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新笔趣阁免费完本小说 > 铁血小说 > 何时再见梦中人 > 68.本分而已

何时再见梦中人:68.本分而已

小说:何时再见梦中人作者:白浅予

    平日里五更天就醒来去林子里散步活动身体的谢老板此刻还在床上。她本早该醒来的,只是她自然醒来之后,脑海里格外昏沉繁重,不自觉又睡了过去。

    屋子里有一股浓烈的清香,清是因为某种烟雾特有的味道,浓是因为这种烟雾实在是太多了。

    如果沈若光在这里,闻了一口这味道,就该从暗中现身带谢冰媛离开了。

    这种香叫还秦,名字很有格调,因为有诗云:花留身住越,月递梦还秦。梦还秦啊,可劲睡吧。

    贵,罕见,药效好,查不到痕迹,为江湖宫廷的传说。

    谢冰媛静静地床上睡着,房间里传来了细微的呲呲声,仿佛有木材开始燃烧。

    她看不到,一蹿火苗腾升而起,顺着淋了火油的木石房柱蜿蜒而起,很快就蹿上了厚重的房梁。

    前世沈清爵被沈靖背叛之后,沐国就溃不成军,她不知道自己死后沐国还能在她师父手里撑多久,也不知道前一世的谢老板知道自己死讯后会不会在一生中大喜的日子里伤心难过。

    想到这儿,那份生离死别的情绪又仿佛穿过了时空,她收回思绪,转头看着身边的谢冰媛。

    谢冰媛从沈清爵看着马车外的时候就想,这个人只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就仿佛万里河山尽收眼底,时间流动与她无关。所以当这个人转过头来问她吃不吃糖葫芦的时候,她脑子一时不够用,凭借本能反应回了声吃。

    这条长街也算是距离皇城比较近,有几家大户,也算是繁华,到处都是吆喝叫卖的小贩,只是到了这一处,没有放着摊位,只有一个尚未及笄的女孩儿抱着一垛糖葫芦,身后放了个木板凳,木板凳上坐着个看起来五六十岁的老女人。

    看一老一少这般架势,沈清爵很少见地起了恻隐之心。

    穿着碎花破布大红棉袄的小女孩呆呆地看着从马车上面下来的两个人直奔自己而来,一时之间忘记了做出私下练了很多次的招待客人的动作。

    两串糖葫芦

    等沈清爵开了口,呆呆看着两人的小姑娘才回过神来,忙摘了这一垛上最大的两只给了面前的人。

    两位姐姐是天上的仙人吗?沈清爵刚从怀里掏出一片金叶子来,听到这个女孩儿这么问,手上一顿,脸上浮起一层极淡极淡的笑意。

    这位穿青衣的姐姐是,我手上沾了血,天上是不要我的。

    可是姐姐的手明明很干净啊。

    此为防盗章不撑伞了。谢冰媛向外走去, 带着沈清爵一起往对岸走。

    那便不撑。油面纸伞被放在亭子一角,孤零零地独自立在柱子旁。

    真是好景致。谢冰媛喟叹。

    这里名叫听雨亭,雨季时候独坐于此听雨声, 是个修身养性的好去处, 湖里养着绯色鲤鱼, 乘船撒下鱼饵时,鲤鱼会争相跃出水面, 有趣极了。说完又补充了句, 夏季我便带你来。

    其实是想四季都带你来,春夏秋冬,每一季,每一个时节,都同你在一起。

    若有机会,冰媛一定前来拜访。

    沈清爵牵了谢冰媛,出了亭子向前园走去。沈将军怕谢老板挣脱了她的手, 谢老板怕沈将军主导了自己,故而两个人手上都下着劲,沈清爵今非昔比,除了牵着谢老板不让其挣脱,还要格外小心怕捏疼了她。

    不过她倒是不知道,在上次皇宫中箭之后是把谁把谢老板的手捏出淤青的。

    前园有房屋, 之前堂会的时候, 谢冰媛和沐有韵到过这里, 还在亭上弹奏了一曲。

    不过是数十日光景, 这里便白雪皑皑了。

    将军肩上的伤?其实真的不是她愿意提起,实在是她忧国忧民,怕沈将军落下病根,以后国之栋梁折了怎么办,嗯,没毛病。

    不说还好,一说起来,她肩头就有隐隐的痛,铁箭穿身见了白骨怎能说好就好,入了冬吹了风便会开始痛,如若有什么剧烈的运动,还是能从伤口往外头渗出血来。

    谢冰媛何等聪明,只见她犹豫了一下,就已经猜出情况,她从小学戏,眼睛里有花有水还有神韵,她偏过头,用这双眼睛大大地白了沈清爵一眼。

    沈清爵被她这七分怨气三分娇嗔的眼神一瞪,腿一软,到嘴边的无大碍活生生又咽了回去。

    谢冰媛被沈清爵这么牵手看着,手心里已经出了层水,对方的手却还依旧温凉如玉,而沈清爵每一次轻微的移动和改变牵着她的力道,都会给谢冰媛带来几分异样的麻痒。她很贪恋这种被牵着的感觉,但同时也很慌乱。

    就算她于将军而言不过是漂亮的欣赏物,那与她携手游湖,在太京城里自己也是独一份儿吧,还有何不满足?

    冷不丁有风拂过,带起一片柔软雪花挂在她眼角,谢冰媛睫毛卷翘,雪花很快融化,把几根睫毛打湿在一起,看起来就像含着泪。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