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笔趣库三七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碧空珏 > 番外一

碧空珏:番外一

小说:碧空珏作者:南宫溪云

    江泠略过死无全尸的太后,撩起袍子坐在了龙椅上。

    精武已经到了他的手里,接下来,就等琼儿的好消息了。

    太,太后,叛军已经攻过护城河了!精武国的一名士兵急匆匆的跑进富丽堂皇的金銮殿。

    精武国的老皇帝在几年前突患恶疾,重病不治身亡,可是大臣们都清楚,老百姓也清楚皇上到底是怎么驾崩的。

    老皇上钦定的唯一继承人忠王殿下早已不知所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可是国不可一日无君,而且在忠王江泠走后不久,与他站在一条船上的大臣都陆陆续续的被晨贵妃以各种莫须有的罪名给杀害了,所以,老皇帝的另外一个儿子,也就是晨贵妃的儿子江悌,理所应当的登了基。

    江悌,人如其名,特别的守孝悌,和他母妃的性子截然不同。他很善良,善良到有些懦弱、窝囊。从小只是贪玩,不学习,认定了皇位是他哥的,倒也不争不抢,要不是晨贵妃从中作梗,两兄弟的感情还是非常好的。

    江悌即位后,晨贵妃就顺理成章的做了太后,皇帝无能,朝廷大权也就完完全全的落入了太后的手里。上梁不正下梁歪的,精武国的百姓生活就更苦了。

    那日江泠和公孙琼得到宝藏后,就占山为王,招兵买马,强大自身实力,养精蓄锐了几年后,江泠出击了。

    此时的精武国早已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气数将尽了。

    刚才那个士兵口中说的叛军其实就是江泠,说来可能不信,江泠戴了面具,人家叛军都快把你们都城破了,你们还不知道叛军头子姓甚名谁呢!

    太后顺手抄起手边的水晶酒杯扔下去,废物!本宫养你们有何用!连个区区叛军都挡不住,而且连人家是谁都不知道!

    太后气的全身发抖,她还是那张脸,妩媚的不得了,只是可能近来因为叛军的事处理政务太过劳累,保养得当的脸上还是添了几折皱纹,满头青丝也白了不少。

    母,母妃,我们该怎么办啊?一旁的皇帝早就吓得坐到了地上,此刻正抱住太后的大腿求保护。

    蠢货!太后一脚将皇帝踢翻在地,你说说,我怎么会生了你这么没用的儿子!

    皇上吓傻在地上,任由宫女太监七手八脚的扶他起来,虽然他母妃一直都看不惯他的性子,可是这是她头一次打自己。

    江悌站起来,踉踉跄跄的走到太后跟前,鼓足了勇气,道:这些,不都是你自己招来的!是,我蠢、我窝囊、没用!可是我有想过欺压百姓吗?我以前是不是劝过你,要善良!你说什么?你说你根本就不是那种会善良的人!现在好了!你满意了吧!自己命将不保,还要牵连那么多受害的人!江悌顿了顿又道:我也说过,我不想当皇帝,我只是想要自由,做我想做的事!可是我被你逼着,不得不做你掌权的傀儡!

    江悌从没发过火,一直都是唯唯诺诺的,要不是他娘护着,连宫女太监都会欺负他了。他这一吼,连太后都愣了一下,回过神来,她反手就是一巴掌,准确响亮的糊到江悌的脸上,修长的指甲在江悌脸上划出两道明显的血痕,混账!我是你娘!

    江悌也想泄了气的皮球,坐在地上怎么也起不来了,他这辈子都没说话这么大声过。

    前线来报告军情的频率越来越大,情况也越来越紧急。

    太后,皇上,你们快逃吧!城内百姓造反,给叛军打开了城门,现在,现在他们已经攻进来了!

    那士兵话刚说完,一支力道刚劲的箭直直将他的头颅射穿,接着宫里出现了一阵阵骚动。

    逃啊,你们快逃啊,叛军已经来了!一个面戴面具的男人身着一身黑袍,出现在大殿门口,他手里的长剑向下滴答滴答的淌着鲜血,可是他身上却是干干净净的,狂傲的说道:今儿既然我来了,你们,就一个也别想逃!

    江泠看着那两个人,江悌已经呆坐在地上。而太后,这个女人,还真是一如既往的高傲啊!她端坐在金椅上,衣冠整洁,妆容精致,面色凝重,丝毫看不出是大敌当前该有的状态,果然,能斗倒整个后宫,坐上太后之位的女人,就是不一样。

    哈哈哈。江泠大笑一声,你们的老朋友,回来了!

    江悌和太后诧异的看向江泠,只见江泠伸出手,缓缓的将面具取下,露出那个让她厌恶不已的脸。

    是你!太后又羞又恼,他居然还没死,当初没有见到他的尸体,她就有不好的预感,刚才只顾着紧张了,竟忽视了他的声音,那个让她恨到心底里的声音。

    怎么样,是不是很惊喜?江泠向前迈过两步。

    太后娘娘,您还是老样子呢!一点都没变。太后听着这话,心里骚乱的像猫抓了一样。

    你想怎么样?!太后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的。

    一来拿回本该属于我的东西,二来,我要将精武国的黑暗势力彻底清扫!

    太后听的脸色铁青,倒是皇上江悌比较积极,从地上爬起来,到桌上抱起玉玺就向他哥江泠跑去,皇兄!这个玉玺,它在我眼里就是一个害人的工具,我相信你会用它造福百姓的,你要,给你!

    孽障!滚回来!太后向她儿子吼着。

    江悌不想再跟着他娘鬼混,他们本就不是一路人,道不同不相为谋。他哆嗦着躲到他皇兄背后。

    江泠看着他这个不是一个娘的弟弟,心里五味杂陈,这么多年了,他竟还这么习惯于唤他皇兄,还是那个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语调,并不像是装出来的。小时候,他练剑、习武,江悌就坐在一旁给他喝彩;他读书,他就看着他;他要写字,他就给他研墨。

    他心里清楚,弟弟从小就无意于皇位,无欲无求,每天生活的都很开心。多么纯洁的人啊,却被自己的亲娘拉进了泥坑里。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