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三七中文网笔趣阁 > 竞技小说 > 最近的你,是我枉然的爱 > 第三十七章 苦闷的时候喝点茶

最近的你,是我枉然的爱:第三十七章 苦闷的时候喝点茶

小说:最近的你,是我枉然的爱作者:紫罗兰ZLL

    而他所谓的正常,只是他怀里只有一个穿着清凉的女子。

    他两坐在沙发上,我看也没看,直接往他两边上一坐。

    神仙姐姐,你的脸色不好,这时怎么啦?

    滚去给我泡点喝的。

    张远跌跌爬爬地去了厨房。

    那女人带着敌意看着我:你是谁啊?你没看见我和张总正在那个吗?不自觉。

    什么张总?我一时没反应过来。

    装什么装啊?那女子愤怒了,长指甲向我抓来。

    我无心和她斗嘴,直接将她推到一边。

    她更疯狂地向我扑了过来,我手一挥,敲了她手臂的穴位,顿时她手臂软掉了。

    张远泡了壶菊花枸杞茶出来了。

    我自己喝茶,你们随意。我将壶里的茶倒进小茶杯,一口一口地喝了起来。

    神仙姐姐,你不是应该和你的恋人花前月下吗?怎么苦闷地跑我这里来喝茶了?张远问。

    你才花前月下呢,你全家都花前月下。我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说出这样的话。

    张远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神仙姐姐这训人还训出新高度了啊。

    多谢赞美。我说。

    张总,这是谁啊?怎么那么没礼貌?那女人软塌着手臂,无法张牙舞爪了。

    到底怎么了,你今天真的不对。张远的声音充满关怀。

    听见关怀好像孩子见到亲人一样,我一下子扑在张远的怀里嚎啕大哭。

    张远拍着我的背:乖,想哭就好好哭一场吧,谁欺负了你,爷帮你揍他。

    哭了一场,心情舒畅多了,张远的丝绸睡衣上全是我的眼泪鼻涕,那么一大块氤氲在胸前,看着挺好笑。

    我突然笑了起来,指着张远胸前的那一块。

    这女人是谁啊?怎么又哭又笑的?那女人问张远。

    刚从安定医院跑出来的,你可小心点啊。张远说。

    我一记爆栗敲在张远头上:你才是安定医院跑出来的呢,这位姐姐,你真要小心的人是他,不是我哦。

    你看看,我刚换的干净睡衣被你弄脏了。不是那里跑出来的,怎么无缘无故弄脏我的睡衣?张远嫌弃地说着,然后准备去换睡衣。

    我喊住他:我一会儿可能还要哭,先别换衣服了。

    神仙姐姐,你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张远苦着脸问我。

    我没回答他,只是去洗手间洗了把脸,出来后继续坐在沙发上喝茶。

    那女人对我说:你今天是赖在这里不走啦?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赖在这里?我问。

    那你还不走?那女人说。

    我为什么要走?

    医院的长廊上有一长条花砖,花砖上画着一些小动物,我无聊地抚摸着这条花砖,一块一块地,好像是一条快乐动物的跑道。

    眼眶发干,想哭,可是似乎找不到哭的理由。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