统簪花小楷的清丽优雅与温婉动人,取而代之的是纵横睥睨的潇洒放肆,通篇看下来还流淌着一股子铮铮傲气。

    不久前,从小教她习字的郭姓先生也病死于田园。纵然重来一次,世事无常多半也是如同落花流水一样不可逆转,此事古难全。

    沈清爵相信老天赏她重来不是为了沐国的命运,那也太看得起她,毕竟只身一人哪儿能抵得住历史的滚滚洪流?而如今山河可崩裂,红颜必须要在她身边。

    我这一生,没有谢冰媛,和沐国二十二年死在雪山里也无甚区别。

    沈清爵口气里满是自嘲,脸上却带着难得的一丝笑。笔尖因为她稍微的停顿淌下墨滴晕开在这写完的一页纸上,沈清爵放下笔,看来是要准备重写一张,却发现外面传来不小的争辩声音。

    王府里佣人并不少,她也不可能浪费时间在下人们的争吵上,沈清爵修长的手指重新铺了一张纸出来,这时候,却响起了轻轻的叩门声。

    房门被推开,进来一个小士兵汇报情况。

    将军,外面有个穿着长衫的文官要见您,说是章洞先生手下的幕僚,怀里抱了个陶罐,属下看他也是个官也不好直接打了赶出去,过来给您通报一声。小士兵垂着头把情况简明扼要地通报出来。

    沈清爵听了,搁下笔。这种事以后不要再来麻烦我,什么人进王府要见本将军你也要通报一声?他想说就让他自个儿说去

    是,将军小兵额上冒出几滴冷汗,低着头退出门去遣散了众人,只留林错一个人继续大声叫喊着。

    沈将军,您现在春风得意马蹄疾了?您忘记您小时候了吗?老太后照顾您的父亲,让他没功没绩就封官加爵这才有您一身的荣华,您在老太后腿上长大,现在就什么都不管不顾啦?林错怀里抱着个陶罐,站在门口破口大骂,停下来的空当四处转转喘口气。

    沈清爵重生以后听力非比寻常,这些话一字不落地传进她耳朵里,听到老太后三个字,笔力一顿,划了长长一道败笔,这张宣纸怕是又废了。

    老太后在的日子什么时候这么落魄过?您看看现在东陵光秃秃的,天上地下什么都没有!您知道我怀里抱着什么吗?东陵上的黄图!您要是还念着老太后对您的半分情意,就——

    雕花大门突然大开,碰到墙壁上发出嘭的一声,沈清爵穿着黑色锦缎长服,从石阶上一步一步走下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