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书 > 铁血小说 > 何时再见梦中人 > 40.年岁

何时再见梦中人:40.年岁

小说:何时再见梦中人作者:白浅予

    魏皇爷有什么好怕的,她自回到太京城那一天起,就没想过掩埋过自己的身份。而今之后,免不了天下人都得知她的身份。

    此为防盗章谢冰媛面上发热, 但她幼年终究周游列国,故而在如此阵仗下也依然没有露出什么别样的情绪。

    马蹄踢踏,从上将军府一路向东出了太京城。路上行人纷纷侧目, 不少男男女女都为马上的沈清爵风姿倾倒。早就听说过沈将军白璧无瑕面如天人,却不同于兰陵王的阴柔妩媚必须以面具示人,她一上马, 七尺男儿也得俯首称臣。

    段英命随从小兵们搬来一捆捆的火药,摸金校尉们使出寻龙点穴的看家本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寻好了可能为地宫入口的几个点。

    瞎老妇人依旧坐在小板凳上,长相十分普通的脸上面无表情, 在树下一动不动好似戏谑地看着这一群人。

    他们刚准备点火, 这一伙人就听见了外头轰隆轰隆的马蹄声。

    瞎老妇人眼睛虽然看不见,可是听力却是格外的好,故而她较段英还早听到。

    她古井无波的面孔上浮起一层异样高深莫测来。

    十八道汉白玉台阶之上,一伙人围着偌大的石壁坟包面面相觑,石碑上的楚东陵三个字像是在无情的嘲讽。

    沈清爵骑着马走到汉白玉石阶上, 目光触到石碑,眸色有些深,她下了马眯着眼睛打量着为首的段英,身后谢冰媛也跟着走过来, 沈若光似有似无地护在二人身侧,石阶上是密密麻麻的穿着沐国兵服的人。

    你们是沐国的兵?段英的手下看着来势汹汹的一众人弱弱地问。

    大胆!见了沈将军还不行礼?沈若光喝道。

    段英飞快和两个心腹对视一眼。谁?沈清爵?沈清爵吃饱了撑的来东陵?莫非也是想分一杯羹正巧和我撞上了?罢了, 对方人多势众, 我且认个怂忍痛割爱吧。

    在下北魏魏皇爷手下段英, 不知道沈将军也有一探东陵之意,故而先行一步,实在不好意思,既然将军也来了,下官不用将军动手,陵中宝物自然是要分将军一半的。段英躬身行礼,讨好地说道。

    呵沈清爵一笑,右手手指上碧绿扳指闪着幽光。

    她向前走了几步,嘴角挂着如菊般的淡笑和段英面对面。

    段英白衣飘飘,胸有成竹,谅你什么沈大将军,宝物面前还不一样是凡夫俗子?我才说分你一半呢,就高兴的笑了。

    沈若光以及一众士兵:每次上将军用这种笑容这种姿态看的,多半是死人了。

    一半?这我怎么好意思沈清爵右手五指揉了揉左手手腕。

    段英一句跟我您客气什么哽在喉中没吐出来,就劈头盖脸挨了一耳光,沈清爵手劲极大,一声清脆的巴掌下去直打地段英耳朵嗡嗡作响。

    段英在蒙逼中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自己膝盖被抡圆了给了一铁棍,骨肉碰撞的声音在鸦雀无声的东陵之上显得格外惨烈,被沈清爵踢过的地方似乎已经支离破碎,段英腿上脱力,直直地跪倒在前太后的墓碑前。撕心裂肺的惨叫响彻了整个东陵。

    段英的属下们一看情景不对,就要上来跟沈清爵动手。身后站着的训练有素禁军一起拉弓搭箭,无数锋利的铁箭头齐刷刷地对准了他们,似乎谁敢动一下,就立马被射成筛子。箭雨之下,段英的手下愣是一个都没动。

    分我一半?嗯?就凭你这只魏狗?你也配?!本将军还好好在太京城里,你这杂碎就带人来炸我皇奶奶的陵?

    先前这一伙人还不知道为何沈清爵上来就是如此的雷霆之怒,现在听了这句话,仿佛地上的火药都在他们头脑里爆炸,轰的一声,完了!沈清爵的这句话无异于晴天霹雳。他们怎么知道这旧楚贵族和沈将军有血缘关系啊!谁知道老太后是沈将军她皇奶奶啊!现在来挖人家祖坟被抓了正着,你还指望着人家放过你啊?!有几个摸金校尉已经腿一软坐在地上,甚下的一部分怨毒地看着被沈清爵提溜着的段英。

    小时候她一个人,父王母妃不在,可是在老太后膝盖上看着戏长大的。

    老太后荣华富贵都给了她爹,老太后的慈祥都给了她和薄东珍。

    废物!磕头!沈清爵左手摁着段英的头,一下一下摁着他磕在石碑前的地面上。段英根本不敢开口求饶,不一会儿地上就见了一片血迹。头扑通扑通撞在大理石地面上,段英只感觉自己快要死了,身边的人突然爆发出的浓烈杀意与劣气让他觉得自己根本没有生还的可能。

    住手听着熟悉的语气,沈清爵手一松放开了半死不活的段英,后者立刻一团烂泥一样瘫软在一旁。

    所有人的目光都朝一旁看去,沈清爵掏出手帕擦了擦手缓缓起身。

    魏裳楚和沐有韵并肩而来,沐有韵穿着一袭红衣款款而到,一张俏脸上仿佛笼罩着一层冰碴子,魏裳楚穿着北魏亲王服以一种保护的姿态站在沐有韵身侧。

    奄奄一息的段英看着一身黑袍的魏裳楚来了,仿佛看到一颗能救他命的稻草,他立马挣扎着爬起来,头上的血水混着泥土,拖着不灵便的腿让他看起来如同一只被打断腿的丧家之犬,狼狈极了。魏皇爷,救小人啊,小人可是为了您。

    魏裳楚没了平时吊儿郎当的笑,冷冷瞥着地上的段英:你炸我爹爹的坟我没意见,可是你睁大眼看清楚了,这是我皇奶奶的陵!

    皇奶奶!又是皇奶奶!那老太婆有什么好的!今天算是完了!魏裳楚说的并不高,却铿锵有力毋容置疑,等于直接给这伙人下了死刑。普通人家长辈的陵墓尚且要好生看护,何况这几位的?纵使在民间,掘人祖坟也得是不共戴天之仇,他们眼红冒进被荣华富贵冲昏了头,现在怕是小命也得交代在这儿。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